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Dec 10

Mid-Fi路上三步走

我花钱 | | Shouts (3)

为欢度圣诞购入外置声卡一枚,耳放一台以及耳机一副。有了外置声卡,我的台式机音响系统基本架设完毕!

■ 外置声卡:Matrix Cube DAC
由于市场较小,DAC 和耳放之类几乎都是作坊产品,低端市场照例被天朝占领。Matrix 是国内口碑不错的山寨之一。Cube 是他们最新的一款数字模拟转换器材。数模转换和数字接收上行采样分别使用了 Wolfson 和德州仪器的芯片,据传都是牛逼心。转换部分采用较新的时钟隔离重采样技术以降低时基抖动。刚搭好设备,感觉与电脑原配集成声卡并没有天差地别的不同,但低频和清晰度上有明显提高。



■ 耳机放大器:Asgard Solid State Headphone Amplifier
这是美国新厂牌 Schiit 的固态耳放。该作坊由原先在著名高保真厂牌 Sumo 和 Theta 的两位研发人员创立。产品走的是技术路线,无反馈、单端纯甲类的工作电路,设计简洁大胆,直奔主题;对组装和散热性能要求很高。基本实现美国设计、制造和组装,并且价格适中。由于耳放选择太多,做了大量研究才决定买这款。初听效果很不错。



■ 耳机:Grado Prestige SR-325is
老牌子了。Grado 的中高端产品。鉴于这两年一直用 AKG K701,这次买 Grado 换换口味。初步感觉很好,跟 K701 各有千秋。Grado 更活跃,音感更亲密,但清晰度和声场方面就不及 AKG K701。长戴也不太舒服。个人目前更喜欢 AKG 偏监听的效果,清晰、立体,低频控制得当。不时跟 Grado 换着听会很有趣。



对于高保真,实在不用太在意,高端产品大多是皇帝的新装,止步Mid-Fi足矣。一套过得去的设备即可,尤其对我这种天天对着电脑、大剂量使用音乐超过正常范围的宅男。

目前我的PC系统:foobar2000 (无损或高码率压缩,WASAPI输出) —> Matrix Cube DAC —> Asgard Headphone Amp —> AKG K701/Grado SR-325is

20
Nov 10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3): Wall of Sound

我去过 | | Shout (0)

Wall of Sound 位于松树街的拐角,向前走是Capitol Hill,向后退是downtown,一边时髦,一边热闹,自己反而很不显眼。店外摆放着涂鸦招牌,悄悄暴露了自己的独立身份。橱窗陈列着很多漂亮唱片,错落有致仿佛艺术品。店面小而干净,打扮得像个美术馆。一个中年店员自顾自低头忙着。墙上挂满装饰画和唱片封面,默默点了Wall of Sound这个题。

店里唱片存量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面向小众,品味不俗。有产自欧洲、闻所未闻的世界音乐,重新发行的古老的采风唱片和布鲁斯,也有晦涩的工业、电子和实验唱片。其实一旦挑起唱片,整个下午也不嫌多。呆了大概一个小时手里已是厚厚一叠:我最爱的过气金曲女歌王Rickie Lee Jones、阿根廷探戈音乐大师 Astor Piazzolla、时髦德国厂牌Kompakt之系列唱片Pop Ambient 2010(全套2002-2010中我唯一缺少的)、同样时髦的 Ulrich Schnauss的双唱片、老色鬼Serge Gainsbourg重新发行的法国情歌、Iron & Wine和Calexico五年前的合作等等,怀抱着三教九流欢天喜地冲去试音台试听。

试音台的设备非常非常专业,唱台是奥地利厂牌Pro-ject的hi-fi入门款,耳机是Grado Prestige 225i。唱头和接收器忘了看。但 Pro-ject 和 Grado!档次啊档次。一下子就高级起来。于是我顺便在试听时也昂个首挺个胸,似乎自己一下子也跟着高级了起来。

付账时店员见我买了Pop Ambient 2010和Ulrich Schnauss的Goodbye,大致聊了几句,说Schnauss前些天在西雅图演出呢。可我竟然不知道,可惜了。作为一个RSS狂人竟然没收到演出信息,有点不应该。提着一袋唱片往外走,看见招牌的反面有和正面不同的涂鸦,很是可爱。

好店一枚,必将再次光顾。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