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Mar 10

不转载说不过去

这些人 | | Shouts (2)

我高中的化学老师,文豪,超有个性。转自芝大经济学家。不知道他哪里看来的。

不转载说不过去

杭州外国语学校著名化学老师胡列扬的诗一首:

逍遥派高手
(题方一舟同学作业)

方一舟
放一舟
五湖烟波挥毫手
横非横
竖非竖
揉合折撇
统一五勾
破千年章法
展现代风流
笔走龙蛇
神鬼见愁
胡公伤心透

(这首词发布于09届高三9班的黑板上。胡爷在某次课上慷慨激昂、龙飞凤舞地写了一黑板,全班笑趴。在写到“神鬼见愁”后胡爷停下,嘟哝了几句,众人皆以为已经是the end了,没想到胡爷说还有一句,停顿片刻,潇洒地写上“胡公伤心透”五个字,众人笑到抽筋,除了已经面红耳赤的主人公同学。)

================== 胡公伤心透的分割线 ==================

再讲点胡老师的轶事吧。刚上高一的时候他点名叫了一批人去阶梯教室考试,选拔竞赛人才。。。当时他在大黑板上给我们题了一首诗,很拉风。后来才发现胡老师应该是史上最文艺的中学化学老师了,写诗啦书法啦,校歌歌词选拔的那阵他的作品还引起了轰动。记得有次他跟我们讲起为什么搞化学,说是当年刚恢复高考,他原来要报中文系,但复习参考书实在太紧俏,书店里只有化学参考书卖,只好报了化学。

然后就很淡定地成了中学化学特级教师。然后就被我们中学的星探发现,很淡定地来了杭外。

胡老师人很好,只是有点脾气,同学们都比较怕他。胡老师搞竞赛很有热情,真心希望杭外能出点成绩。我也参加过两年的化学竞赛培训,他对我很好,只是我没出啥成绩,我们那届都没出啥成绩,估计也是令胡公伤心透。

上次去看胡老师已经是好几年以前,学校搬去了小和山,他有了一间个人的宽敞的办公室。胡老师给我泡上好的茶,聊他的工作和生活。现在想来都有些恍若隔世,也许我该再去拜访一下我的胡老师了。

01
Jul 09

我爱杭外

反动派 | | Shouts (11)

我的中学即将被毁掉。今天偶然看到我同届同学的记录,情绪又上来了。

随便摘录点饭否的消息:
6.15 突然下文件要求合并入野鸡大学,行政、财政、人事完全挂靠野鸡大学。
6.19 教育厅长官来校和师生“交流”,做完政府工作报告后直接走人。
6.21 教育厅长官在校进行“解释”和“劝导”工作时指着家长大骂“你是婊子”,并威胁“小心你们的小孩”。
6.25 学校进驻便衣(口证),教师通讯受监听。
6.26 禁止买卖“我爱杭外”文化衫。校方怀疑有人煽动。

“小心你们的小孩”,听到没有!至于来龙去脉我懒得在这里叙述了。是杭外的都知道了,不是杭外的估计也不感兴趣。最近新闻那么多,你随便挑一条欣赏一下都比这条分量重。

在我伟大的祖国,政府为了利益最大化干这种勾当根本不奇怪,连食品都可以毒房子都可以塌,死个人就跟温影帝上电视哭一次那么稀松平常,毁掉一所中学又算什么。反正这下野鸡大学师资土地校舍资金都有了,评上普通高校也没问题了,他们的政绩和利益也都有了。上届教育厅觉得公有转民办有利可图,这届觉得转回来比较赚,下届再转回去,如此往复,反正怎么折腾他们都有利益。老子生你养你,还不能卖你去窑子?你还得感谢我,说谢谢,说好爽,说这是一次机遇。

党和你的关系就这么赤裸,看你站哪头了。

今年事多,大小影帝们还要卖力演出好多新戏。反正我对这个法西斯政权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正面感情了,他们做的每件事,都促使我向反动派坚定地迈一步。我就是那别有用心的一小撮。去年是没赶上,下次再有那些满脸爱国爱党的好青年拿着红旗去游行,我一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你看我就是能从母校不见了这种屁事上拔得那么高,说我脑残也没办法。

再次向真正战斗着的我的老师和学弟学妹致敬。看到帖子里写老教师痛哭流涕,有些还是我熟悉的名字,心里非常难受。不知怎样帮得上忙,只能遥祝好人一生平安了。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