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Oct 06

我真的要开始锻炼身体了

剩下的 | | Shout (0)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很没信心,但又觉得必须这么做。以前有过无数个开端,从来没有坚持住。往往把结果幻想得太好,这是我能够开始的原因,也是我无法坚持的原因。

再次做一个经常下决心的人。

25
Oct 06

我听过我写过 (6) 梦之重构

样板戏 | | Shout (0)

【人】Robin Guthrie & Harold Budd
【物】Mysterious Skin Soundtrack
【时间】2005年5月24日
【发行】Commotion Records
【我有】CD
【记号】CR008

这个电影原声不知听过多少遍了。第一首Neil’s Theme的吉他延时一响起,我就立即陷入一种安静、恍惚的状态。如果梦境真的可以被重建,那么Robin Guthrie的delay效果和Harold Budd的键盘一定必不可少。这种轻浅、舒展和迷幻的氛围就像电影里主人公少年时在寒夜中轻轻吐出的雾气,以及雪花静静飘落时天幕中微蓝的光。你有过这种体验吗?小时候走夜路,总觉得四周有微微的光和小小的声响,有时是嗡嗡嗡的,有时好像又变成一个很美很柔软的旋律。而这个唱片就抓住了寒夜中所有轻微的移动和它们发出的细小的声响,比如一片雪花的飘落,一个伫立的背影,或者一道目光。然后把他们抽离出来,变成一些动人的和弦和延时效果,还有Harold Budd拿手的环境音乐布局,稀疏的键盘的长音和很简单的节奏。生活里很难真的出现那么多梦幻时刻,所以当这两位大师建立起这般美妙的幻象时,我是多么地沉醉其中。

25
Oct 06

Tramps

这些人 | | Shout (0)

那天是10月12日,就是我看完mojave 3演出以后在UIC通宵的那个凌晨。大厅里只有我一个人。大概是4点多的时候,来了三个小孩,十几岁的样子,穿着不算破旧,但有些古怪。似乎是学生,可又觉得不是,学生应该不会随身带灰色的睡袋,衣服上也不会有金属链条。他们看上去有些兴奋,在圆型大厅的走道上转了一圈。女孩带着帽子,两个男孩子表情很生动。对了,其中一个还戴着眼镜。

后来,他们在垃圾箱里翻出被人丢弃的饭盒来。他们兴高采烈地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吃了起来。他们大声谈论着什么,很开心,笑着,翻捡着剩饭和剩菜。我突然想把我书包里的几个苹果给他们。或许还能和他们聊聊呢?当然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我的位子上,戴着耳机,都不多看他们一眼。

巡逻的校警来了,先是两个,后来又来了两个。请把学生证拿出来,他们说。三个小孩有些紧张,大点的那个男孩开始辩解,说他们是学生。他把背包里的东西掏出来给警察看。他掏出一些皱巴巴的纸,说,你看,笔记本,一本书,笔,typical student stuff。后来是搜身。单独谈话。最后,几个小孩把饭盒又盖上,放回了垃圾箱。他们被赶出了大厅,迅速消失在夜色里。警察们在讨论是哪一扇门的电子锁出了问题。

我没法继续写作业了,我好像牢牢记住了那些生动的表情和欢快的语调。后来他们去了哪儿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21
Oct 06

我听过我写过 (5) 民谣般的心

样板戏 | | Shout (0)

【人】Ida
【物】The Braille Night
【时间】2001年6月5日
【发行】Tiger Style
【我有】CD
【记号】TS-012 CD

我不知道他们是叫艾达还是伊达,反正两个名字都很顺口。很久以前听过,但没记住。这次是偶然翻出Heart Like A River,然后顺便把前面的也补了课。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做给小孩子的唱片叫I’m Your Little Flower,都是写给小孩子的“摇滚”,很cute。这张The Braille Night和他们以前的有些不同,做了大量的吉他效果,加了提琴,歌曲也是有声有色。当然最近的那张《河流般的心》更加生动些,但这张唱片已经开了个小小的好头。不知道为什么媒体都觉得是他们在这之前的那张沉闷寡淡得不得了的唱片最有价值。难道美国人不常见识这种闷到想死的东西?应该是吧。老美总是和全世界人民唱反调。

前段时间在Amazon上面察看各种乐队的唱片销量排名,Ida应该属于不很红和很不红之间的无数乐队之一。Amazon上能卖他们说明大家还知道他们;卖到7、8万的排名,说明不红。他们来自纽约,尽管纽约大多数乐队不走这种民谣路线。他们还来过我们本地的一个音乐节,当时我没去。现在听他们的唱片,不经意地听到很多舒服的和声、歌词和有意思的效果。突然在三个音符里听出一个世界,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21
Oct 06

// to do:

剩下的 | | Shout (0)

我是25岁的苍老的小天天。

我要买手表,我要买唱片,我要锻炼身体,我要买车,我要冬天回家,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18
Oct 06

琼瑶阿姨的革命小曲

我听过 | | Shout (1)

我一直觉得这首歌挺特别的,快赶上革命歌曲了。现在似乎不可能有人写这样的词,谱这样的曲,交给这样的人唱。今天我发现,这词竟然是我们琼瑶阿姨写的…无语。

秋瑾

曲:苏来 词:琼瑶 唱:蔡琴

黑暗的深闺 你点亮一盏明灯
萧瑟的秋天 你带来满园生机
风雨鸡鸣 又看你那舞剑身影
大声疾呼 堂堂中国岂能为奴
柔弱的肩 怎能挑中华重担
苟且的心 怎能使中华振奋

秋瑾 ! 秋瑾 !
几番回首京华望
一身肝胆男儿心

沉睡的时代 你敲响一记晨钟
无知的人们 你殷勤春风化雨
六月六日 你昂然走向黎明
古轩亭口 声声惊雷唤醒中国
坚决奋斗 一心为中华奔走
努力不懈 立志为中华流汗

秋瑾 ! 秋瑾 !
残菊犹能傲霜雪
碧血英烈照汗青
残菊犹能傲霜雪
碧血英烈照汗青

15
Oct 06

等待结束了,演出结束了

我念书 | | Shout (1)

等待结束了。在13日星期五我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于是我的等待结束了。演出也结束了。演出在星期三的晚上就结束了,我要来写一写。

08
Oct 06

我听过我写过 (4) 生活的旁边

样板戏 | | Shout (0)

【人】Mark Kozelek
【物】What’s Next to the Moon
【时间】2001年1月10日
【发行】Badman Recording Co.
【我有】CD
【记号】BRCD-990

刚去听了他的演出,出来竟然买了这张唱片。去年秋天从家到学校的那段路,经常是在这张唱片的伴随下走过的。树叶铺满地,我跨过一些小水坑,穿几条马路,阴天里远远望见雄伟的Siebel大楼,可耳机里面唱的是,我不要做律师或者医生,我要做个摇滚歌手,我要做个摇滚歌手。

当然我是没戏了。他有第一把吉他的时候我大概刚出生,不过不是在他那个俄亥俄的小镇;他在苦闷的高中时,我戴着三道杠神气地举着红旗参加学校集会;他组乐队时我也许在上数学培训班。他在旧金山开始走红,我在闷热的暑假里坐在地上一遍遍听他的Mistress。后来他变成了一个木讷、开始发胖的中年人,而我来了美国,变成了一个研究生。

这他妈的就是生活。唱片里Mark翻唱了10首AC/DC,调子都已经是面目全非,吉他加人声,一路唱到底,冷清极了。有时他真的触到了我的心底。比如这个唱片,比如我看的这个现场表演,他在灯光下闭着眼睛唱歌,浓重的鼻音,只有吉他闪闪发光。

08
Oct 06

继续等待

我念书 | | Shout (1)

周五和周六过得很放松。我仍然不知道结果,继续等待。大概在等待礼拜一吧。这两天要做的事情是补作业和拉下的课。接着赶作业,星期三之前做完,打印出来交给别人,然后踏上北上芝加哥的路,看我的Mojave 3。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秋天最后的一场演出。之后,期中考试和硕士论文。我的生活简直莫名其妙。

天亮以后就是星期天。紧握自己的手,每天都要过得有意思。

06
Oct 06

等待

观音记 | | Shout (1)

昨天去了Mark Kozelek的演出。彻夜聊天,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我看见巨大的月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关于演出,我不知道还要不要写,似乎并没有颇多感触。见到了4AD和他的夫人,还有他们的朋友。发现了通宵餐馆,还有来回的地铁路线。芝加哥的夜晚还是很美的,明明灭灭的写字楼和空无一人的街道是我最喜欢的景致。

今天我在等待。也许是时候了。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