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an 11

最近

剩下的 | | Shouts (3)

有点想念香槟,天寒地冻的冬天有种受虐的快感。还有点紧张,老板要我增加productivity。看来要振奋一下不能玩过头。被差评怎么办?被开除怎么办?你们谁包养我?

认真回忆了一段初一暑假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春节将至要给外婆写信,不能忘记。另有两三个隐晦的小故事想讲,他们在脑子里时隐时现好久了,总没心情下笔。

最近还想念一个刚癌症去世的研究生。以前我跟他的办公室是一层楼。2007年我们图形组从那间实验室搬出来,他们组搬进去。有时会在电梯里碰见他,光头,拄个拐杖。

死亡总是最严肃的。

23
Jan 11

黑胶收藏

我听过, 我花钱 | | Shout (0)

在豆瓣上搞了一个豆列,专门整理我的黑胶收藏(在discogs上也有清单)。下为引言。

去年夏天我毕业搬去西雅图。生活有点重新开始的味道,在贝尔维尤市中心租了公寓,南向的客厅终日面对着雷尼尔雪山。

在吭哧吭哧组装沙发写字台的同时,学生时代苦于囊中羞涩而目不斜视的宝物也一点一点搬进家中。我的新耳机,新耳放,以及这架松下 Technics SL-1200 MK5 唱台,突然间都大鸣大放,一派要“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的风雅架势。

而购得 Technics 唱机不出半月,松下便宣布 Technics 唱机于去年十一月全线停产。这款曾风行数十年的业界基准台至此成为历史。逝去的时光永远如幻象般美好,Technics 的停产引得无数念旧的 DJ 和音乐爱好者唏嘘不已。而我却心生欢喜,升值啦,升值啦,真是有缘人哪。

黑胶的时代早已结束,而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探索这座多雨的城市,周末于西雅图街头巷陌的唱片行东翻西寻,那些不期而遇的二手黑胶碟总令我怦然心动。牵着它们回家,细细为它们擦拭干净,换上新外套。最后看它们在我银光闪闪的唱台上一圈圈旋转起来,音乐便翩然而至,心想它们和这时代又有什么关系呢,它们都将永生。

06
Jan 11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6): Silver Platters

我去过 | | Shouts (4)

元旦西雅图又转一圈。乘550到大学街,在 Showbox 购买 Ani Difranco 和 Mogwai 的演出票。遂继续北上至安妮皇后区的唱片行 Silver Platters。周一下午的街道行者寥寥,老树昏鸦地很落寞。唱片行大得像图书馆。二手区乏善可陈,最后找到几张正在打折的再版180克黑胶碟。店员大叔给了打折卡,见我的名字就说自己小时候在台湾呆过几年,顺便秀了几句中文。

出门已近黄昏。百无聊赖中决定移师老巢,Capitol Hill。坐车行至酒馆 Chop Suey,买 Acid Mother Temple 三月的演出票。在 Neumos 买 Yann Tierson 和 Sebadoh 的演出票。酒保手臂上刻着中文“乐在其中”,有点窘。接着在 Everyday Music 发现 Sun Kil Moon 的限量版透明黑胶碟,一举拿下,期待升值。饥肠辘辘地钻进隔壁 Molly Moons 冰淇淋作坊,要了份姜味冰淇淋加猕猴桃。好吃得很。七点左右路过至爱的唱片行 Wall of Sound,溜进去聊了两句,办打折卡。顺便在松树街口的餐馆解决了晚饭。想坐车回家,但 Sonic Boom 唱片行的霓虹招牌近在眼前,怎么忍心不进去。新年竟然还全场八折,罪过啊。

最后的结局又是拎着两大袋唱片满意而归。金钱神马的又一次成了浮云。

02
Jan 11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