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an 11

最近

剩下的 | | Shouts (3)

有点想念香槟,天寒地冻的冬天有种受虐的快感。还有点紧张,老板要我增加productivity。看来要振奋一下不能玩过头。被差评怎么办?被开除怎么办?你们谁包养我?

认真回忆了一段初一暑假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春节将至要给外婆写信,不能忘记。另有两三个隐晦的小故事想讲,他们在脑子里时隐时现好久了,总没心情下笔。

最近还想念一个刚癌症去世的研究生。以前我跟他的办公室是一层楼。2007年我们图形组从那间实验室搬出来,他们组搬进去。有时会在电梯里碰见他,光头,拄个拐杖。

死亡总是最严肃的。

23
May 10

夏天来咯

剩下的 | | Shout (1)

Shutter Island,一个劲吃爆米花。很不错的电影,迪卡普里奥也演得好。午夜散场从电影院跑出来,心里还唧唧歪歪地盘算迪卡普里奥最后有没有前脑叶白质切除,抬头发现市中心竟然热闹得匪夷所思。看来我不该老说香槟的坏话,人家还是很欢乐一地方。
11
Mar 10

1940年的城市

我去过 | | Shout (1)

显然比现在繁华。


香槟市中心:Neil, Main和Church的四岔路口。


Neil和Walnut的三岔路口。

图上的建筑都还在。有兴趣的同志们可以去downtown比对一下。

29
Jan 10

周四晚上

观音记 | | Shouts (2)

【时间】2010年1月28日晚7点半
【地点】Krannert Art Center, Urbana, IL
【人物】Kronos Quartet & 吴蛮

这是我第二次看Kronos Quartet的演出(上次是在08年四月),吴蛮则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合作演出的是谭盾的《鬼戏》和去年新作《中国之家》。《鬼戏》算是谭盾打入西方现代音乐的重要作品之一,所以充满了所有华人艺术家走出国门时必备的深奥、抽象、故弄玄虚和……无聊。尽管知道是装神弄鬼,但毕竟首次看他作品的现场演出嘛,前卫艺术嘛,就算开眼。谭盾大致想表达的概念——用演出手册上的话来说——就是——以四重奏和琵琶表现的——在水、石、金、纸这四个象限里的——一次巴赫、和尚、莎士比亚和小白菜的——跨越时空的对话。谭盾你就装吧。Kronos Quartet和吴蛮倒是深得要领,类似行为艺术的表演让台下为数众多的大伯大妈不时地面面相觑。只有在他们老老实实拉琴和弹琴的时候,气氛才那么舒展一点点。

第二部作品《中国之家》就好多了,趣味十足。总共四部分:回归,上海,东方红和中国制造,分别讲述宗教传统、毛化前的旧上海、毛化后的中国和邓化后的中国。前三部都是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曲目,重新编了四重奏和琵琶的曲。吴蛮姐姐其实很PP,扮歌女也扮得很PP,唱个《何日君再来》,嗓音竟然还是白光型的。最后一部分“中国制造”,吴蛮首次用了定做的电琵琶,像电吉他那样弹,并且弹出Black Sabbath的味道,非常凶猛。弹的时候舞台上突然放出一百多个中国产电动玩具,叽叽咕咕满地乱跑。

演出结束有座谈会,俺提了俩问题。散场后继续骚扰吴蛮姐姐,问她有没有想过做一部关于杭州的作品。她说在考虑。再讲了讲听她琵琶的感受。她笑笑。最后说要去听她的个人演出。她又笑笑,说谢谢,谢谢。

来美国后看的第50场演出。是为记。

P.S. Kronos Quartet最知名的可能是为电影《Requiem for a Dream》演奏的配乐。有兴趣的同志们看这里。

25
Oct 09

黄光

剩下的 | | Shout (0)

周末的天气很好,光线经过秋叶的折射都变成了金色。下午沿铁路散步去超市。边听Clientele的Bonfires on the Heath,他唱 late October sunlight in the wood 的时候我恰好经过树丛和剧院。它们都散发出细腻的金黄色光泽。不知多久没遇见如此温柔的秋季了。或许从来没有过。
28
Sep 09

Pygmalion音乐节

观音记 | | Shouts (4)

【时间】2009年9月16 – 19日
【地点】Champaign-Urbana
【事件】第五届Pygmalion音乐节

每年九月镇上都会有个独立音乐节。音乐节名叫 Pygmalion,缘于Slowdive 最后一张唱片的名字。由于几年来总是错过,今年我早早买了通票,音乐节一开始便昼伏夜出地准备一探究竟。和在公园、农场举办的周末大型音乐节不同,Pygmalion 音乐节是分布式的,近百个乐队分几天在多个场地同时演出。几天里我戴着黑色腕带通行证,跑遍了酒馆、剧场、俱乐部、唱片行、教堂和仓库。生活悠闲到这个份上,自己都大吃一惊。

第一天晚上没什么路线可以设计,抓起节目单直冲 Canopy Club。Canopy Club 是镇上有专业演出场地的少数俱乐部之一,演出的重头是镇上著名独立厂牌 Polyvinyl 旗下的三支乐队:Headlights,Japandroids 和 Owen。我到的时候垫场乐队已经在俱乐部的外间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我拿了杯酒溜到内间转悠,看他们搬器械调音,顺便占了个好位置。等到 Owen上场,整个内间已人满为患。Polyvinyl 签的乐队占领的仍然是年轻人市场,高中生、小本这些还不到喝酒年龄的teenagers 才是观众的主流。Owen 的音乐好听、放松,大概还看不出什么,等后面Japandroids 那般的车库摇滚上场就见露端倪了。中学生们在一吉他一鼓的疯狂嘶吼中跳跃翻滚,活生生将我等手里还端着酒的大叔们逼退到场边面面相觑。压轴的是 Headlights,香槟本地乐团,音乐很亲切人也很亲切,邀请大家上台跳舞。中学生们就呼啦都上去了,黑压压一片。一点多的时候里间的Headlights 演完,外间的DJ 们便开始打碟。从热闹的俱乐部里抽身而退,感觉好极了。

第二天我很懒,拖拖拉拉到10点多才出门,没什么想法便又去了Canopy Club。比昨天人更多,连正门都费了半天劲才挤进去。径直上二楼阳台,找个位置远远观赏。在楼上将整个舞台和主场尽收眼底也是个不错的角度。台上是一个器乐后摇滚乐队,音乐中气十足,事后李同学告诉我是 Maserati。后来有点困,也没等到压轴的 Lucero上场我就悄悄撤退了。

第三天才用得上线性规划来设计路线,因为每个场地都有精彩的演出。不过我的路线是trivial case,六点在Channing-Murray教堂,十点半转战香槟市中心的酒馆Cowboy Monkey。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教堂都是很好的演出场地。这次也没失望,Channing-Murray 是个很小的教堂,灯光昏暗,微风从侧门阵阵吹来,门外甚至还有一棵绿树。演出的乐队也都不慌不忙,原声吉他、风琴、铃鼓,每个细节都能心平气和地体会。在压轴的Low上场以前,一个名叫Good Night & Good Morning的乐队给了我惊喜。他们正如一声晚安或早安的宁静安稳,偶尔的采样和演唱,简单的和弦经过混响效果器,或者提琴弓摩擦木琴的氤氤氲氲,伴随此刻天色向晚,光影交叠,美不胜收。在Good Night & Good Morning的绕梁余音里Low终于上场,他们的现场演出我以前看过,但这次看得更真切:闭着眼唱歌的吉他手、表情丰富的年轻贝司手和总嘟着嘴打鼓的鼓手。他们谢幕以后我便奔向市中心。周五十点半,夜色温柔,街道两边开满了鲜花。市中心的Cowboy Monkey里人不算多,猩红的舞台上音响强劲。我坐在吧台边上一杯接一杯喝啤酒,听歌,看美女在过道走来走去。喝酒的时候想起小赵,要是小赵在,一起喝酒一起听歌,笑到前仰后合,多好。凌晨两点半,还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回了家,倒头便睡。

最后一天是周六,天气很好。下午有Parasol Records旗下乐队的不插电演出,每个乐队45分钟,地点就在公司仓库。仓库离我的公寓一个街区,窗明几净,红色的砖墙上满是爬山虎。Parasol Records是镇上另一个独立音乐厂牌,名气没有Polyvinyl 大,但他们的网上零售做得不错,所以有个大仓库,平常我也时不时去他们的仓库逛逛,挑张唱片聊个天。下午三点跑去听了两个演出,New Ruins和The Horse’s Ha。来的观众不多,在仓库里三三两两地交谈或挑选唱片,音乐响起的时候大家便席地而坐。一曲唱毕,乐队嬉闹着调音、说笑,很是放松。仓库的音响效果出奇地好,也许是仓库的高度和层层的唱片架无意形成了录音室的结构。The Horse’s Ha的鼓刷和低音提琴是暖洋洋的,听到尽兴。清清爽爽的音乐就着薯片和漏进来的阳光被我一一吃进肚里。

音乐节的最后一夜照例是Krannert Center里的大牌演出,队伍长到绕几圈还出了大厅。今年请的是Iron & Wine和The Books。我是冲着The Books去的,并不清楚Iron & Wine才是大腕。The Books是音乐/多媒体艺术家,运用大量的录像材料,演奏随机/极简的音乐。现场感觉颇有点Steve Reich近几年的派头,多媒体装置非常有意思,音乐也没那么随机,而是紧紧跟随影像的切换,严丝合缝。直到The Books之后Iron & Wine 上场,我才知道他在美国有多红。一个人一把琴,竟然也能很生动。他的唱片我其实早没了印象,但现场却是跌宕起伏,声情并茂,毫不单调或枯燥。这可能就是一个优秀的唱作人和民谣歌手的气质吧。出剧场买了The Books的DVD 和T恤,大厅里已经有新的乐队在演出。走走停停地看了一会儿就出了Krannert Center。站在巨大的台阶前,九月的晚风那么凉爽,似乎还能隐隐地听见两个街区外的Canopy Club和Red Herring 有乐队在演出。而此时此刻这世上又有多少音乐在被尽情地演奏啊。这么想着,我的生活好像又美妙起来。

22
Sep 09

蚜虫迁徙

剩下的 | | Shout (0)

上学路上到处飞舞着一种细小的昆虫,搞得满身满脸全是。下午看报说这是大豆蚜虫,目前全校、全县、甚至全东伊利诺伊的空气里都充满了此虫。它们在夏末要从大豆田迁徙到树上产卵过冬,整个迁徙过程大概要好几周。比较奇怪的是前几年都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我找了一份比较详细的问答,但也不清楚今年突然蚜虫大增的原因。

这种蚜虫只爱大豆和一种叫buckthorn的树,十几年前从亚洲移民来米国,作风强悍,没有天敌。

22
Aug 08

有人来看我

剩下的, 这些人 | | Shouts (2)

小赵在开始工作前的这周很忙很累,有饭局,有酒局,有旅行,旅行当中还专门抽空坐火车来看我。傍晚的火车站里旅客鱼贯而入,小赵进来的时候困顿不堪地朝我笑。灰色的衣服和围巾很配暗沉的脸色。

我们在空荡荡的餐馆里吃了饭。我说你不行了那么暗沉,她说是啊天天喝酒咯。话题都是老的,谁也说不出什么新意。接着参观我们的学校。我做地陪永远是一个路线,工程图书馆,Alta Mater 塑像,数学系钟楼,主草坪,玉米地。小赵最喜欢数学系钟楼,说很有腔调。主草坪拥挤地像个夜市,来来往往都是兴高采烈的本科小鬼。我咬牙切齿地说都是九零后嘞,小赵就幽怨地感叹青春小鸟~一去~不回还~唉!

买了酒回家喝。两瓶过后想想还是要出去,于是就在 Urbana 市中心随便找了酒馆。在大叔大妈的簇拥下我们终于又有了青春小鸟回来了的感觉。可惜小赵状态不佳,不出一杯就困了。出来的时候又很开心地说,刚才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被大叔搭讪了呢。青春小鸟又回来一次。

然后我们就坐在 Civic Center 的后门吃樱桃。午夜安静得让人不知所措,连点醉意也没,只好回家继续喝。五点半,我拉着死人一样的小赵去了车站。小赵准备在北上的巴士里继续睡觉,以便醒来后继续她的芝加哥一日游,顺便和她八年未见的同学聚会。送走小赵,我感到有点困。路灯熄掉了,天渐渐亮起来,空气里有了咖啡的气味。

07
Aug 08

立秋

剩下的 | | Shout (1)

每天傍晚都能看见大雁飞过。这是我最喜欢的景色之一。

常去肯德基吃饭。有个服务员叫 April,她认识我。每次见我都问,还是土豆泥和沙拉的脆皮二号套餐?我说是啊是啊。瞧我猜得多准,April 笑呵呵地去准备了。我的生活简单得不用猜。它就是土豆泥和沙拉的脆皮二号套餐。

今天去邮局寄信,回来的路上两个骑自行车的小孩问我去 Urbana市中心怎么走。我说这里就是啊。什么?这里?看着他们失望的表情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几年前大概我也是这样的。会失望,会开心,会有新的发现,无论如何,他们的生活即将展开。

04
Aug 08

礼拜一用来八卦和下决心

剩下的, 我花钱 | | Shouts (4)

最近懒惰,磨洋工。发生了一些不顺利的事,有预料之中,也有预料之外。想想还是要振作点,不能再散漫下去,毕竟自己的生活需要自己争取。

今天看国际新闻,索尔尼仁琴逝世。纽约时报的新闻留言板里有人说他是俄罗斯的良心。然后白热又跟我说他晚年是普京控。哦。其实我也是民族主义者呢,目前。

今天看国内新闻,某宝上篮秀球技。他再次告诉我什么是表演控。

今天听到小道消息,某鹤被双规。所以,我的大学毕业证书上印着的将是一个囚犯的的签名盖章,这个变化让我浮想联翩。(消息未证实,对于乱传者,我很无赖地表示概不负责。)

还有些小趣事。一天等车的时候仔细研究了一只蚂蚁的爬行路线和一段树枝的内部结构。另一天等车的时候摘了很多桑椹吃,手指都染成紫色。前天去大学街北面的餐馆吃饭,路经一片小树林和草地,看见一只鼹鼠在吃树上掉下来的苹果。它看到我以后就挪着肥胖的身躯钻进洞里去了。

还有一个小悲凉,看到 p4k 对芝加哥 Lollapalooza 音乐节的报道,其中提到了我曾经的最爱 Love & Rockets,大意是他们上场时基本无人理睬,场中只有先来占座的九寸钉拥趸,反应冷淡。一派过气的辛酸。看到这里有点小悲凉。时代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他们也不再属于这个时代。但要是我在音乐节,估计记者就能听见有人大喊大叫了。

最后报告买的部分演出票。作为宅男我消耗少乐趣也少,看演出算是很有限的乐趣之一。这样秋季活动就比较频繁了,除此之外我会很忙。希望我不再浪费时间,我还是愿意能够健康、高效和自由地生活。

08/16/2008, Ida@Schubas Tavern, Chicago
09/08/2008, Tricky@House of Blues, Chicago
09/20/2008, Yo La Tengo@Tryon Festival Theatre, Urbana
09/26/2008, Mogwai@Congress Theatre, Chicago
09/27/2008, My Bloody Valentine@The Aragon Ballroom, Chicago
09/29/2008, 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Riviera Theater, Chicago
10/19/2008, Broken Social Scene@Foellinger Auditorium, Urbana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