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y 11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7): Bop Street

我去过 | | Shouts (5)

关于 Bop Street 唱片店有很多传说。比如被《华尔街日报》(对,就是那个华尔街日报)评为全美最好的五家黑胶唱片店之一,比如店主 Dave Voorhees 有上百万张唱片收藏,再比如它风雨四十年却仍未关门大吉。昨晚闲来无事,原本打算到 Silver Platters 逛一下,结果去Ballard区的公车来得巧,便索性北上探索一下Bop Street Records。

微雨过后的Ballard街道树影斑驳。天色向晚,而周末的闹腾劲还没完全展开,逛起来甚是惬意。Bop Street 招牌上印的是老式宣传画里健壮的女人,从大玻璃窗望去,店内又宽敞又亮堂。赶紧推门而入,唱片的确多,除了中间一排排的挑选区,两侧靠墙全是高高的唱片书架。还有二楼的仓库和内间的爵士区。这种格局有点像 Zion’s Gate 唱片店,但这儿井井有条,海量的唱片毫无压迫感。有没有百万张不好说,但目测二三十万还是靠谱。

Bop Street 的店员挺热情,戴礼帽的小伙子问我有什么特别要找的,然后告诉我店内大致区块设置,方便挑选。Bop Street 主要还是老唱片,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音乐类型也比较正常,偏门一些的反而没有。感觉这个唱片店更适合听唱片长大的一代,有听坏的、怀念的唱片可以来这里找找。我倒反挑不出什么,走马观花的看了几栏,大量的乡村、蓝草、流行,基本上都没有了解。唱片品相很一般,价格也偏高。最后拿了一张 Johnny Cash 的1970年电视秀录音和一张八十年代的Bel Canto,算是战利品。

传奇算是见证过了。是家风格鲜明的唱片店,今后估计不会常来,但偶尔光顾也能有乐趣。

11
Dec 10

蓝色圣诞

观音记 | | Shout (0)

【时间】2010年12月10日
【地点】Tractor Tavern, Seattle
【人物】Low

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又老远跑去拖拉机酒吧看演出。Low的现场我看过两次,第一次在三年前的芝加哥,当时还有个学艺术的小姑娘跟我一起去看,结果误了她回印第安纳的车,就跟我在UIC闲聊一晚。第二次是去年香槟的独立音乐节,小教堂里的现场别有风味。如今已物是人非,我搬到了西雅图,Low巡演的主题也成了Low plays Christmas songs,毕竟一年到头,唱个圣诞歌曲应应景。

去迟了,观众很多。本来准备在后面凑合看看算了,但三下两下又轻松进入第一排,武艺着实高强。演出很精彩,完全出乎我预料。前半段是乐队正常曲目,后半段是改编的圣诞歌曲。圣诞歌曲演绎得极其动人。非常非常地…… 圣诞。鼓刷悉嗦作响,与贝斯共鸣交相辉映,令人平和又温暖。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竟有些意犹未尽。散场走在周五热闹的大街上,心里还想,是不是今年也来搞个美好的圣诞?

正常班车已经没了,就先到市中心的夜厨房吃个点心,等待三点的夜猫特快车。夜厨房的大喇叭哇哇放着流行歌曲,我在看完Low现场以后自然觉得很不上档次。夜厨房的点心也不上档次,汉堡都烤焦了。凑合吃完,街上已空旷无人。一个人哼着刚学到的圣诞小曲散步至车站,跳上夜猫班车回了家。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04
Oct 10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1): Sonic Boom

我去过 | | Shout (0)

每周末都去西雅图逛逛。西雅图的唱片行很多,滚石杂志评选出全美最酷的二十五家独立唱片行里西雅图就占三家。九月我走马观花地拜访了四五家,简直是老鼠掉进米缸里,收获无数。图为Sonic Boom Records位于Ballard区的店面。它的斜对面是Bop Street Records,传言有数十万张黑胶唱片的仓库,还未亲自验证。

Sonic Boom Records在Capitol Hill区另有分店,那里街道三斜五岔,餐馆书店林立。分店宽敞明亮,藏有大量二手CD和黑胶唱片。街角是Bauhaus 咖啡馆,两次路过,均聚集着众多哥特打扮的小青年。再走走就是Wall of Sound Records,主要经营实验和电子音乐的黑胶碟。我猜想这几个街区是Capitol Hill的心脏。而Capitol Hill据说是西雅图另类青年的聚集区。

就待我慢慢看来吧。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