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 09

加一减一

我听过, 我花钱 | | Shouts (2)

Leonard Cohen 在巡演。估计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但为了树立健康的金钱观,我还是决定不去围观了。Leonard Cohen是30后,老歌手老诗人,目前德艺双馨中,尚能吹拉弹唱

不过我准备留在学校看吴蛮姐姐。老早就想看吴蛮姐姐跟Kronos Quartet的合作,明年初终于有机会了。

吴蛮姐姐是杭州人嘞。

15
Aug 09

W’s baby

我念书 | | Shouts (9)

初中课本《看听学》的最后几课里,来自奥地利的打工妹Gretel一年合同期满即将离开英国,竟然忘记了自己天天洗衣做饭还没工钱这样的被剥削事实,对雇主克拉克一家深情告别道:every good thing comes to an end,呜呜。

实习的最后一天我也如此地深情表白了。不过是在大家请我去泰国餐馆吃饭以后。何况我还有点工钱,上班下班行动自由来去如风,比奥地利打工妹强多了。更何况一回学校就有 revision deadline 又要赶死赶活。我怎能不呜呜,every good thing comes to an end。

我的办公室在六楼,能俯瞰镇上最牛逼的冰淇淋店Jarling’s和新开的比萨饼店 Vinny’s,还有 Hessel Park 里茂盛的树林。走道和楼梯上挂满了各式复杂曲线曲面几何体的艺术照来体现“数学美”,以致我每次走过都告诫自己,这里全是数学物理博士博士后啊,你不要露怯,要昂首挺胸收腹地装出老子也学业即将有成的高大形象来。结果是大家对我都很好,令我很感动。尽管我的英语怪模怪样开会时频繁提到MATLAB经常不参与八卦聊天打球时跳不起来扣不下去,大家还是对我很好。

打工期间我基本还是在VS里用C写内建的图像处理函数,所以对很好很强大的Mathematica 语言本身还是一知半解。个人感觉源码的infrastructure 设计得很好很干净,学到不少东西,很爽。图像处理方面的底层数据结构和矩阵操作的接口个人认为略显勉强,折腾一下应该能提高不少效率。另外组里囤积了大量有趣的课题待开发,基本上是想做啥做啥,很爽。再另外,离下一版发布日期尚远,可以慢慢设计慢慢讨论慢慢写慢慢改,很爽。再再另外,我折腾出来的函数效果不错,很爽。请在下一版的credits 的小字体里找我。最后是本人悠闲堕落的生活,很爽(此处省略两万字)。

走以前收到了7版的一个拷贝,里面装帧得像书一样很精美。我在盒子上画了个露齿的猥琐 smiley,大笑着让同事给拍照留念。

然后笑着笑着就那么心动了一下。

13
Aug 09

哥讲的不是时事,是寂寞

反动派 | | Shouts (3)

螺丝在他的博客里又贴林昭又贴公盟,却假装跟我讨论正太和御姐哪个唱《鳄鱼Gena之歌》比较好听的问题。鄙视。

终于对体制内的温和改革派下手了,和谐得干干净净。

原来还有一封呼吁释放许博士的公开信和一个请愿签名。但好像谷歌也把它黑名单了,目前访问时提示如下:

This spreadsheet is currently blacklisted, and not visible to the public. You are seeing this spreadsheet because you are on an internal IP。

关于公盟和许志永,大家随便看看吧。

1. 维基许志永词条
2. 维基公盟词条
3. 三年前南方周末对许志永的专访
4. 翟明磊:公民们,醒来!

11
Aug 09

哥坐的不是火车,是寂寞

我发呆 | | Shouts (7)

今天在研究全美客运铁路交通系统,发现大陆上的四十八州只有 South Dakota 没有铁路线,甚至连 thruway service也没有。上谷歌打入dak,联想词里没有dakota。打south da,联想词里连南达富尔都出现了还是没有南达科他。

连谷歌都联想不到的州,真的很。。。寂寞啊。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