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ug 09

哥坐的不是火车,是寂寞

我发呆 | | Shouts (7)

今天在研究全美客运铁路交通系统,发现大陆上的四十八州只有 South Dakota 没有铁路线,甚至连 thruway service也没有。上谷歌打入dak,联想词里没有dakota。打south da,联想词里连南达富尔都出现了还是没有南达科他。

连谷歌都联想不到的州,真的很。。。寂寞啊。

14
Oct 07

夜晚有火车经过

隐现的世界 | | Shout (1)

X的寓所附近有条铁轨。在回家路上他突然想去看火车经过。这也许能证实每天晚上汽笛声的真实存在性。于是X沿着向北的那条路走去。他稍有些惊慌,因为大家都认为城市的北面不安全,尤其在晚间。他没有碰见任何人。X在铁轨边的第二盏路灯前停下来。他喘了口气,四下张望着坐下来。夜晚很安静,空气有些潮湿。生锈的铁轨并没有在路灯下闪耀出金属的光泽。X给每根他看得见的枕木取名字。它们大多都腐烂了。

不知过了多久,X终于听见了尖利的汽笛声。又不知过了多久,火车费力地摇晃着从他的面前经过。X面无表情地辨认着集装箱上的涂鸦。火车经过以后,世界恢复了安静。X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凉意。他站起身,朝火车行进的相反方向走去。

04
Jun 05

前方到达杭州站

我去过, 这些人 | | Shout (0)

喜欢火车主要是可以看到整齐且飞速消失的景物。当然在这趟开往重庆方向的列车上还能碰上新闻联播,刀郎的歌,袜子和陀螺推销员,买了站票的民工和他们巨大的蛇皮袋。所以火车就是移动的火车站,除了窗外不停移动的世界,它们别无二致。

上车以前把 L 和 R 强拉到火车站陪我聊天,理由是好久不见。R 要去参加意大利冬奥会志愿者的面试,剩下我跟 L 在这个闷热的下午互相诉苦。L 的焦点是出国,投行的工作,理想以及他变态的政经老师,我显然更关心我那早已没了方向的梦想和妈妈对我个人生活的旁敲侧击。最后无语,各自决心找北京的 C 聊天以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顺便听听北大的活色生香。

我们的列车在原野奔驰。列车员说,前方到达杭州站。暮色里看见车窗上自己的影子,很古怪。回家啦。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