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Sep 10

Bob Dylan以外的Bumbershoot (9月4日-6日)

我去过 | | Shout (0)

看鲍勃迪伦的演出单独另写。写得出来就贴,写不出来就算。反正围观了一下这位教科书里的人物。

除了四日晚间鲍勃迪伦大驾光临,Bumbershoot 艺术节还有好多活动。我去了美术展,买了纪念衫(图五),看了动画短片展映。发现有几本动画短片竟然是在去年底的SIGGRAPH ASIA会议中首映的。然后是视觉艺术展,其中人民群众广泛参与的作品“重画照片模特”就很生动(图二)。另外艺术家市集上卖很多小玩意。还看了玻璃工艺品的制作过程和马戏表演。

5 日晚选看 Billy Bragg 的演出。八十年代的工会先锋和社会活动家,很会演讲很煽情。最讨厌诸如星巴克的垄断连锁,尽管他的演出是星巴克赞助。奥巴马之流的狂热支持者,尽管是个英国人。代俎越庖的草根阶级代言人,尽管他的CD在所有表演者里卖得最贵。

6 日有雨,但冒雨去看 The Clientele 表演。三月份曾在芝加哥看过他们的演出,太精彩。多艺术多不受人重视的一支乐队。买了唱片找他们签名。抓拍一张。看完后又到处晃悠,结果雨越下越大。于是拿个塑料袋把唱片一扎,坐着Mono Rail从西雅图中心呼啸而出,钻进地下车站回了Bellevue。


图1:The Clientele给我签名。签字的是Alasdair MacLean,乐队主要人物。谁的歌词都没他写得好。爱丁堡大学文学系优秀毕业生。


图2:视觉艺术展上群众广泛参与的《重画照片模特》。美国人民很有才,形象地概括了奥普拉。


图3:磁带的妙用。同一个展览。


图4:九十年代西海岸举足轻重的独立唱片公司Sub Pop。


图5:西雅图招贴画。


图6:我在车站。

09
Nov 09

还是要回香槟

我去过 | | Shouts (5)

芝加哥待了几天,住在城乡结合部的旅馆里,三十块一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带厨房,偶有怪味也就顾不上了。步行二十分钟去超市,牛奶面包,早上爬起来自己烤吐司。

日本领事馆寂寞得可以长出草来,加保安总共三人。我前面是一罗马尼亚大姐,三十秒走人。签证官还不是日本人,飞快地核对完我的 I-20 和护照号码,抬头说二十九块钱,明天两点领签证。三十秒走人。从来没那么快过,心里病态地高兴起来。多希望美国签证也是三十秒啊。多希望天朝的护照也是三个月免签啊。还没希望完就下了电梯,窗外一座巨大的购物中心,左边是 state 街,右边是北密大道,一推门就卷入资本主义的消费洪流。

原先计划的心灵美之旅自动报废,尽管附近就是现代艺术博物馆。天黑得早,随便找个花哨的餐馆钻进去,大鱼大肉吃到饱。乘车北上,重回被亚非拉人民占领了的城乡结合部,倒头便睡。早上醒来的时候面对窗外无边的停车场竟然不知身在何处,耳机里还在唱,人群中/我们边梦边走/我们是谁/我们是谁

接下来继续东奔西走,兜里揣着多了张新签证的护照逛二手书店和唱片店,晚上看看演出喝喝酒,自在到不可思议。只是如此生活的最后一个场景永远是在车站的无聊等待。这个结局令我无处躲藏。车站面对着联合公园漆黑的草坪和远处微明的城市轮廓,我想到旅馆里有两片吐司没吃完。行李还等着收拾。还有拖了几个月的无从下手的正经事。在空荡的车站我感到了巨大的虚无和厌倦袭来。在地铁上半梦半醒,瞥一眼黑乎乎的窗外,却看到自己一脸困倦的影子。车厢里的流浪汉和酒鬼都睡熟了,我和他们都暂忘了自己积重难返的生活,随着地铁呼啸前进。

25
Oct 09

黄光

剩下的 | | Shout (0)

周末的天气很好,光线经过秋叶的折射都变成了金色。下午沿铁路散步去超市。边听Clientele的Bonfires on the Heath,他唱 late October sunlight in the wood 的时候我恰好经过树丛和剧院。它们都散发出细腻的金黄色光泽。不知多久没遇见如此温柔的秋季了。或许从来没有过。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