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Dec 06

12月22日

剩下的 | | Shout (0)

上午做了牙科手术,很顺利。这是回国的主要原因。而自己主要的精力和担心却完全在其他一些不可预料的麻烦上。不爽。回来在武林路上看见一个音像店的老板从他的破摩托车上卸货。这个老板我见过,以前在保淑路上开店,中学时我经常跑去他店里看港版进口CD。那是个黑店。我还看到一个拾荒的人悠闲地在花坛边抽烟。有些影像我能记住一辈子,尽管他们和我的生活一点关联也没有。

邮件里总有啼笑皆非的事情,上个学期我“道德测试”的成绩被取消了,原因是“做quiz以前没有花足够时间阅读相关材料”。回去要重写,邮寄。否则性命难保,邮件里说。哈哈。世界上什么时候才会没有苍蝇,嗓子疼,行为规范考试和智商低于50的签证官呢?我陷入了深刻的思考后睡着了。睡了一个下午。吃晚饭,没我想得那么费力。荠菜荠菜。冬笋冬笋。晚上看片。最近的一个发现是10点以后周围就跟死一样的安静。以前也是这样的?才两年就记不得了。每个居民区是不是都这样的?我家住西溪数码港对面。正对面。

晚上还联系到了z。4ad和小鼓和我开始热烈地写邮件。a收到了我寄给他的唱片,sigur ros和mojave 3。那么多年还在听,如果他们是一本书,那么他们的封面肯定全卷了边。想开始干点活的时候,一天已经过去了。今天是冬至。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