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 08

在石溪

我去过, 这些人 | | Shouts (2)

包包来机场接我,载我去法拉盛吃饭。法拉盛里法轮功鼓乐喧天,没发现传说中与其对峙的革命群众。饭桌上聊天,我们都是反革命分子,很投机。在奔赴石溪的路上又讲了很多。我很敬佩包包。他思考,他锻炼,他有自己喜爱的工作。而我是一只散漫、无聊、天天磨洋工毕不了业的猪。我要向包包学习。

旅馆外面是大片的树林,吃完晚饭以后天就全黑了。我混乱的作息令我无法应付需要早睡早起的活动,强迫自己躺在床上,不停对床上那六个枕头进行排列组合。熬到天亮,开会去了。

晚上 Jill 坐了两小时的火车来石溪看我。我们跑去杰弗逊码头吃饭。黄昏的时候那里还是很美,遍地是无所事事的散步者,小餐馆还有水鸟。Jill 总号称她是酒鬼,绘声绘色地描述她几天前喝酒喝到失忆的英雄事迹。所以从饭馆出来又去酒馆。喝两杯,出来吹吹海风,换个酒馆继续喝。喝到两个人话多,喝到酒馆 last call。

回旅馆,继续说胡话。我在头痛里看见墙壁上的阳光缓缓移到地板上。Jill 边说边睡过去了。拉她去吃早饭,然后两人去开会。中午我们在车站道别,我去机场她回家。希望我们各自的生活都会慢慢好起来。

在机场,航班不断延后,说芝加哥有暴雨。晚上十一点到了芝加哥,被告知回香槟的航班取消,改在第二天早晨。于是我又开始晚间的游荡。从 A 大厅走到 G 大厅,再走回去。打盹,然后跟身边笑眯眯的保洁人员聊天,听歌,又睡过去,醒来抬头看一阵不断重复的 CNN 新闻。直到餐馆开门,直到检票登机,直到倒在卧室的床上。爬起来再给老板写信,说会开完了,我觉得自己的报告做得还不错。

真的,我不骗人。

29
Oct 07

不见

我去过 | | Shout (1)

周四去了芝加哥。

灰狗车站也有安静安全的一角。

Josh Rouse的演出在Park West,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置身于高中生的派对。

UIC一直是我的食堂。
是游乐场。

是自修室。

革命组织一定也悄悄地来过。

天亮以后我去了明尼苏达,Chaska是安静的小镇。

那里没什么不一样。

我累啦。

开会的时候我画画。

最后一天的黄昏我又回到这里。天一黑我就饿了。


17
Jun 07

on tour

剩下的 | | Shout (0)

他们在十一月:
11/01/2007: Múm@Logan Square Auditorium, Chicago

我在八月:
Urbana–NYC–Berlin–[Oslo–Reykjavik–]Jena–Munich–Urbana

NYC跟Z碰头。然后应该是MF2000小小聚会。在欧洲可以玩,也可以见到MF好多人。去慕尼黑找Z和J。现在我正等待资金,眺望签证,寻找驴友。同时也暗暗地,内疚地,努力争取地,开始好好学习。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