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r 07

Cross processing, LOMO, and South Dakota

剩下的, 我去过 | | Shouts (6)

想了想,又看了看,其实很多号称LOMO给出的效果都是靠滤光镜和cross processing得到的。我的搜索与观察结论是正片负冲或者负片正冲才是致命的原因。所以,我又不准备LOMO了。

用photoshop模拟cross processing主要是对RGB三条input/output曲线的控制。经过一系列毫无头绪的插值测试和google搜索到的提示,我做了第一次尝试。下面的照片是我(或者王教授)去年在South Dakota拍的。用photoshop做了模拟cross processing的曲线以及vignetting的效果。饱和度上好像有些问题,不过就当作过曝吧。我猜测若真用LOMO或者Holga拍出来的东西,一定没有这些好。

另,我很喜欢South Dakota。我和王教授都很怀念去年的旅行。范小烂一定也这么想。

1.烂地

2.疯马。印第安人输掉了那个战役。

3.野驴。他把头伸进我们的车里对王教授说:你好!

4.城市监狱。

5.我们向怀俄明奔去。

6.恶魔塔。

7.怀俄明最后一朵鲜花。

22
Mar 07

列宁格勒光学机械联合体

剩下的 | | Shouts (3)

看了两天LOMO的东东,忍不住了。准备跳过正儿八经学摄影的阶段,直接投入苏维埃科技的怀抱。计划是要有个LOMO LC-A或者Holga 120(这个计划排在买车买吉他的后面)。120是可以转成135拍的他们说。Holga 120那就是支持国货。无论是国货还是苏维埃科技,我都是走资派。…打倒走资派!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