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 11

睡前

沒有了 | | Shouts (6)

突然想到一组获奖照片,是一名摄影记者用十八年时间对一个流浪女人生命历程的跟踪记录。很震撼的摄影作品,但忘了得的是什么奖项,也忘了这组照片的名字,更记不起记者和那个女人叫什么。唯一的线索是流浪女人最后在阿拉斯加死于艾滋病。

决定试一下谷歌和必应。我用了关键字photography prize died alaska aids。结果Google失败,但亲爱的Bing竟然在第一页就给出了答案!真想冲回办公室研究一下哪个信号哪个特征值那么给力。

但Google还是强大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我在Bing点击过相关链接以后再次试用Google,伊立刻把该链接boost到了第二页第一项。用户数据真是重要。

最后,这组作品叫The Julie Project。摄影记者是Darcy Padilla 。请点击。


6 shouts back to “睡前”

  1. Norah Says:

    十八年啊!

    不相关的感叹下,什么时候我也能为google或bing打工啊!就这点渺小的梦想都遥遥无期嘛~

  2. Tian Says:

    好啦,纽约白领人见人羡慕啊!

  3. cyan Says:

    我在Bing点击过相关链接以后再次试用Google,伊立刻把该链接boost到了第二页第一项。用户数据真是重要。

    帮我扫扫盲,这个是怎么做到的?

  4. Tian Says:

    两个可能,一个是用户点击的信息(query, clicked URL X)通过chrome浏览器送回了google。我第二次点击相同query的时候,因为X这个网页曾经被点击过,所以就会排得前面一些。第二种可能是personalized search。存一些该用户该IP的浏览信息,第二次点击的时候,会把历史记录做个提升。大致这样吧。

  5. cyan Says:

    第一个可能性,如果不用chrome应该就排除了?第二种听起来有点强大啊。google还能读到你ip的浏览记录啊。

    你在做相关工作?强大强大!

  6. Tian Says:

    第一种情况一般是chrome浏览器或者谷歌的搜索toolbar。第二种实现似乎并不困难,你搜索的信息都是经过服务器的,做一个和你identity的对应即可。我现在在Bing工作,见笑了。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