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Oct 10

小赵的礼物

这些人 | | Shouts (4)

小赵每次见到我,都会对我的健康状况做点评。“哎哟你最近脸色很暗沉嘛,要注意保养”。或者“你小子最近很光鲜啊,是不是长胖了”。我是个毫无概念的人,常被她的点评搞得一惊一乍,短暂而徒劳地萌生出锻炼和注意饮食的念头来。

我常常觉得小赵是个厉害人物。她善于倾听也乐于交谈。她对我的看法有时一针见血,有时也不靠谱。小赵是酒仙,跟她喝了几次,我便自动成为其酒友。如今我已回头是岸,小赵仍然乐此不疲,并且矜持地宣布“我现在只品红酒,很健康的”。以致上回她佯称要开始理佛养生,我一度信以为真,甚至还给她带去上好的茶叶。结果却发现她在家竟还是以酒代水,十分彪悍。可怜了我的茶叶。

小赵长期以来认为,我作为路人皆知的文艺大叔,竟然没有看过村啊树啊的书,简直是罪过。伊很认真地跟我说,不能因为村啊树啊太畅销就不看,好东西总是好东西。可惜我不以为然,一直没有实际行动。于是在今年生日之际,村啊树啊就寄到了我的住所。它们被裹在精美的蜡光纸里,还系着丝带。小赵无法想象,刚做完手术而说话不能的我,当时的心里有多亮堂多感动。

我和小赵在世界各地都见过面。从长岛的酒馆到芝加哥的露天音乐会,从慕尼黑的猪蹄餐厅到杭州的KTV,颇为传奇。最近一次在我小小的寓所里,我向她抱怨了自己噩梦般的暑假。四处奔波却潦草收场,我满腹牢骚,生活怎么是这样?这是我最后一个暑假啊,怎么是这样?窗外下着雨,远处的405高速布满了湿漉漉的车灯,缓缓消失在云雾里。小赵低声劝我算了啦,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生活是不能回溯的。我和小赵各自有着无法言述的遗憾和秘密。我们偶感彷徨,试图在酒酣耳热的夜里一吐为快,大彻大悟。而生活不永远是秉烛夜谈,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该干嘛干嘛,打工、开会、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生活不咸不淡地流走,直到彷徨再次来袭。而此刻我已从噩梦中醒来,并且相信美好时光终将到来。我和小赵都相信。

小赵是我的朋友,和我一样是民工。她住在终年阳光的地方,住所外面开着茂盛的夹竹桃。而我已开始再一次地熟悉雨季,在每个潮湿的夜晚,我将手捧一本《舞!舞!舞》,读到海豚旅馆和主人公亦幻亦真的生活,然后心想,这可是小赵的礼物呢。

21
Oct 08

生日卡片

剩下的, 这些人 | | Shouts (4)

Arrow同学给我的。

Have a great birthday! What’s your birthday wish this year?

A car? a pp girlfriend? a smile from Lao Yu? a paper acceptance letter from SIGGRAPH a free ticket of an Europe concert (including air ticket) or a new acrobatic skill?

Whatever it is, hope it comes true soon:)

Yours
Arrow & Vivian

其实我都想要,尤其是二和三。从目前的情况看,三好像比二还要困难。还是要谢谢Arrow。我的近况他一清二楚。

生日以前我还是过得不错。看了一次演出(期间按掉了Lao Yu的一个电话),去了两次饭局(包括一次有冬虫夏草的鸡汤,感谢Vivian),睡了一次12小时的长觉,聊了一次5小时的长天。它们的代价是生日当天我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地编程。

还是加油吧。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