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Dec 05

…. . .-.. .-.. — –..– / .– — .-. .-.. -..

我发呆 | | Shout (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 am thinking of writing my blog in Morse Code. This is cool.

24
Dec 05

每个好孩子都有糖吃

剩下的, 我念书 | | Shout (0)

睡到十二点半,两点钟去学校。

三点钟我在办公室碰到同事Lev,这个俄国犹太人热火朝天地准备着他的墨西哥之行。

四点在另一个办公室,Sean帮我找界面接口程序的bug。

五点老板来,看了我那个不能见人的小demo。下阶段的任务好像忘了布置。

六点半老板请客吃饭。餐馆叫Famous Dave,六个人,菜肴丰盛并且巨大,我的战斗力有限。但是,我心潮那个澎湃地想着,每个好孩子都有糖吃啊,爽。

八点多在老板家里玩。吃点心聊天。看到了老板的两个小孩。大家用中英文轮番怂恿两岁半的Stephanie跳个舞,未遂。

十一点搭voodoo的车回家。明明知道我们正在朝西开,也知道我们的家在东面。两个人愣是没把这两个事实联系起来。都没喝酒啊,真奇怪。U turn。

十一点半(?)我在楼下的信箱收到一张唱片。上楼。室友不知去哪里度假了。向窗外望去,楼顶和树丛都被绕上了无比风骚的彩灯。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圣诞吧。

在这个节或者那个节,总会感到小小的不同。所以祝你有好胃口,你知道的,每个好孩子都有糖吃。

22
Dec 05

冬至

沒有了 | | Shout (0)

「斗指戊,斯時陰氣始至明,陽氣之至,日行南至。」

21
Dec 05
19
Dec 05

我在听

我听过 | | Shout (0)

Julia同学,4AD同学,白热(同学),小鼓同学,Patti同学,你们都在做什么?我在听David Sylvian前个月出版的新唱片”Snow Borne Sorrow”,以Nine Horses的名义发行的作品。

顺便又听了他2003年的”Blemish”,我有CD,坐在地上听。很多简约和碎裂的效果,他说:我没注意我的走神/我看见自己的童年/一个便士买到的秘密/而灰色天空之上/总有阳光/我会找到/我会。 突然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后突然我又知道了一切。

我的夜晚总是很长,再次睁眼时我会平静地开始工作。我多么希望我有David Sylvian一般冥想的状态。我要冬眠。

17
Dec 05

死期以前

我发呆, 我念书 | | Shout (0)

考完,挂掉,生活就这么简单。有人回家了,有人度假了,而我在圣诞前有一个deadline。deadline的中文直译是死期吧?死期以前,我有话要说。

因为我又开始想象自由度很小的生活,比如久违的图书馆和认真深刻地思考一些问题。因为我把这学期的课程上得很猥琐,一事无成。当然我的生活有了不一样的色彩,我看我爱看的书,做我爱做的事,有时我的英语变得很流利,同时我希望自己现在的工作会是个好的科研开端。只是我还不习惯。所以下次会更好。

这两天学校该撤空了。每天晚上我都看到路边的草坪有圣诞的闪光。彩灯,安静的木头小鹿还有圣诞树。在这些寒冷的夜晚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我骄傲地站在此刻,藐视我的过去和未来。

08
Dec 05
08
Dec 05

尼泊尔:革命之内

我发呆 | | Shout (0)

最近一期国家地理的特别报道。毛派游击队们也开始得到主流的关注了。可国家地理上的那些照片,我怎么越看越像风光旅游宣传照呢?

为赤贫的人民争取正义!我的傻乎乎的观点又要被《工人先锋》的托派同志们批评啦。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