20
Oct 12

前夜

观音记 | | Shout (1)

……音乐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想朗诵一首小诗。可头顶的灯很快亮了,乐手已经从舞台上消失。才念到的诗似乎又没了意境。他有些留恋地站起身,匆忙把胸前的相机塞进包里,推门出去了。走廊里的光线瞬间包围了他。他眯起眼睛,身边的墙壁是淡绿色的。出售纪念品的桌上有两摞T恤,印着棕色和黄色的猫头鹰。而两小时前歌手就站在桌后,挑出一件中号的T恤递给他。T恤上印着棕色的猫头鹰。他付了钱,局促地问歌手何时会有乐队的新唱片,歌手想了想说可能明年。他仿佛松了口气,又掏出一张蓄谋已久的黑胶唱片的封套让歌手签名。这是一张十几年前的唱片,他有两个拷贝,一份正好用来签名。歌手在封套背面写道:“亲爱的,感谢来看我的演出。尼尔。” 他大声说谢谢,对话便潦草地结束了。

而此刻歌手正被退场的观众团团围住。他莫名有些得意,随口哼起演出中的一首歌来。歌里讲的是生死永恒,刻骨铭心,都不关他的事。而他突然意识到的是,刚才忘了告诉歌手明天是他的生日。来以前不都彩排过的嘛,怎么就忘了呢。不然签名就该是“亲爱的,生日快乐”了,那多好。而现在已是两小时后,演出结束了。他轻声骂了自己一句,说算了算了,便沿着迷宫般的走廊朝外走。最后他来到街上,继续荒腔走板地哼着歌,歌词都被他改掉了,不会的地方就啦啦啦地代替。这是他的生日歌,这是他最熟悉的夜晚,微风和灯光双双降落在他的肩膀,他飞向半空,被细小的雨水匀称地包裹起来。他俯瞰那些无人的街道和停车场,心想它们听不见,该是多么可惜。


Neil Halstead @ Rendezvous, Seattle, 10/19/2012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