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Nov 07

小天天脱逃记

我去过, 这些人 | | Shouts (4)

我逃走了。黄昏时我和小鼓住在了城市北面的一所廉价旅馆。每天晚上我们都去看演出。失控的演出。演出以前小鼓好心地陪我逛街。逛街的时候小鼓不停地买咖啡。在伤筋动骨的城市面前我们频繁换乘地铁公车,毫无办法。演出以后我好心地陪小鼓喝酒。我们辗转各个酒吧,直到它们一一打烊,直到我们和污浊的空气一起被赶出来,在微雨的埃蒂森街头跌跌撞撞向车站走去。我们在等车的时候大声喧哗,给周围的每个人取外号。不开心的人在一起总有开心的时刻。凌晨四点我和小鼓困顿地走向最后一个地铁站,两小时后小鼓将飞上蓝天回到她温暖的南方。我将昂首挺胸地和所有的城市无产者站在灰狗车站,于天色微明时穿越广阔的平原。一路上收割干净的田野都将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最后我将瘫倒在寓所凹陷的小床上,睡去又醒来,窗外黄昏的光又将流进我的房间,交谈和宿醉都已消失不见。

29
Aug 07

小鼓小象图书计划

这些人 | | Shout (1)

小鼓今天停止了她的曾经听上去雄心勃勃的图书计划。这个计划的全称好像是小鼓和小象的图书计划,照我的理解图书的第一章是他们(各自)的爱情讲座。我是这个曾经在她的博客上连载过的系列的唯一粉丝兼校对兼评论员。小鼓经常给我看他们准备刊用的小插画,而我也经常在她中英文双语的幽默里哈哈大笑。

而在每个句子都要加上一个“曾经”的时候,事情总会变得有些伤感。小鼓由于一些在 MSN 里面说不清楚的极其复杂的弯弯曲曲的悲壮惨烈的个人原因,决定停止小鼓小象图书计划。当我这唯一粉丝兼校对兼评论员被搞得晕头转向并且准备陷入小遗憾的时候,小鼓却像往常一样大步流星向前奔去,同时抛出了另外六七个计划。

小鼓是我的好朋友,或者说,是我的小学同学,和百分之九十的小学同学一样毕业就失去了联系。当然杭州那么小,每个人都在布朗运动所以我们最后又随机地碰到了。从此以后我开始认识越来越多第四中学的人以至于现在全跟着他们混而不能自拔。小鼓健谈而且有趣,健谈显然是受了家庭影响因为她的妈妈更加健谈。不过她的妈妈最神奇的地方是只见过我两面就能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眼认出带着帽子还歪着头几乎背对着她跟别人聊天的我。从这一点讲,小鼓还不够敏锐。不相信的话我们下次可以在演唱会散场的时候做个测试。

我的朋友都是很有意思的,小鼓同学的图书计划泡汤了,但她还有很多诸如爱情讲座和商务教程之类的事情可以做。小鼓目前还待在南卡的一个小镇上班,据说是小镇的无聊促成了她各种各样旅行搬家商务会议计划。她听乡村蓝草也听电子,每天开着车去小学校给孩子们上课。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