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 07

凋逝的冬天

我听过, 我花钱 | | Shouts (2)

我的第一张七寸黑胶碟于上周四顺利抵达公寓。同时到达的还有一张8厘米CD细碟。

凋逝的冬天 (The Declining Winter) 是 Hood 成员 Richard Adams 的个人项目。唱片限量200张,由 Misplaced Music 和 Norman Records 负责发行。R Adams想把它做成环保型的唱片,于是用唱片公司用剩下的海报纸做唱片内页,动员朋友提供照片作为唱片封面,自己动手包装贴标签。因为压片的材料聚二乙烯没法“环保”,他种了一棵树以表心意。跟B提起这个EP,B觉得这无聊透了,遂将其视作行为艺术。

由于第一次接触vinyl 7″,80mm cd和限量EP,遂扫描纪念。

看得出来他们真想环保的。邮寄用了硬纸板。

唱片限量200张,每张的封面都不一样,也就是说他用了自己和朋友的200张照片,然后一一手工贴上去。我的编号是85/200。

唱片封底。估计用了打字机?

盘面之a。唱片叫《嘻哈的未来之声,第一和第二部分》。取怪名字是他的爱好,唱片和嘻哈其实并没有关系。一共两首歌,因为我没有唱机所以还没机会听。

盘面之b。

唱片内页。用了公司以前宣传用剩下的包装纸。竟然是Idaho和Dakota Suite。B说这叫买一送二。

内页之Dakota Suite。

前50个预订者附送一张CD细碟。里面包括四个乐队对唱片的重新混音作品。

我的CD细碟编号竟然是1号。我是一号粉丝。真牛。

29
Oct 07

不见

我去过 | | Shout (1)

周四去了芝加哥。

灰狗车站也有安静安全的一角。

Josh Rouse的演出在Park West,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置身于高中生的派对。

UIC一直是我的食堂。
是游乐场。

是自修室。

革命组织一定也悄悄地来过。

天亮以后我去了明尼苏达,Chaska是安静的小镇。

那里没什么不一样。

我累啦。

开会的时候我画画。

最后一天的黄昏我又回到这里。天一黑我就饿了。


22
Oct 07

我听过我写过(11) 不同的列车

样板戏 | | Shout (0)

【人】Steve Reich
【物】Different Trains
【时间】1990年9月25日
【发行】Nonsuch Records (USA)

作为现代音乐的开创性人物之一,史蒂夫 · 莱克一直以先锋的姿态定义和开发着极简乐派。六七十年代他的音乐往往选用循环播放的人声录音 (《快下雨了》,1966) 或者钟摆 (《钟摆音乐》,1968) 等机械性很强的材料,通过精密调整各个音轨的播放速度来达到复杂的效果。再后来发展成多乐器对相同音乐动机的并行演奏 (《六架钢琴》,1973),渐变的节奏和相位差产生了时而和谐时而错落的奇妙体验。在莱克看来,音色、响度和节奏的细微变化才是音乐的关键所在。

有趣归有趣,他的音乐总被当作前卫指标或者高深的理论研究,影响范围终有限。直到八十年代莱克的音乐变得较为生动和丰富以后,他才逐渐被大众接受。《不同的列车》是莱克发表于1988 年的一部弦乐四重奏和录音采样作品。音乐的主题是二战时期美国和欧洲“不同的列车”。这个想法来源于作曲家对他小时候的回忆。三十年代末莱克不满五岁,由于父母的离异他必须常在看护人的陪同下搭乘火车横穿整个北美大陆,往返于洛杉矶的母亲和纽约的父亲之间。在小莱克的眼里这是充满乐趣和冒险的奇妙旅行。而多年之后,他突然想到自己作为犹太人,若当时生活在欧洲,那将会是完全“不同”的列车。为了表现这段特殊的个人经验和与此同时在不同空间中发生的历史大事件,莱克创作了这部三乐章的《不同的列车》:战前的美国,战时的欧洲,战后。

就算以今天人们见多识广的眼光来看,这个唱片仍然是重要的和创新的。它展现了莱克在理念和技术上的新动向,照他自己的话讲,就是用仔细挑选的声音素材来产生音乐和控制音乐的走向。换言之,四重奏在作品里是配角,它是受播放的录音带引导而发展的。莱克大致准备了四份录音:当时陪他搭乘火车的看护人弗吉尼亚女士的采访片段;工人劳伦斯回忆当时乘坐纽约——洛杉矶线的情形;犹太大屠杀幸存者拉切尔和保罗的录音材料;以及美国、欧洲三四十年代的火车汽笛录音。

接下去的工作是莱克选择音调清晰的语音片段,将它们的音调转录成乐谱。乐器要做的就是尽量准确地用旋律模仿这些语调。由于语音的抑扬顿挫和语调的灵活,音乐旋律中经常出人意料地爆出切分音和升、降调。这时候音乐的局限性反而变成了好处。第一乐章《战前的美国》采用两位老人对三十年代美国铁路线的回忆采访片段,“去纽约的特快列车……”,“一九四零,我想这一定是一九四零 ”。提琴兵分两路,一面与汽笛遥相呼应,一面附和人们念出的地名和时间。较之此乐章的急速,第二乐章《战时的欧洲》要沉重得多,汽笛就像警报,幸存者低低的谈话描述了他们如何从学校被赶去集中营。语言所表达的情感是显而易见的,音乐对语言的模拟更加戏剧性地证明了这点。直到第三章才开始有一些音乐主导的段落。被切割的只言片语穿插其中,在犹豫和彷徨里人们重新开始算时间,报地名。提琴不再煽情,相反它们行之有效地从各个被分离拼接的元音里抓出了它们所要表达的感情。

在《不同的列车》中担任弦乐四重奏演出的是著名先锋团体Kronos Quartet,他们力图用四重奏这种严谨的音乐形式展现出广阔的空间。从八十年代初便开始热衷于和风格迥异的各式艺术家合作,不仅有现代音乐家,也有爵士乐手、摇滚乐团和亚非拉民间艺人。他们开放的态度可能是促成与莱克合作的重要因素,尽管在《不同的列车》里并没有太多情绪需要他们表现,只要乖乖模仿录音带即可。另外,据说莱克在2000 年曾经将这个作品改编成四十八人弦乐团的版本,同时增加了录音素材。没听过乐团版,也许会是另一个惊喜。在大师手中,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19
Oct 07

神秘测试

隐现的世界 | | Shouts (2)

他在校报上读到,一个流浪汉在铁轨边死了。

19
Oct 07

I Still Buy CDs (October, 2007)

我听过, 我花钱 | | Shout (0)

新买的和以前零零碎碎买的。

Artist Title Release Date Label UPC/EAN
Various Artists 45 Seconds of … 10/15/2002 Simball Rec. 5037140003252
Hood Home Is Where It Hurts EP 07/31/2001 Aesthetics Records 67343100132
Hood The Lost You EP 11/30/2004 Domino Records 80139000402
Johnette Napolitano Scarred 05/29/2007 Hybrid Recordings 61499200522
Robin Guthrie & Harold Budd Before the Day Breaks 07/16/2007 Darla Records 708527018323
Robin Guthrie & Harold Budd After the Night Falls 07/16/2007 Darla Records 708527018224

14
Oct 07

剪影

隐现的世界 | | Shouts (2)

我突然想起我曾经有一个剪影。他们用黑纸剪出我的侧影,然后贴到一张写着“黄山留念”的明信片上。我打电话给母亲。

你还记得我的剪影吗?
…剪影?什么剪影?
小学去黄山时带回来的。
…哦我记得…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母亲听上去很疑惑。
没有,我忘了它放在哪里了。
你有急用?我可以试着把它找出来。…你真的没事吗?
没有,只是突然想到。不用找。
哦。你…
我没事,先再见吧。周末再聊。

在放下电话的一刻,我在墙上瞥见了我的巨大的剪影。

14
Oct 07

夜晚有火车经过

隐现的世界 | | Shout (1)

X的寓所附近有条铁轨。在回家路上他突然想去看火车经过。这也许能证实每天晚上汽笛声的真实存在性。于是X沿着向北的那条路走去。他稍有些惊慌,因为大家都认为城市的北面不安全,尤其在晚间。他没有碰见任何人。X在铁轨边的第二盏路灯前停下来。他喘了口气,四下张望着坐下来。夜晚很安静,空气有些潮湿。生锈的铁轨并没有在路灯下闪耀出金属的光泽。X给每根他看得见的枕木取名字。它们大多都腐烂了。

不知过了多久,X终于听见了尖利的汽笛声。又不知过了多久,火车费力地摇晃着从他的面前经过。X面无表情地辨认着集装箱上的涂鸦。火车经过以后,世界恢复了安静。X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凉意。他站起身,朝火车行进的相反方向走去。

13
Oct 07

隐现的世界

隐现的世界 | | Shout (1)

我常认为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它是一个幻象。城市在芜杂的时间里隐去了它的真面目。咖啡馆不见了。市中心的邮局多了两种大号的快递信封。干洗店侧面的砖墙上挂着一颗共产主义的红星。自行车行每晚两点以后灯火通明,店主友好地给两只黑猫开门。我还在南边发现了一个造型古怪的工厂,它冒出巨大的白烟。上个礼拜Main街上出现三具松鼠的尸体。秋天来了,也许它们的行动因此变得笨拙。

我们是我,他,X,或者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我们警惕地面对这个世界,并且保持安静。窥探这个世界的秘密其实令我们无法抑制地感到快乐。但我们在感到快乐的同时也感到不安,因为这是一个隐现的世界。

10
Oct 07

Radiohead: In Rainbows

我听过 | | Shouts (3)

身为独立音乐界的宋祖英和全世界时尚青年心中的红太阳,Radiohead 昨天发布了他们的新唱片。唱片仅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提供下载,至于付多少钱自便。奇怪的发行方式被白热骂得狗血喷头,他认为 Kid A 以后的 Radiohead 就没法听了,这种不学无术的营销方式正好和他们抽象乏味的音乐走向相辅相成。而事实上他们在 Kid A 以后的唱片都是时尚青年必备的红宝书。很显然,白热的趣味遭到了时代的摒弃。

作为中间派,我还是好奇地听了一下。简单了点,音色也不动人。我最喜欢的歌叫Weird Fishes / Arpeggi。其他记不住了。等下去告诉白热一声。他肯定会说,我说嘛不会好起来的,他们的心思都用在别的地方了。

06
Oct 07

关于小作家的返聘

剩下的 | | Shouts (4)

王编的领导再次发话,认为文艺版也是要扩版的。于是小作家被返聘。他准备把他对 Rickie Lee Jones 在德国演出的记忆挖出来在报纸上晒一晒。

同学们,以后请叫我专栏小作家,咳咳。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