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un 09

通宵

剩下的, 我发呆, 这些人 | | Shouts (5)

去了趟芝加哥。飓风警报的时候正在路上,平原上的闪电非常壮观。到的时候就风平浪静了,第一次坐绿线和粉红线的地铁。演出在一个深处芝加哥腹地的酒吧,叫bottom lounge。半夜跑出来,发现原本晚上藏身的UIC窝点被捣毁了。借着诺拉小姐无私奉献的UIC网络权限,我得以在狂风里捧着电脑找24小时餐馆。辛苦地转了两次地铁才到,到的时候真的饿了。进去才发现,golden nuggets,不是我跟王老板和小赵他们三年前彻夜聊天的地方嘛。看上去阔绰了很多,雇了好些西裔服务员,菜单也全彩塑封了。当年的服务员还正宗是家庭产业的大妈大婶,大堂也暗沉沉的。那时王老板还被叫做老王,而小赵还被叫做赵老板,我们都觉得它的那个本楼浓汤很好喝。

点了跟三年前一样的鸡排套餐,又想了想,跟笑眯眯的英语比我好的西裔姐姐说还是换成鱼吧。我咬一口鱼喝一口蘑菇奶油汤,心想三年间我都做了些啥呢。三年前我每次来芝加哥总是很激动,意气风发地从灰狗车站步行五六英里到林肯公园,傍晚在密西根湖边看看书看看落日,神经兮兮地跟两只水鸟说话。

我越吃越慢,不知道这个晚上怎么消磨。又要了个冰淇淋,摸出一本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汉》看起来。凯鲁亚克把这本书献给寒山子,一位遁入空门的唐代隐士。看了几页,主人公刚上路,从洛杉矶偷扒货运火车到了圣塔芭芭拉,在海滩上烤鱼和豆子罐头,对着晚星和潮水思考人生。我觉得这种生活对我是个带着笑意和诘问的隐喻,但又想不确切。只好埋头吃冰淇淋。

吃饱喝足的时候已是五点,天光大亮。我没想到自己会跑到这个老餐馆来做我的三年总结,想起很多有趣的情形,一个人在街上哈哈笑出声来。街上没人也没车,公寓的窗帘都没拉开,有只灰猫贴着窗玻璃在打哈欠。而天色就这么白白地亮着,街心公园的繁花就这么白白地开着,夏天的清晨是多么浪费啊。


5 shouts back to “通宵”

  1. Cheng Says:

    鸡换成鱼暗喻减肥的决心?

  2. a.k.a. Tiantian Says:

    是啊,最近胖的很。

  3. Ying Says:

    you alone?

  4. 萝卜 Says:

    惊现诺拉小姐……哼哼

  5. lingjia Says:

    飘过。。。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