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 07

寒假:晚饭以后的东西

我发呆 | | Shout (1)

这是我在台灯下发呆以后写的。

今天想到的是人造光源。它是很神秘的东西。以前我总能在图形课的作业里感受到它的魔力。上419的时候做光线跟踪器,光源能量调高以后,我的圆锥啊,茶壶啊,就都暴露在一片饱和的光明之中。这种不真实的光亮总让我心情大好,就眯着眼对图片傻笑。另一种感受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对家里那盏台灯的依赖。这是个圆锥光源,所以窗帘和墙壁总是昏暗的。一低头,整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只剩眼下的一小片薄薄的光。高斯衰减。我的最广阔和最深远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在这小小的光明里完成的。

30
Jan 07

寒假:临睡以前的东西

我听过 | | Shout (1)

这是我在听歌以后写的。

我的CD机神奇地恢复工作了。翻出两张Brian Ferry的唱片,他有一种老式的深情款款的唱腔,不知道他们说的巴洛克式的浪漫是不是就指他。还听了Rush的现场唱片。这类音乐听得少之又少,我缺乏对吉他独奏和长篇大论的激情。不过听上去还是挺振奋人心,第一首歌叫《电台精神》,歌词写得很好,又是我喜欢的景象,Off on your way/ Hit the open road/ There is magic at your fingers/ For the spirit ever lingers/ Undemanding contact/ In your happy solitude。电波来自不知名的电台,它和我在孤单中不经意地接触。唱片的封面上,少女背对着巨大的灯光,在幕布后窥视万众瞩目的舞台,那里有一场摇滚演出正在进行。

另外还找了些好久不听的东西,几个很生疏的爵士作品,Tori Amos的第一个专辑还有the Cure的《十七秒》。Portishead和黑乌鸦什么的也被我翻出来了,看来我当年听的东西还真是很杂。早些年购买了大量根源/布鲁斯/迷幻的唱片,Janis Joplin, the Doors, Grateful Dead等等。手边有的这个是Neil Young 2000年的现场,Road Rock第六辑。曾经有段时间很喜欢这个老头,特别是那些和疯马合作的作品,漫长、自由、美丽,深得迷幻乐的精髓。他似乎总是在路上,在无尽的巡演的途中,在乡村温暖迷人的傍晚,或是茫茫夜色中穿行的卡车,他的时光流转在纠结缠绕的吉他间奏里,他从青年唱到白发苍苍。回国的飞机上,邻座的小孩告诉我有一次他的朋友对他说,嘿Danny,你以后就会像他们那样留起长发,住在卡车里,载着你的吉他和音箱,永远生活在路上。我问你会吗?他说他不会,但总有些人会。总有些人带着他们的音乐消失或者出现在一个个城镇乡村,他们会有Road Rock第一辑,第二辑,第一百辑,第两千辑。

写到这里,Portishead什么的也不便再提起了。音乐总是要听的,闲赋在家,有很多时间的空隙需要填满。对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学吉他?

30
Jan 07

我回来了

剩下的 | | Shout (1)

我回来了。在杭州停留多日。看了很多电影,等妈妈回家做饭,见到一些朋友,不停地去上海,等等。临睡前翻翻以前看过的书,Константин Паустовский的东西还是那么温暖,它们让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变化。

尽快找明年的房子,口腔和牙齿,不能让自己变胖。早上去Schnucks买菜,大风。生活又要开始了,这多没意思啊。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