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an 09

其实新年是这样的

剩下的 | | Shouts (9)

第一本小说是Scott Heim的《我们消失》,同时也看他的《神秘肌肤》。就我孤陋寡闻多年不看小说的眼光,写得还是不错。

最近博德曼电影院会有新影片上映,Darren Aronofsky的The Wrestler和Gus Van Sant的Milk,我都想看。小史同学毕业以后我就找不到人同去看电影了,有兴趣的同学来约我吧来约我吧,在春暖花开以前,我们看电影去!

那个来不及的项目是关于图像矢量化的,我觉得挺有趣的一件事。原来要赶着投,但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所以这个月不用气急败坏地赖在实验室了。老板倒也没啥,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拖拉。争取心平气和地把它做完,作为按时完成的论文投下个会议。至于新学期,为了改善自己的作息也,为了填补最后一点学分空隙,我特意选了门课。实习也要开始找了,普利姆也要旁敲侧击了,总得为现实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第一副新耳塞是最近在跳楼大甩卖的 Shure SCL4。原来只是有朋友托我买,结果最后变成争相抢购。由于圣诞前刚买了豪华的AKG K701s,所以这幅耳塞纯属guilty pleasure。目前我的耳机/耳塞已经提前进入小康水平,基本告一段落。下个目标是自己组装一个耳放,玩够了再买个真正能用的。花钱吧,花钱吧。

新买的唱片不止一张,是一堆。上个月的新年愿望之一就是戒断买唱片瘾,但毫无成效。有治疗偏方的同学请和我联系。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在本月24号,Lambchop,地点是Old Town School of Folk Music。Lambchop是一大群田纳西人,他们表演温暖舒适的乡村音乐。Old Town那个剧场我以前去过,去看Mark Kozelek。因为有座位,所以那次很狼狈地睡着了。这次不会了。三月份也订了一场,是Tindersticks。

其他基本上都是重复旧的生活,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赖在家里听歌。不时上Arrow家饭局。偶尔看牙医。在办公室里 juggle,玩 pacman。有时Jake 会在下半夜溜进来跟我聊天。天亮以前去超市买冰淇淋和寿司,大摇大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冰渣嘎嘎响。

最近迷上某庸俗作家的又要做热狗又要做冷猫的螺丝同学说他要恢复蛋白粉和健身房的生活。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想着锻炼一下还是应该的。尽管锻炼跟我买车一样是个笑话,但还是再下次决心吧。另外,为什么大家对我买大衣感兴趣?我其实还没买。想在Urban Outfitters看看,反正很近。花钱不眨眼,想着为世界经济做贡献呢,心里比蜜甜。

在新年以前的两个月,我有时精神百倍,有时困顿不堪。看了很多,说了很多,想了很多。感恩节在纽约见到了亲爱的前全国三好学生、现夜店女王 J,也见到了王教授、范教授(预备)和大包。十二月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在旅馆昏睡两天,足不出户。晚上下楼买两份大杯可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发呆。自己跟自己相对的时间总是很艰难。

写着写着就悲惨起来。无论如何新年伊始总还有些期盼,那些不感兴趣却必须全力以赴的,那些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那些听着难受却必须付诸实现的,都要开始了。我不算悲观的人,所以祝我好运吧。

06
Sep 07

干什么,玩什么,看什么,听什么

剩下的 | | Shout (1)

最近我在干什么?旧的项目在逐渐收尾,新的项目已经开始,而问题在于我每天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三小时,自己把自己吓得够呛。所以在收尾和开始的过程中要逐渐调整自己的作息。但这个调整了几年都没调回来,估计没戏了。

这两天半夜爬起来看体操比赛。我是体操技术狂人呵呵大概这是你所不知道的。研究判分规则和技术动作是很有意思的,tube 上有大量素材可供研究。此外我重新开始练习杂耍。这次的目标是各种三球技巧。最基本的那种叫 cascade,也就是我两年前搞定的那种。这次学会的是第一个新 trick 是 full shower,包括sync和async两种。目前sync的技术掌握还欠一些。第二和第三个是false shower和mill’s mess。都可以上手但卖相不好。正在努力探测技术动作中的错误并以期纠正。接下去的tricks是pendulum和romeo’s revenge。罗密欧的复仇是很难的技巧,学会以后是完全可以赤果果地show off的。

我从图书馆借了一些书,包括数值和微分几何。还有英文版的百年孤独,鼠疫和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英文总是离法语和西语近些吧,但愿能从这种近似里进一步体会到原作的真谛。

我开始用 last.fm 搜集整理自己的音乐收藏和收听数据。last.fm 是最大的音乐社交网络,既然是社交网络那我大概可以期待一个艳遇什么的。我的网页右面多出来的 last.fm 小插件是我最近听的音乐的列表。如果你一直好奇我都在听些什么,那现在就可以听听看了。今天突然想买个唱机。因为我第一次订了张黑胶碟。这个黑胶碟以后再说,但买唱机的想法好像生根了。不买唱机可以买照相机,不买照相机可以买新款 iPod,反正好像不花点钱就是不爽。

最后想跟J说,上个礼拜吃饭看到幸运饼里的字条,上面说Be brave at heart. Take that chance it’s been there all the time。烂俗的字句好像突然变成了金口玉言。我想我应该开始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