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 12

920

剩下的 | | Shouts (3)

中午买了新手机,下午从修车铺取回容光焕发的车,晚上在体育馆看Leonard Cohen的演出。要不是临睡前晚节不保跟K吵了几句,这该是很好的一天了。

22
Jun 11

睡前

沒有了 | | Shouts (6)

突然想到一组获奖照片,是一名摄影记者用十八年时间对一个流浪女人生命历程的跟踪记录。很震撼的摄影作品,但忘了得的是什么奖项,也忘了这组照片的名字,更记不起记者和那个女人叫什么。唯一的线索是流浪女人最后在阿拉斯加死于艾滋病。

决定试一下谷歌和必应。我用了关键字photography prize died alaska aids。结果Google失败,但亲爱的Bing竟然在第一页就给出了答案!真想冲回办公室研究一下哪个信号哪个特征值那么给力。

但Google还是强大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我在Bing点击过相关链接以后再次试用Google,伊立刻把该链接boost到了第二页第一项。用户数据真是重要。

最后,这组作品叫The Julie Project。摄影记者是Darcy Padilla 。请点击。

09
Apr 11

headphone swap

剩下的 | | Shouts (5)

最近和几个同事换耳机:每周六找个餐馆,坐下来吃饭聊天,顺时针方向交换耳机,然后各自试听一礼拜。四人刚好贡献了四大动圈耳机品牌的代表作品:森记的Sennheiser HD650,拜亚动力Beyerdynamic DT990,爱科技AKG K701(本人贡献)和歌德Grado RS2。前三款是欧派的经典老牌铁三角,森记和拜亚动力我心向往之,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试听。另一副歌德RS2也是,比我自己的325i更高端,很想听听区别在哪。所以我参加本次交换试听活动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大大地深入人心。

上周我交换到的是拜亚动力。交换的时候我们还在餐馆偶遇鲍尔默同志,拎着一袋taco状的快餐施施然晃过我们,朝他的红色林肯车走去。赶忙掏出iphone想拍个《鲍尔默同志在墨西哥餐馆》,立刻被同事警告说小心他回马枪砸碎你的iphone,让你换windows phone。赶紧藏好iphone,目送鲍尔默远去。

本周在Bellevue Way一披萨饼店接头。我想换个森记的耳机。

11
Feb 11

Hoho,时刻准备扔掉iPhone

剩下的 | | Shouts (2)

Nokia + WP7,梦幻组合啊。只是两个公司都是研发水准一流,市场营销不在行。其中某公司的PR更是一场噩梦。作秀这种事情,还是要跟水果和G多学学。

赶紧开工吧,终于有扔掉iPhone的机会了。

09
Feb 11

The WP7 way

剩下的 | | Shouts (2)

在水果机上配了wp7界面主题,性感一下。

想换windows phone 7,但三星的工业设计太雷人。且AT&T包身中,麻烦多。水果的工业设计配上WP7的操作系统品质,这样才有点味道。

08
Nov 10

再見黑板報

沒有了 | | Shouts (5)

作为一个曾经开创即时通和网络日志结合之先河,可最后竟然连网络日志都难以为继的公司的员工,我决定不再使用另一公司的日志服务而涨他人志气。好吧说实话,我其实是需要 wordpress 那样有完全自由度和控制权的日志服务,所以决定停办黑板报,申请自己的网页,并从日志开始。

05年从MSN Space到07年换成blogger到现在,差不多5年了。从初至美国到毕业工作,有点平淡。而翻看自己以前的日志总给我带来一点欢乐。哦我当时说话是这个语气,哦我原来很土,哦我曾经有这种想法,诸如此类。不破不立,换了新软件和服务器总要下点决心立个志向。希望这里是我的福地。

至于黑板报,立存此照。

另:作为一个拥有获年度工业设计大奖的造型惊艳的硬件播放器,可竟然不知如何定位、销售和利用的公司的员工,我决定不再使用另一公司的iTunes 软件而涨他人志气。好吧说实话,iTunes 的确是史上最烂的软件之一,又慢又占资源又buggy。使用这种软件让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我受够了。改用foobar2000同步音乐,用越狱后的Scrobbl 插件向Last.FM实时发送我的播放记录。由于本段落第一个从句的原因,本人仍在使用另一公司的手机。我想等到Zune HD和WP7结合的那一天,但据说毫无希望。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