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 09

W’s baby

我念书 | | Shouts (9)

初中课本《看听学》的最后几课里,来自奥地利的打工妹Gretel一年合同期满即将离开英国,竟然忘记了自己天天洗衣做饭还没工钱这样的被剥削事实,对雇主克拉克一家深情告别道:every good thing comes to an end,呜呜。

实习的最后一天我也如此地深情表白了。不过是在大家请我去泰国餐馆吃饭以后。何况我还有点工钱,上班下班行动自由来去如风,比奥地利打工妹强多了。更何况一回学校就有 revision deadline 又要赶死赶活。我怎能不呜呜,every good thing comes to an end。

我的办公室在六楼,能俯瞰镇上最牛逼的冰淇淋店Jarling’s和新开的比萨饼店 Vinny’s,还有 Hessel Park 里茂盛的树林。走道和楼梯上挂满了各式复杂曲线曲面几何体的艺术照来体现“数学美”,以致我每次走过都告诫自己,这里全是数学物理博士博士后啊,你不要露怯,要昂首挺胸收腹地装出老子也学业即将有成的高大形象来。结果是大家对我都很好,令我很感动。尽管我的英语怪模怪样开会时频繁提到MATLAB经常不参与八卦聊天打球时跳不起来扣不下去,大家还是对我很好。

打工期间我基本还是在VS里用C写内建的图像处理函数,所以对很好很强大的Mathematica 语言本身还是一知半解。个人感觉源码的infrastructure 设计得很好很干净,学到不少东西,很爽。图像处理方面的底层数据结构和矩阵操作的接口个人认为略显勉强,折腾一下应该能提高不少效率。另外组里囤积了大量有趣的课题待开发,基本上是想做啥做啥,很爽。再另外,离下一版发布日期尚远,可以慢慢设计慢慢讨论慢慢写慢慢改,很爽。再再另外,我折腾出来的函数效果不错,很爽。请在下一版的credits 的小字体里找我。最后是本人悠闲堕落的生活,很爽(此处省略两万字)。

走以前收到了7版的一个拷贝,里面装帧得像书一样很精美。我在盒子上画了个露齿的猥琐 smiley,大笑着让同事给拍照留念。

然后笑着笑着就那么心动了一下。

06
Jun 09

锦绣前程之三点全露

剩下的, 我念书 | | Shouts (4)

(有删节)

me: 今天我见到stephen wolfram了
ruoxi.yang: 哦。很帅马
me: 结果没有认出来
ruoxi.yang: 哦。被人提醒才想起?
me: 对,但关键是
       在被人提醒以前,跟wolfram说了一句excuse me,请他让开。。。。。。。

ruoxi.yang: 我靠。
                  小公务员之死了
me: 我的似锦前程毁掉了
       呜呜呜

ruoxi.yang: 恩不要紧
me: 我的锦绣前程啊
ruoxi.yang: 没关系 值得怀念的 请你珍藏

me: 事件二:今天单位搞活动去野餐
       在闲谈中,有人问我你是谁。
       我说我是天

ruoxi.yang: 好
me: 他说原来你就是天啊
       我想终于有人鸟我了
       就问你叫什么啦
       就问你在哪个部门啦
       你遍什么程序啦
       结果
       旁边有人提醒我

ruoxi.yang: 你怎么能两次都没有人出来
me: 不是同一个!这个是大大manager
ruoxi.yang: 哦
                  不是wolfram
                  好
                  我想的更喜庆
me: 是我们这个分部的头头
       呜呜呜
       我的锦绣前程啊

ruoxi.yang: 恩 他觉得你英语真好

me: 事件三。
ruoxi.yang: 娃
                  还是系列片
me: 到家了
       看到前面有一对情侣,讲中文,身材和语调很像我认识的那对。
       于是上前超大声怪笑四声。
       结果,,,认错人了。
       我死死掉算了。

ruoxi.yang: 。。。
me: 我要写到blog里面去!

—————-前程似锦的分割线———————

ruoxi.yang: 你搏命出位
me: 搏版面
ruoxi.yang: 对。故意走光
me: 不惜走光露点
ruoxi.yang: 连续3次
                  露3点

14
May 09

夏天的夏天

剩下的, 我念书 | | Shouts (9)

一度以为自己早修炼成仙,结果在五月份又变得狼狈不堪。我被两条死线逼得天天守在办公室,浪费了一张演出票,连晚上雅克布跑进来给我展示他新买的牛逼耳塞我都匆匆打断。十一号晚上目睹了老板熬通宵的风采,一会儿我冲进他的办公室,一会儿他冲进我的办公室,两人一唱一和地把previous work都鄙视了一遍,终于在十二号清晨定了第一稿。论文就像选美,要很屁屁才能选上西格拉夫亚洲小姐。所以我们继续精神萎靡地,但是顽强地,给论文配了风骚的头条图,取了性感的名字,提交了。老板兴奋地开始忆苦思甜,说网上提交真是好啊,想当年俺们投西格拉夫的时候,都是用Fedex邮寄的。再后来,老板顽强地开车回家了,我继续顽强地赶做我科学可视化的学期大作业,终于在九点半抄起我刚写完的程序狂奔到楼下教室,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走上讲台,华丽丽地对教授和其他来做项目演示的同学们问道:…谁能借我一台笔记本电脑做演示?

好在学期结束了,死线死过了。唯一遗憾的是科学可视化这门课没有好好学,最后一个礼拜才动手写程序,最后两天才发现Tk/Tcl脚本和VTK的牛逼。这是我学生生涯最后一门需要修学分算学分积的课。就这么潦草地过去了。以后怀起旧来会伤心的。

但无论如何夏天来了。我即将开始一份有趣的实习,参加一个夏季露天音乐节,攒一个自己的口袋耳机放大器 (他们都在图二里)。我要在傍晚沿铁轨散步去香槟市中心,那里有电影院和咖啡馆。我要在凌晨溜上系楼的露台,找雅克布喝酒。我要在书包里放进一本小说和一本算法书。而小说还停在四月底我看的最后一页,布莱恩在夏夜的农场终于发现了他童年时神秘消失掉的五个小时的蛛丝马迹,尼尔即将离开那个操蛋的堪萨斯小镇前往纽约。我不知道要不要把它读完。其实我早已知道结局,布莱恩和尼尔在十二月的寒冬明白了一切,他们在黑暗里瑟缩着,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06
Feb 09

乌龟

观音记 | | Shouts (6)

【时间】2009年2月5日10点
【地点】Empty Bottle@芝加哥
【人物】Tortoise

今天上午招聘会,胡乱投了几份实习简历,走出来突然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很失败,就想逃去芝加哥看场演出。于是上网买了票直奔车站,搭灰狗又去了芝加哥。

出了地铁站离演出的酒吧还很远,等不及公车就走路过去了。穿过这些灰扑扑又亮晶晶的街道,街道两旁酒照喝舞照跳,经济衰退得似乎没传说的那么耸人听闻。到了 Empty Bottle,门口挂着“票已售完”的牌子,有人在寒风里等退票。走进去,要了啤酒找了个好位置,就靠着墙柱看起来。

Tortoise 大概是在十一点半左右进来的。他们本从芝加哥发迹,在自己的老巢演出自然是人头攒动。芝加哥的独立音乐演出有个有趣的现象,乐队开演之前总有个衣冠不整大腹便便的怪老头窜上舞台,手里拎个包,拿个草稿本念一首献给乐队的现代诗。我心里暗暗把他称作蹩脚的垮掉派诗人。这次他也来了,还是念诗。我只记得”human fly”这么一句,他念出来的时候观众响起嗡嗡声一片。

原本对 Tortoise 的音乐印象模糊,大概也是叮叮咚咚响成一片的后摇滚之一。听着听着,发现他们原来是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的那种乐队嘛。现场音乐是灵动、有活力的,编排很细致,低频真的很低,电吉他真的很来电,效果器真的有效果。几首过后,慢慢悟出他们是深受自由爵士和电子音乐影响的乌龟,远不止叮叮咚咚响成一片那么简单。在漫长的音乐几乎要叮叮咚咚响成一片的时候,他们总能够转个弯,非常奇妙地变换了节拍和旋律,继续神气地演奏下去。

Tortoise 有五个人,工具也很多,基本上塞满了整个舞台。我认为他们最神奇的工具不是 groovy无比的贝斯,也不是花样百出、复杂到还偶尔技术故障的电子设备。他们的法宝是两架木琴,一架原声一架电子。每次它们在庞大的音响里互相呼应着鱼贯而入的时候,我就看到一股仙气刷地从舞台上升腾起来——哇哈哈这个我是乱讲的,但死活之间往往只差这么一星半点嘛,就是这个意思。

演出一直很热烈,乌龟们在台上挥汗如雨地搏命演出,观众也借着酒劲拼命鼓掌,谢幕的时候还有狂热的粉丝大吼大叫。我突然想到开场那个诗人讲的“人头苍蝇”,还挺贴切,就一个人嘿嘿傻笑起来。越想越贴切。直到散了场我走在大街上还在想那个人头苍蝇的场景,开心得以至步子都是轻飘飘的。一次愉快、带劲、恰如其分的表演就这样让我忘掉了MSN 里和饭桌上郁闷的话题,忘掉了经济危机,忘掉了操蛋的生活。去麦当劳买个冰淇淋,钻进地铁,我就这样又一次消失在芝加哥的夜色里鸟。

06
Jan 09

记录新年的

剩下的 | | Shouts (5)

第一桶冰淇淋
第一本小说书

第一个来不及的project

第一瓶绍兴料酒
第一串很甜的樱桃

第一副新耳塞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

新买的第一张唱片

第一次看牙医
第一篇按时完成的paper
第一件大衣

第一张让我大笑的图片

还有第一场电影
两年来第一次重返课堂
第一个饭局
第一次实习面试

多希望今年是美好的一年。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