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Oct 10

无法挽回的又一步

我花钱 | | Shouts (6)

系统初步搭设完毕。

  • 音源:Technics SL-1200MK5 (唱头:Shure M97xE)
  • RCA Cable: Radio Shack 捞来的 AUVIO (自动掩面退下)
  • 唱头放大:Cambridge Audio Azur 640P
  • 耳放:Little Dots MK I+
  • 耳机:AKG K701
  • 目前字正腔圆,歌声嘹亮宛如宋祖英。展示一下:

    宋祖英

    宋祖英及乐队 (逆时针依次为Technics SL1200 –> Cambridge 640P –> Little Dots I+ –> AKG K701)

    其实还是有些声音细节问题没找出原因。要先调试一下唱头位置,清洁清洁唱片。然后搞个更好的耳放和更好的唱头。同时向功放和音箱进发。辣妹子辣!

    03
    Dec 09

    十二月

    我花钱 | | Shouts (8)

    是邮箱里丰收的季节。我妈的护肤品已于今晨率先抵达。

    连续几晚占用了自己毫不宝贵的干活时间,我研究来研究去,最终决定买一个比较便宜的耳放。同志们参见下图。亮晶晶的工作图可以参见这里(盗链他人的图片我很羞愧,ack一下,一切权利归 barbutti)。左边拉风无比的就是这电子管和晶体管的混合放大器,Little Dot I+。右边性感无比的就是AKG K701耳机,俺已经有了。




    俺目前最想要的除了放大器,还有一对草泥马(再次盗链,懒得ack了)。

    最后两礼拜,尽管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但总得再坚持一下。

    31
    May 09

    Coil,北岛和其他

    我听过, 我看过 | | Shout (1)

    前两天偶然读到薛忆沩七年前的短篇三重奏,仍然是简短的隐喻,面目模糊的人与事。真希望他成功出版长篇小说《一个影子的告别》,否则我只能在网上搜寻他零星的刊登在南方周末上的杂文聊度余生了。读薛忆沩的同时我也读到了北岛,北岛写艾伦金斯堡:“ 艾伦得意地对我说:‘ 看,我这件西服五块钱,皮鞋三块,衬衣两块,领带一块,都是二手货,只有我的诗是一手的。’ ” 他笔下的艾伦金斯堡是那么温暖。突然想找本北岛的诗集读。多年来我只读过非常少的书,有点可惜。不知阅读的习惯能不能找回来。

    最近听很多 Coil 和 Nurse with Wound,交替着听,顺便煲我的 AKG 701 耳机。都是些以前没有耐心听完的东西比方《星象灾难》,《不自然的历史》和《吮过的橘子》,把歌词找出来看,把封面和 sleeve notes 找出来看,把那些令档案学家头疼的历年作品表找出来看,重新压缩高质量的无损和有损格式文件,像科研一样对待它们。复杂的作品就像恐怖电影或者一次艳遇,总让我有期待,也填满了我懒惰和毫无知觉的时间。

    大概夏天的温度还没到,我还要更多的热情。

    07
    Jan 09

    其实新年是这样的

    剩下的 | | Shouts (9)

    第一本小说是Scott Heim的《我们消失》,同时也看他的《神秘肌肤》。就我孤陋寡闻多年不看小说的眼光,写得还是不错。

    最近博德曼电影院会有新影片上映,Darren Aronofsky的The Wrestler和Gus Van Sant的Milk,我都想看。小史同学毕业以后我就找不到人同去看电影了,有兴趣的同学来约我吧来约我吧,在春暖花开以前,我们看电影去!

    那个来不及的项目是关于图像矢量化的,我觉得挺有趣的一件事。原来要赶着投,但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所以这个月不用气急败坏地赖在实验室了。老板倒也没啥,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拖拉。争取心平气和地把它做完,作为按时完成的论文投下个会议。至于新学期,为了改善自己的作息也,为了填补最后一点学分空隙,我特意选了门课。实习也要开始找了,普利姆也要旁敲侧击了,总得为现实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第一副新耳塞是最近在跳楼大甩卖的 Shure SCL4。原来只是有朋友托我买,结果最后变成争相抢购。由于圣诞前刚买了豪华的AKG K701s,所以这幅耳塞纯属guilty pleasure。目前我的耳机/耳塞已经提前进入小康水平,基本告一段落。下个目标是自己组装一个耳放,玩够了再买个真正能用的。花钱吧,花钱吧。

    新买的唱片不止一张,是一堆。上个月的新年愿望之一就是戒断买唱片瘾,但毫无成效。有治疗偏方的同学请和我联系。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在本月24号,Lambchop,地点是Old Town School of Folk Music。Lambchop是一大群田纳西人,他们表演温暖舒适的乡村音乐。Old Town那个剧场我以前去过,去看Mark Kozelek。因为有座位,所以那次很狼狈地睡着了。这次不会了。三月份也订了一场,是Tindersticks。

    其他基本上都是重复旧的生活,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赖在家里听歌。不时上Arrow家饭局。偶尔看牙医。在办公室里 juggle,玩 pacman。有时Jake 会在下半夜溜进来跟我聊天。天亮以前去超市买冰淇淋和寿司,大摇大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冰渣嘎嘎响。

    最近迷上某庸俗作家的又要做热狗又要做冷猫的螺丝同学说他要恢复蛋白粉和健身房的生活。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想着锻炼一下还是应该的。尽管锻炼跟我买车一样是个笑话,但还是再下次决心吧。另外,为什么大家对我买大衣感兴趣?我其实还没买。想在Urban Outfitters看看,反正很近。花钱不眨眼,想着为世界经济做贡献呢,心里比蜜甜。

    在新年以前的两个月,我有时精神百倍,有时困顿不堪。看了很多,说了很多,想了很多。感恩节在纽约见到了亲爱的前全国三好学生、现夜店女王 J,也见到了王教授、范教授(预备)和大包。十二月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在旅馆昏睡两天,足不出户。晚上下楼买两份大杯可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发呆。自己跟自己相对的时间总是很艰难。

    写着写着就悲惨起来。无论如何新年伊始总还有些期盼,那些不感兴趣却必须全力以赴的,那些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那些听着难受却必须付诸实现的,都要开始了。我不算悲观的人,所以祝我好运吧。

    29
    Feb 08

    很好很强大的Ultimate Ears Super.fi 5 Pro

    我花钱 | | Shouts (2)

    我是一片痴心对 Shure SE310,结果临买出了状况。换成 UE super.fi 5 pro,昨天到手。初听的感受是很好很强大。我原来用的是AKG k27i,低频响应比较夸张,但中段和高频不清晰,听着很闷。5 pro 这方面比 k27i 还是绰绰有余,很多细节都冒出来了,低音尽管也 boost 过,但听来不如描述的那么猛,不浓不淡,我有些被原来耳机的夸张响应带坏了,所以换了耳机要习惯起来。现在就是戴长了耳朵痒痒,毕竟是入耳的。

    继续煲机。AKG k27i 要下岗一段时间了。下个远景规划要买大的动圈耳机了,初步目标是 AKG K701 Studio,呵呵。还有,快发工资吧。我穷困潦倒了。

    20
    Mar 07

    新的AKG耳机!

    我花钱 | | Shout (0)

    傍晚收到了 AKG 寄来的快件。换给我一个全新的。我的pp的 AKG 耳机啊…重装上阵鸟。还是要赞一下 AKG 的售后服务的。哈哈就这样被收买了,尽管最初原因是 AKG 的设计问题和材料问题。还有,前两个礼拜自己竟然有超市里买个强力胶粘一下算了的想法,多么猥琐。
    09
    Mar 07

    我的AKG耳机断掉了!

    我花钱 | | Shouts (5)

    我的pp的AKG耳机不幸骨折。It是多么性感的一只耳机啊。很奇怪地就折了,想来想去还是3D-Axis的设计问题。还有转轴都用了啥材料哇。这两天在联系保修的事,暂时用iPod的原配耳塞,那简直没法听了。于是我是多么希望有一个Shure E4C的耳塞哇,300刀…默。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