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Nov 06

我听过我写过 (8) 灰色年代

样板戏 | | Shout (1)

【人】Sixth Comm
【物】Grey Years
【时间】1993
【发行】Kenaz
【我有】CD
【记号】KENCD 03

这个唱片的销量我估计不会多过1000张。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Sixth Comm(其实也就是Patrick Leagas一个人)遇到了Amodali,Sixth Comm作为一个音乐计划渐渐停止,九十年代的唱片均以Mother Destruction的名义发行。最近Patrick接受采访时说,Mother Destruction和Sixth Comm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的身份混淆,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总的来说,Mother Destruction的前台人物是Amodali,她的观念是鲜明的,她所期望的音乐形态也比较统一。Patrick在MD的任务是音乐的编写和完成。Sixth Comm更加难以归类,他是Patrick自己的project,音乐和主题的表达也更自由和芜杂些。

Grey Years这个微型专辑还是以Sixth Comm的名义发行,包括了5个作品。其中三个是Amodali 1987年录制的,一个是Patrick 1987年的声音素材,另一个是1992年两个人的合作。基本上,这个专辑定义了日后Mother Destruction音乐的走向,它比较黑暗,原来Sixth Comm悲壮和热烈的气氛几乎消失了,Amodali低回的念诵和各种张牙舞爪的效果是唱片的主要内容。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节奏的减慢迫使Patrick的鼓变得异常沉重,这在他们合作的Tears On Fire里表现得很明白,似乎是为了配合Amodali的咒语特别加重了节奏,低频混响也有意变得缓慢而且粗糙。在Amodali自己的三个作品里,更多地充斥着扭曲的吉他和她的尖叫,两者之间还夹杂着很多噪音,这应该是他们追求的效果。鼓的音色要明亮些,也多样化一些,应该是有多种鼓。非常厉害的是一个名叫Shark Fuck的曲目,先是对吉他做了少量的放大失真,这种音色对简单的话筒人声延时和循环鼓机是一个很醒耳的扩充。然后失真的效果越来越强烈,最后和严重延时的人声粘成一片。在这种粗颗粒的炽烈的噪音下,人声的高频部分时不时地冲突出来,加上鼓一直有条不紊地简洁地行进,十分生动。相比之下,Patrick自己的作品要静态很多,但也更有张力。那个纯音乐的作品有18分钟长,叫Golden Forest,几乎在没有真实乐器的情况下用合成器做了很多简单流畅的音色,它们缓缓流动着构造出一种月出日落、鸟叫虫鸣的永恒。

这张唱片是Patrick Leagas音乐上的转折点,它标志着Sixth Comm在音乐上的终结以及一个新方向的开始。直到14年以后,也就是今年,Patrick才重新以Sixth Comm的名义出版了一个新作品。而这个新作Headless,也已经与Grey Years里所表现的意境相去甚远了。

01
Nov 06

Sixth Comm 回来了

我听过, 我花钱 | | Shout (0)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迷上这个东西的。好像是听他的Winter Sadness和Swan Death。Audio Galaxy上随便下的,当时一听就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气氛啊。那个冬天后来就真的悲伤起来。再就是那张封面铺满秋叶的唱片,Shark Fuck和Lilith,低沉扭曲的状况,轻而易举就成了我心中歌特的典型;最后是九十年代的电子,很酷,现在都不过时,比如令人血脉贲张的Fetch。有时我就躺在地上,他的音乐就在我的胸膛起伏。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种迷恋有些不正常,似乎是因为察觉到他们的遥远和无人问津。世界上也许只有几百个甚至更少的人关注他们。据说在Death In June时期他们没有宣传照,因为P不愿意留下任何关于他的影像。当然还是能在网上找他的脸,阴沉没有任何表情。我买过他们的唱片,很难找,封面简陋,印着错别字。我给Patrick Leagas写过信,问他Headless这个唱片什么时候出版。后来他回信了。但这都已经是04年的事了。他的消息难以捕捉,我那时常想如果哪怕是多一篇乐评,多一份唱片列表放在网上也好啊。

而他终于回来了。11月3日,Sixth Comm十七年来的唯一一张双唱片将由德国Dark Dimensions正式发行。他有了Myspace的宣传网页,预售渠道,厂牌网站上打的广告。这次唱片叫无头/让月亮说。听了些预告,不错,很喜欢类似MD时期的电子和错乱的节拍。

Sixth Comm归来,尽管大多数人们都不知道他曾经离开。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这不就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状态么?沉默没有表情。但他有音乐。预购以后,在家乖乖等唱片。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