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n 05

Slowdive Forever

我听过 | | Shout (0)

Slowdive – Live in Paris 02/29/1992

1992年Slowdive的巴黎现场。当时他们还没走红,直接的原因是他们还不懂得和小资们搞好关系,不懂得浪漫,且带着不可救药的My Bloody Valentine味道。这场表演的地点是嘈杂的酒吧,可以想象空气和音乐一起烟雾缭绕。它有结实的开场,很明确的旋律加以大量Ebow的吉他噪音和兴奋的鼓点。照此看来,Slowdive是正常的摇滚乐队,鼓和吉他的构架牢不可破。然后节奏慢下来,男女声循序渐进地铺展开去。吉他的走法是My Bloody Valentine式的,抓出一把又一把的噪音,当然这些都是很规矩的,以至Spanish Air到了结尾竟有了缥缈的气质。再后面的作品如Morning Rise是些ambient的企图,顺带着各种黯然神伤的微小细节。

显然此时的Slowdive是朴素的,音乐也粗糙些。他们的特殊在于对旋律的敏感。这给穷途末路的shoegazing乐派带来了突围的可能性,比如我们可以噪音,可以低着头唱歌,但是必须搭配一定比例甜美的旋律。此即他们日后做Mojave 3的素质,但这是后话了。

震撼的感觉出现在快结束时的Ballad of Sister Sue。吉他Ebow出来的第一声就指出了悲伤的方向。“…我失去了所有感觉,我看不见了。那是我的眼睛,我出卖了它们…” Slowdive 讲述着一个自杀故事,脆弱的人声堕入失控的音响。我觉得这个作品的高度是很难逾越的。当谢幕曲Avalyn One缓慢地推进时,酒吧里有了零落的掌声。而这个时候一切也都快结束了,就像模糊而荒凉的梦。

这之后的事情起了变化。Slowdive开始走红,冲出英国走向美国,最终摇身变为Mojave 3, 和全世界的小资们打成了一片。噪音墙?哦,对不起,我们的箱琴倒是很美……在今天看来,Slowdive的年代的确已经遥远了。

这个是好几年前王岳杭写的Mojave 3的文章。白热寄给我,我也很喜欢。

Mojave3 –我的M3“Ask Me Tomorrow”

箱琴如同情人的手掌,抚平了情绪的皱折,Ask Me Tomorrow 一开始就带你进入清晨睁开眼睛时候的平静。一切都可以被静静的回想,一切都可以释怀。我还活着,可以爱,你呢?这就是简短妩媚的“Love Songs On The Radio”。回想起很多年前,在收音机里第一次听到Lennon的Women。那样用音乐诉说的节目,再也无处可寻。如今做节目的人都认为自己可以说的比音乐更动听,都认为自己比音乐更有魅力,不知道到底做节目是为了推广音乐还是推广自己。怀着少年时的理想,自己也尝试了五年。但推广音乐的事业是寂寞的,喜欢音乐的人都沉默着。这样的沉默造成了社会认识的误区–话语的强权抹杀了沉默的大多数。但一切都可以被静静的回想,在M3的世界里。

“Candle Song 3”的沉静,返照着歌词的伤感,竟然是“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意境。蜡烛的歌,是Neil Halstead和Rachel Goswell合唱的,唱的是两个恋人共度圣诞节的情景。两个人的和声互相辉映,似怨似慎,如痴如醉:“我站在她的身边当她站在我的身边/我是她的枷锁如同她是我的枷锁/我们一起经历所有的痛苦/还有消逝的爱/而且我们知道所有的问题答案/我们抓住了机会然后让它漂流走/现在到了该自由的时候了,是的,到了该自由的时候了/站的那么近我根本看不到你/我站在她的身边当她站在我的身边/我是她的枷锁如同她是我的枷锁”我被这样的清醒击中,如同我的清醒不久前击中我八年的爱情,全世界的人们都在苦恼“that nothing is different, that no-one has changed/nothing has changed”。我想起昨天和人讨论的JOY DIVISION式的永恒。轻描淡写的拨弦和拍击,却无法掩盖我们心底抖落不掉的惧意。

但是离开了永恒的爱人,我们又如何甘心呢?我们又如何承受内心的孤寂呢?“但是我需要你重新找到我/我是被废弃的我是被煎熬的我是个傻瓜我是个骗子/但是我需要你重新抱紧我/我们曾经拥有的生活在哪里/爱在哪里/我曾经握住的手在哪里/爱在哪里”离开了恋人,但无法离开恋爱的感觉。想要找回失去的,却成了抓不住幸福的无奈。对自己彻底的怀疑,对所谓的清醒彻底的怀疑。毕竟是真的爱过的啊,毕竟是曾经如此的刻骨铭心。你的手依旧温暖,而我却毫无理由的放开了,是为了抓的更紧些,再紧些。

“Picture”是真的悲哀。仍然想念你,仍然寒冷,想要感觉你的温暖。但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所有的秘密仍然藏在你眼睛的背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带我进入你的生活,你给了我爱,但是我却如此回报你。你也失望,我也失望。而且,我觉得这样就好,这样挺好,没什么不好。真的悲哀。

最后一首,无疑是最动人的一首。我简直无法将它从我的脑海里赶走,我进入了它的躯壳,看到了自己。“Mercy”里面出现了唯一一次八分之一拍的鼓点。哦,是的,是伤心欲绝的鼓点。看不到你的内心,感觉不到你的爱,就这样喊出了mercy!仁慈啊,慈悲啊,上帝啊,让我看到吧,让我感觉到吧,我伤心欲绝,可是毫无办法…

这张专辑的题目是:明天再问我。

永远超脱的Mojave 3,永远在甜蜜中看到伤感,在伤感中看到欲望,在欲望中看到悲哀,在悲哀中看到希望的Mojave 3,永远用平静的旋律掀起记忆的浪潮,击中我内心最隐秘的无奈和欲望的Mojave 3。

我在我的签名档里写下:生活象一首歌,你象个傻瓜般活着,而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

—————– life is like a song, i live like a fool ——————

09
Jun 05

Slowdive的趣味和cult film

我听过, 我看过 | | Shout (0)

Gregg Araki去年出版了新电影,mysterious skin。真有趣,他从良了,絮絮叨叨讲着两个问题男孩成长的故事。不变的是——他在访谈中说——他的每个电影中都有slowdive和cocteau twins的歌。他继续说,甚至有些剧本的动机都是来自slowdive的某一首歌。

为了一首歌而拍一部电影,看来我肯定不是 slowdive的头号歌迷了。高三看得我神魂颠倒的the doom generation,结尾叹为观止地摆了一首blue skied n’ clear,我当场就瘫在那里了,我靠,这是什么导演…他的电影里我总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slowdive,比如主人公房间里贴着Jean- Luc Godard的海报,主人公在电影课上写关于Derek Jarman的论文,郁闷地说他想念this mortal coil的唱片,诸如此类。当然这种手段不甚高明,可他好歹为了这些趣味而拍摄了自己的电影。与其说他是个独立电影人,不如说他用影像祭奠了自己(想象中)的青春。

汗,这就是cult film的典型吧。我不知不觉成了这个cult中的一份子,可导演们生产了电影,我仍然为自己的朝九晚五作准备。一阵嫉妒,一阵自卑。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