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 07

寒假:晚饭以后的东西

我发呆 | | Shout (1)

这是我在台灯下发呆以后写的。

今天想到的是人造光源。它是很神秘的东西。以前我总能在图形课的作业里感受到它的魔力。上419的时候做光线跟踪器,光源能量调高以后,我的圆锥啊,茶壶啊,就都暴露在一片饱和的光明之中。这种不真实的光亮总让我心情大好,就眯着眼对图片傻笑。另一种感受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对家里那盏台灯的依赖。这是个圆锥光源,所以窗帘和墙壁总是昏暗的。一低头,整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只剩眼下的一小片薄薄的光。高斯衰减。我的最广阔和最深远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在这小小的光明里完成的。

21
Dec 06

这十二点就睡觉的生活啊

剩下的 | | Shout (0)

早上在文三街小学的早操广播里醒来,跟着在床上扭扭腰,打个滚。想想以前小时候都是六点就要起床的,那个时候真是牛逼啊。我在隔壁的这个小学里待了六年,现在人家已经是个教育集团了。眼保健操的广播也不再是那个为革命保护视力。哎,阔了就是不一样。中午给领事馆打电话,想杀了那个接电话的上海女人。毫不留情地掐死。后来看了本Jim Jarmusch的黑白片,里面Tom Waits本色演出。很好玩的片子。晚上一口气在文二街那个不正经的音像店里买了10本一套的Jim Jarmusch全集,花光了所有的钱。还买了JC Godard的《慢动作》。我在P2P的网络里都没见过。DVD盗版商是很牛逼的,商业艺术两手抓两手都硬。晚上把中学里看的一些苏联散文集搬到床头柜上。再做一次纯情的高中生啊,十二点以前就睡觉了。

20
Dec 06

回来一段时间

剩下的 | | Shout (0)

回MSN space来写一段时间的日志。blogspot在国内被和谐掉了。

这两天一直看片,好像没有时差。以前在家里囤积了大量来不及看完的DVD。以后失业了可以卖碟片,别人卖6块我卖4块。晚上看的电影叫 Badlands,公路逃亡的西部片,原来South Dakota的口音很难听。其实我的观点是在South Dakota那样的地方杀个人很容易,可同行的王教授和范小烂不那么想。

下午试着给z发短信,应该是换了手机。哎,就这样失去了联络。这令我很失望。失望中我发现这台老Dell配的小喇叭竟然是Harman/Kardon。还有一个小发现是我在88的账号没有饿死。两个好的小发现加一个不好的,我还是赚了。

再往前,上午跟汤汤通了电话。诉苦。签证少材料,从此陷入无尽的等待。好在当天中午复旦金教授请吃饭。食欲旺盛。回杭州的火车上巧妙地骗到一个座位。座位旁边的人在看新民晚报。晚报上说了一个火车晚点的事。而我之前15个小时的航班也晚点了。飞机上倒是碰到一个有意思的高中生,我们用他的 iPod听歌。他一路祈祷托运的贝斯没有被摔坏,他一天都不能离开它。我们还谈到了King Crimson。他有一顶漂亮的帽子,我暗暗学了两句高中生的俚语。下飞机的时候我意志坚定地要买一把吉他。

飞行以前是在芝加哥,行李超重,买了史上最难吃的一种麦当劳早餐。困顿不堪地把两份paper狠狠塞进包里。

好多事情都好像事先有预兆,总之这几天不太顺利。不过我在杭州了,“回来一段时间”。这个隐喻真巧。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