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Dec 10

在波特兰

我去过 | | Shout (0)

感恩节我还是没把五十寸的大彩电搬回来。和小赵夜袭波特兰的百思买,惊觉革命队伍早已见首不见尾,我的大彩电也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入室围观良久,最终小赵手提迷你摄影机,我肩挑披头士唱片,于天色微明时分转战outlet。

直到从购物中心出来,我们才找回些人傻钱多喜洋洋的派头,大包小包直奔旅馆,午觉睡得四仰八叉。三点半打着哈欠逛出街去,微雨过后的波特兰市中心富有新鲜的光泽,那广场,那轻轨,那餐馆,怎么看怎么高尚。小赵喋喋抱怨着加州的土气,一头扎进了路边闪闪发亮的百货店。百货店再次令我们产生免税就像不要钱的幻觉。在这种淳朴的幻觉的指引下,小赵跟我又频频开张,直到卖鞋大妈各个笑逐颜开才罢休。

凯旋途中恰逢圣诞树点灯仪式,广场上欢锣喜鼓,波特兰人民分列街道两旁翘首企盼。我们也站了片刻,一面听身边几个小姑娘向我们热情介绍,一面圣诞歌曲从广场朝四周扑散开去。可没等到亮灯,小赵同学便以体力不支为由拽我回了旅馆。两天后惊闻当天点灯时分波特兰警方成功制止一起广场爆炸恐怖案件,小赵不无得意地说,怎么样,我又救你一命。

而当天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马不停蹄奔赴餐馆,生蚝入肚时我们聊到了三毛和许知远。冒雨前去观看午夜场《灵异事件二》,监控系统直直记录着看不见的恶魔飞檐走壁,人们尖叫发狂,逐个崩溃。回到旅馆,我们的车一圈又一圈地找车位,城市灯影稀疏,街边雕塑在微雨中静默无言。

第二天步行游波特兰,长得像约翰列侬的导游滔滔不绝,颇得小赵欢心。路过雕像、戏院、公园和车站,导游谈起这里的历史,这里的啤酒和城市规划,这里的滑板专行道和骑警,以及八分之一自行车上下班的人口。他说我们可不是美国,我们是波特兰人民共和国。看那路牌,我们的共和国离长城5510英里。

下午行程渐渐平淡,去鲍威尔书店却走反了方向,见前方熙熙攘攘直以为是传说中的周六集市,冲进去才发现原是慈济中心,只好小心绕过遍地行囊,轻声对兴高采烈的流浪汉们说借过,借过。待真正行至鲍威尔,书店竟横跨两个街区。在与读书渐行渐远的生活里,还是有些感动。傍晚我们离开温暖的书店,离开了波特兰。美好的城市总会勾起我们的探索欲。小赵决定回加州参加一个自助游看看硅谷还有没有希望,我也计划狠狠发掘西雅图。毕竟它们都是多美好的城市。

23
May 10

夏天来咯

剩下的 | | Shout (1)

Shutter Island,一个劲吃爆米花。很不错的电影,迪卡普里奥也演得好。午夜散场从电影院跑出来,心里还唧唧歪歪地盘算迪卡普里奥最后有没有前脑叶白质切除,抬头发现市中心竟然热闹得匪夷所思。看来我不该老说香槟的坏话,人家还是很欢乐一地方。
29
Oct 09

托尼的故事

我看过 | | Shout (1)

b00ly0z2_512_288【电影】Tony: I’ve Lost My Family
【导演】Max Fisher
【类型】电视纪录片
【放映】BBC

托尼是同志,他没有工作没有钱,住在政府救济房里。托尼很年轻,两年前离家出走时只有十六岁。托尼想成为一个作家,他趴在草地上写自己的剧本,写将他抛弃的母亲、失散多年的兄长和早已在记忆中模糊的父亲。他有一个寄宿在他救济房沙发上的无所事事的室友,室友比他有社会经验,两人平分他的救济金。有时托尼会在母亲居住的社区徘徊,他非常想见到她。而每当有人走过,托尼又总是惊恐地说那不是她那不是她,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托尼为自己的无业状态感到难受,捉襟见肘的经济迫使他出去找一份工作。

而英国看上去并不像残酷无情的社会,在镜头里它甚至充满了人情味。高中肄业的托尼穿着两年前的中学校服去面试,面试官问他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自己,你会选什么动物。托尼说鸟。后来他就得到了这份在市里最有名的同志酒吧打杂的差事。多么卡哇伊的国度啊。托尼在镜头里兴奋地不知所措,像只害羞的小鹿。他捂嘴笑着,蹦蹦跳跳地说天哪我找到工作了,我不再失业啦。

事情变得越来越和谐。托尼在社交网站上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兄长,他们见面了。他们都爱写诗,兄长也带托尼去看了父亲的坟墓。他们的父亲在三十岁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托尼开始参加父亲家族的家庭聚会,他穿着花衬衫吃着甜点笑得很羞涩。托尼粉刷了他的家,搬来了洗衣机和茶几。亲情复苏了,他的生活就这样慢慢美好起来。

电影看完,连我的心里都充满温暖。你看托尼最后在迷蒙的海滩边笑得多甜啊。BBC 用年少离家的同志这样一个苦难深重的典型,叙述了他住救济房领救济金最终找到亲情找到工作的故事,热情讴歌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人性和美好,阐明了只要努力就能过上幸福生活的道理。离家出走,没问题,经济适用房等着你,独立客厅卫生间。没工作,OK的,只要回答上你最像哪种动物这样的问题就成。BBC 甚至没有把纪录片拍完,托尼最后没跟母亲团圆就幸福成这样,那要是团圆了呢?于是留给观众一个极其温馨的想象空间。多感人,多销魂啊!我,作为极其脑残的一个观众(和纳税人),瞬间倒在了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下面。

07
Jan 09

其实新年是这样的

剩下的 | | Shouts (9)

第一本小说是Scott Heim的《我们消失》,同时也看他的《神秘肌肤》。就我孤陋寡闻多年不看小说的眼光,写得还是不错。

最近博德曼电影院会有新影片上映,Darren Aronofsky的The Wrestler和Gus Van Sant的Milk,我都想看。小史同学毕业以后我就找不到人同去看电影了,有兴趣的同学来约我吧来约我吧,在春暖花开以前,我们看电影去!

那个来不及的项目是关于图像矢量化的,我觉得挺有趣的一件事。原来要赶着投,但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所以这个月不用气急败坏地赖在实验室了。老板倒也没啥,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拖拉。争取心平气和地把它做完,作为按时完成的论文投下个会议。至于新学期,为了改善自己的作息也,为了填补最后一点学分空隙,我特意选了门课。实习也要开始找了,普利姆也要旁敲侧击了,总得为现实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第一副新耳塞是最近在跳楼大甩卖的 Shure SCL4。原来只是有朋友托我买,结果最后变成争相抢购。由于圣诞前刚买了豪华的AKG K701s,所以这幅耳塞纯属guilty pleasure。目前我的耳机/耳塞已经提前进入小康水平,基本告一段落。下个目标是自己组装一个耳放,玩够了再买个真正能用的。花钱吧,花钱吧。

新买的唱片不止一张,是一堆。上个月的新年愿望之一就是戒断买唱片瘾,但毫无成效。有治疗偏方的同学请和我联系。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在本月24号,Lambchop,地点是Old Town School of Folk Music。Lambchop是一大群田纳西人,他们表演温暖舒适的乡村音乐。Old Town那个剧场我以前去过,去看Mark Kozelek。因为有座位,所以那次很狼狈地睡着了。这次不会了。三月份也订了一场,是Tindersticks。

其他基本上都是重复旧的生活,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赖在家里听歌。不时上Arrow家饭局。偶尔看牙医。在办公室里 juggle,玩 pacman。有时Jake 会在下半夜溜进来跟我聊天。天亮以前去超市买冰淇淋和寿司,大摇大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冰渣嘎嘎响。

最近迷上某庸俗作家的又要做热狗又要做冷猫的螺丝同学说他要恢复蛋白粉和健身房的生活。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想着锻炼一下还是应该的。尽管锻炼跟我买车一样是个笑话,但还是再下次决心吧。另外,为什么大家对我买大衣感兴趣?我其实还没买。想在Urban Outfitters看看,反正很近。花钱不眨眼,想着为世界经济做贡献呢,心里比蜜甜。

在新年以前的两个月,我有时精神百倍,有时困顿不堪。看了很多,说了很多,想了很多。感恩节在纽约见到了亲爱的前全国三好学生、现夜店女王 J,也见到了王教授、范教授(预备)和大包。十二月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在旅馆昏睡两天,足不出户。晚上下楼买两份大杯可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发呆。自己跟自己相对的时间总是很艰难。

写着写着就悲惨起来。无论如何新年伊始总还有些期盼,那些不感兴趣却必须全力以赴的,那些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那些听着难受却必须付诸实现的,都要开始了。我不算悲观的人,所以祝我好运吧。

04
Oct 08

茶的味道

我看过 | | Shout (0)

今年亚洲影展的主题是”young in Japan”,展映一些日本年轻导演的作品。我跟申请研院正酣的小史去看了开幕电影,茶的味道。电影院和东亚语言系的那帮人还是挺认真,特意请来日本驻芝加哥领事馆的领事做了开幕致辞。领事用抑扬顿挫的日本英语说,电影是认识一个国家的一扇大门,推开它,我们可以看到人们的喜怒哀乐。

《茶的味道》是非常不错的一部电影,它幽默、轻松、温暖,有些小魔幻,最后还异常感人。我和小史看得乐不思蜀。回来的路上我们热烈地讨论着电影里有意思的细节。事后在办公室查了电影的一些背景,发现扮演父亲的那个发胖的中年男子竟然是——三浦友和。发胖的变老的三浦友和……岁月啊岁月啊,我和只有二十出头的小史又不停地感叹起来。

29
Aug 08

红气球

我看过 | | Shout (0)

跟小史去博德曼电影院看了侯孝贤的《红气球之旅》。没看过老版本,但侯导的翻拍很放松又不闷,出乎我意料。很多镜头都是隔着玻璃、透过窗或对着反射表面缓缓移动,模糊重叠的光影和斑驳陆离的景物有点让我想起戈达尔。内容依然是侯片中常见的日常琐事,西蒙的学习电影的中国保姆,巴黎古旧的街头巷尾,母亲沉迷的木偶戏事业,破碎的家庭关系,等等。很温暖,孩子的言行也常使人会心一笑。

电影放了很长,观众很少。我们出来以后就直奔车站了。小史最近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研究生院申请工作。我说你这样的牛人,肯定芝大经济系保底。然后小史就装出一副很害羞的样子说哪里哪里,你才厉害嘞。互相吹捧的时间总过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公车就来了。

27
Apr 08

颍州的孩子

反动派, 我看过 | | Shouts (4)

几个礼拜前在我经常吃饭的中餐馆门口看到个小招贴广告,说镇上的博德曼电影院将免费放映纪录片《颍州的孩子》,届时为中国的艾滋孤儿慈善筹款。今天和小史同学一起去看了。来的人不多,不到二十个。至于中国人,加上我们俩可能才三个。严格意义上讲这不是一部合格的纪录片,有大量的摆拍,口号式的独白和对白。没有声讨,没有深究,但静悄悄、略带煽情地摆出了事实。

看完以后我捐了一百大刀。想想我从来没有关心过中国的 NGO,也从来没有为中国的公益事业做出过什么。这一个礼拜的饭钱或者一个月的 CD钱,如果能给他们悲惨的童年(很多人可能活不到成年)带来一天两天的欢乐,那也是值得的。摊上这样的体制和政府是不幸的,我们逃出来,很多时候也只是骂骂咧咧,反对这个打倒那个,一逞口舌之快。一旦政府将灾难转嫁给人民,我们还不是心甘情愿地跳出来牺牲自己,去救火啊,说别人歧视啦,假民主啦,骗子啦。邪恶的人茁壮成长一边笑出声来,善良和真正需要关怀的会默默死去。

前段时间白热给我看了国内某活跃分子的一些文章。和我一样,他也曾是工科学校毕业的程序员。他的观点令我印象深刻。他说民主和自由不是他们这些激进分子能实现的。但国家需要他们,因为专治机器将忙于对付他们而腾不出精力对更多的温和的改良派人士下手。而正是那些温和人士,将会成为最后的中流砥柱。较之这里比比皆是的无耻的所谓民主人士,他们是多么勇敢和高尚。而对于我,这种没思想,没行动,连自己的命运都搞不定的IT民工,也许返回最质朴的关怀才是实际的。

看完电影和小史在附近咖啡馆吃饭。小史要申请研究生院了,前途无量的数学大牛。我呢,继续磨洋工,成天对着电脑却啥也做不出来。这个月过得浑浑噩噩,但也有很多思考,不断地想,不断地被打击。我相信这些思考是有意义,它们将令我更加正直和坚强。

13
Apr 08

消失的游击队

我看过 | | Shout (1)

博德曼电影院和学校的拉美研究中心在搞拉美电影联展,周六去看了墨西哥的《小提琴》。黑白的窄幕电影,拍得还是不错。游击队的据点被政府军冲击了,村民给赶走。八十多岁的提琴手每天回村里为军官演奏,偷偷带走埋在地下的弹药。结尾自然是悲剧。

尽管有点像拉美老年悲剧版《闪闪的红星》,但我理解的导演的意思还是人对土地的固执和眷恋。爷爷和父亲不在了,十岁的小鬼拿着那把提琴继续他们的事业,他唱的还是世代口耳相传的民谣。这个电影让我想去读一读印第安人的历史。也让我想到了那些游击队。他们都已不知所踪。有人入狱,有人已死,也许还有人仍然战斗在崇山峻岭中。中学时一直关心他们的网页,甚至一度起兴想为其捐款。当时我想赤贫的人们只能用暴力的方式为自己争取权益。当时我还想他们都是善良和坚强的。至于伤害,至于死亡,至于其他,十几岁的时候我大概都是不想的。

我最后一次上他们的网页是在二零零二年。现在他们的网页已不复存在。那个曾经拥有大量著作翻译、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到翻译和录入工作中的网页已不复存在。我不知道如今那些人都在做什么呢。十年对于他们是不是也像对于我一样有着巨大的变化呢。从电影院里走出来我突然感到很忧伤,为消失的游击队,也为我消失的时间和理想。

20
Sep 07

《神秘肌肤》最后一段台词

我看过 | | Shout (1)

… I wish there was some way for us to go back and undo the past. But there wasn’t. There was nothing we could do. So I just stayed silent and trying to telepathically communicate how sorry I was about what had happened. And I thought of all the grief and sadness and f***ed up suffering in the world, and it made me want to escape. I wished with all my heart that we could just leave this world behind. Rise like two angels in the night and magically… disappear.
01
Jul 07

杨德昌去世

我看过 | | Shouts (3)

我最欣赏的华语电影导演前两天去世了。当年看《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将近四个小时的电影是我最刻骨铭心的影像经验。这本电影也是我认为迄今最有可看性和最有深度的华语电影。之后看他的《一一》,《独立时代》,《麻将》,那种流畅,那种幽默,那种睿智,都令我惊叹。他的电影是入世的,文本丰满,用最具体的镜头描述最抽象的心理。他的电影倾心的往往是几乎华人圈中特有的人际关系、复杂社会和敏锐情感,他的故事和人物是生动的真实的,作为观众我们可以深入其中,甚至开始思考这些平时司空见惯却总被忽略的问题。

而现在的问题是,今后观看出色的华语电影的机会又小了一些。59 岁便驾鹤西去,不得不令人感叹世事无常啊。这个夏天以后,再也不会有那个夏天看电影时的惊心动魄了。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