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Nov 10

鳄鱼咖啡馆

观音记 | | Shout (0)

【时间】2010年11月16日
【地点】Crocodile Cafe, Seattle
【人物】Dean Wareham plays Galaxie 500

搬来以前读过一个西雅图介绍,特意提到鳄鱼咖啡馆,说它和它的周围年轻、有活力,人见人爱。我在西湖站下车朝咖啡馆的方向走,却是越来越荒凉,路灯都快熄灭了,鳄鱼咖啡馆的霓虹才一闪一闪跳将出来。

咖啡馆很大很宽敞,热烘烘挤满了人。七弯八拐的走廊两侧挂着很多画。暗中随便晃荡两圈,就在台前挑了个好位置,等待Galaxie 500。关于Galaxie 500,我有好多八卦可以讲。银河五百是三名哈佛学生,九十年代初吉他弹得好,鼓也打得好,小有声誉。特别是Wareham同学的吉他,技术新鲜音色迷人,当时很拉风。可惜三人组里的另两位,Naomi Young 和 Damon Krukowski,在一次巡演中眉来眼去地好上了,Dean Wareham同学既不爽又不屑,愤然退出乐队。银河五百只得匆匆解散。Dean Wareham 从此另立山头组建乐队Luna,勤勤恳恳出唱片直到 Luna 也解散。另两位除了百年好合之外,一个搞平面设计一个拿到了哈佛文学博士,同时组建乐队Damon & Naomi。尽管他们的音乐跟Wareham同学的比起来悄无声息,但还是拥有了一小批忠实粉丝,比如看过Damon & Naomi三次演出并与他们亲切交谈的我。

当然代表Galaxie 500的还是Dean Wareham。毕竟他在Galaxie 500时期控制着乐队的整体走向,其后期个人乐团Luna以及Dean & Britta的作品大致也是银河五百的风格。相比之下Damon & Naomi的音乐则慢慢与G 500大相径庭了。所以这次在鳄鱼咖啡馆,由Wareham同学当仁不让地重新演绎Galaxie 500的经典作品,合情合理。

八卦讲完,乐队上场。Wareham是型男,人到中年依旧白皮鞋瘦腿裤,有点帅。技术绝对地没话说,编配也尽量保持了Galaxie 500的旧面貌,迷幻又不拖泥带水,层次和力量都恰好。我最早听Galaxie 500是大学时代,觉得很没劲,丝毫体会不出他们的美感。可后来逐渐发现他们的吉他是那么风味独特,编排是如此紧凑饱满,最终堕落成了粉丝。现场演奏的节目单就贴在舞台的地板上,我倒着念了一遍,首首都经典。Wareham同学的现场版简直无可挑剔,气氛、技术、美感俱佳,在脑海挥之不去。以致于 SnowstormListen, the snow is falling这些歌曲,完全是“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意境,令我怀念起伊利诺严厉的冬天来。

Wareham同学的演出获得了咖啡馆内群众的热烈反响。因为是朴实的实力派老乐队,听众少了新新人类和高中生。没有二十上下的非主流打搅,我观赏得轻轻松松,还拍了两段视频(目前正于 youtube 冲点击率)。以上便是我在鳄鱼咖啡馆度过的冬夜两小时,温暖、舒坦,十五首歌欣赏完毕,还刚巧赶上回家的最后一班公车。真叫一个行云流水。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20
Nov 10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3): Wall of Sound

我去过 | | Shout (0)

Wall of Sound 位于松树街的拐角,向前走是Capitol Hill,向后退是downtown,一边时髦,一边热闹,自己反而很不显眼。店外摆放着涂鸦招牌,悄悄暴露了自己的独立身份。橱窗陈列着很多漂亮唱片,错落有致仿佛艺术品。店面小而干净,打扮得像个美术馆。一个中年店员自顾自低头忙着。墙上挂满装饰画和唱片封面,默默点了Wall of Sound这个题。

店里唱片存量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面向小众,品味不俗。有产自欧洲、闻所未闻的世界音乐,重新发行的古老的采风唱片和布鲁斯,也有晦涩的工业、电子和实验唱片。其实一旦挑起唱片,整个下午也不嫌多。呆了大概一个小时手里已是厚厚一叠:我最爱的过气金曲女歌王Rickie Lee Jones、阿根廷探戈音乐大师 Astor Piazzolla、时髦德国厂牌Kompakt之系列唱片Pop Ambient 2010(全套2002-2010中我唯一缺少的)、同样时髦的 Ulrich Schnauss的双唱片、老色鬼Serge Gainsbourg重新发行的法国情歌、Iron & Wine和Calexico五年前的合作等等,怀抱着三教九流欢天喜地冲去试音台试听。

试音台的设备非常非常专业,唱台是奥地利厂牌Pro-ject的hi-fi入门款,耳机是Grado Prestige 225i。唱头和接收器忘了看。但 Pro-ject 和 Grado!档次啊档次。一下子就高级起来。于是我顺便在试听时也昂个首挺个胸,似乎自己一下子也跟着高级了起来。

付账时店员见我买了Pop Ambient 2010和Ulrich Schnauss的Goodbye,大致聊了几句,说Schnauss前些天在西雅图演出呢。可我竟然不知道,可惜了。作为一个RSS狂人竟然没收到演出信息,有点不应该。提着一袋唱片往外走,看见招牌的反面有和正面不同的涂鸦,很是可爱。

好店一枚,必将再次光顾。

13
Nov 10

Seattle Record Store Crawling

我去过 | | Shout (0)

Capitol Hill:

1. Wall of Sound: 315 East Pine Street
2. Sonic Boom Records: 1525 Melrose Avenue
3. Everyday Music: 1523 10th Avenue
4. Zion’s Gate: 1100 East Pike Street
5. Gruv: 422 Broadway East Street

Belltown/Downtown:

6. Holy Cow Records: Ste 325, 1501 Pike Place
7. Swerve Music: 1535 1st Avenue
8. Singles Going Steady: 2219 2nd Avenue # C
9. Damaged Goods: 2316 2nd Avenue

Fremont/Wallingford:

10. Jive Time Records: 3506 Fremont Avenue N
11. Golden Oldies Records: 201 Northeast 45th Street
12. Neptune Music Company: 4344 Brooklyn Avenue NE

Queen Anne:

13. Silver Platters: 701 5th Avenue North
14. Easy Street Records: 20 Mercer Street

Ballard:

15. Bop Street Records: 5219 Ballard Avenue NW
16. Sonic Boom Records: 2209 NW Market Street

Georgetown:

17. Georgetown Records: 1201 S Vale Street

Music Store Crawling

08
Nov 10

再見黑板報

沒有了 | | Shouts (5)

作为一个曾经开创即时通和网络日志结合之先河,可最后竟然连网络日志都难以为继的公司的员工,我决定不再使用另一公司的日志服务而涨他人志气。好吧说实话,我其实是需要 wordpress 那样有完全自由度和控制权的日志服务,所以决定停办黑板报,申请自己的网页,并从日志开始。

05年从MSN Space到07年换成blogger到现在,差不多5年了。从初至美国到毕业工作,有点平淡。而翻看自己以前的日志总给我带来一点欢乐。哦我当时说话是这个语气,哦我原来很土,哦我曾经有这种想法,诸如此类。不破不立,换了新软件和服务器总要下点决心立个志向。希望这里是我的福地。

至于黑板报,立存此照。

另:作为一个拥有获年度工业设计大奖的造型惊艳的硬件播放器,可竟然不知如何定位、销售和利用的公司的员工,我决定不再使用另一公司的iTunes 软件而涨他人志气。好吧说实话,iTunes 的确是史上最烂的软件之一,又慢又占资源又buggy。使用这种软件让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我受够了。改用foobar2000同步音乐,用越狱后的Scrobbl 插件向Last.FM实时发送我的播放记录。由于本段落第一个从句的原因,本人仍在使用另一公司的手机。我想等到Zune HD和WP7结合的那一天,但据说毫无希望。

07
Nov 10

西雅图唱片店初探(2): Jive Time

我去过 | | Shout (0)

傍晚出门,微雨。倒不怎么讨厌湿漉漉的天气,况且我还有把硕大无朋的巨伞。今天去Fremont的Jive Time Records。我去过的几家唱片店基本在Capitol Hill和Ballard区,也有在Queen Anne的。不知道Fremont区什么样,主打什么。公车下来后五岔路口黑漆漆的,有家快打烊的咖啡店。拐上弗雷蒙大道,满地落叶里看见了Jive Time的招牌。

店面不大,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个店员正在交接班,悉悉嗦嗦地互相抱怨着啥。Jive Time Records是全二手的唱片店,主营黑胶碟,二手 CD则蛰居一角。种类很全,老摇滚,爵士,古典,少量的indie和现代音乐,当然仔细翻翻也会有意外发现。角落里有很多清售的一元盒和三元盒。唱片店的二手黑胶品相不错,封面很干净,基本没有压痕。收银台边摆着两架试听用的唱机和接收器,明晃晃地竟然是Technics SL1200-M3D!选了一张David Bowie的Ziggy Stardust,一张The Doors的精选,还有Phillip Glass、Steve Reich、Joni Mitchell各色人等,在试音台听了一下。那两架高贵的Technics唱机挺可惜的,台面积着灰,疏于打理。而且还配了索尼烂耳机,一副虎落平阳的可怜样。挑的唱片有几张保养得当,另几张稍有噼啪的底噪,但音质都还过得去。

最后跟店员讲网站上有个买gift card送唱片木制整理箱的说法,店员不确定,致电老板。发现原来是圣诞活动,信息忘了撤下来。但还是送了我一个Jive Time自制LP木箱。遂笑眯眯跑出来,步行回车站,街边的灯光和树影在夜雨里呈现出很奇幻的样子。回家把唱片一洗,然后就戴着耳机捧本书,悠哉游哉度过又一个秋夜。

06
Nov 10

内心纯洁的痛苦

观音记 | | Shout (1)

【时间】2010年11月5日
【地点】The Vera Project
【人物】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

Vera Project是一个完全由志愿者组织和运行的文艺推广项目,在西雅图中心附近有个小画廊和演出场地。当然看演出还是收费的,那也许是乐队的车马费。周五晚间的表演者是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一个去年开始颇受teenagers青睐的乐团。

到的有些早,就站在走廊玩手机。大厅墙上挂满了青年艺术家的涂鸦、布艺剪贴和拍立得作品。演出没开始,很多观众在大厅和走廊里或站或躺,大声说笑。基本是十几岁的小孩,我稍微有点显老。人数倒不如我预料的多,我一直认为这样的青少年乐队应该人山人海。大概周五晚上有太多精彩的事情可以做吧。这个乐队走的是Twee Pop/Noise/New Shoegazing路线,还是去年教授B推荐给我的,当时他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这种吵吵嚷嚷的东西本应是青少年的最爱,想想教授B还真是走在音乐时尚的前沿。

我站在舞台最右边,中间的位置还是留给又蹦又跳的小孩。乐队主唱穿一个Belle and Sebastian的纪念衫,妖形妖势(鲁迅同志那里学来的新词,试用中),气场强大。音控估计是个不太专业的志愿者,前几首的音效很糟糕,其中包括我爱听的热门金曲Young Adult Friction。歌曲都是简短可爱,音量意料外地有些小,场内反响热烈,但因为乐队总体还是偏小众些,所以缺乏无知少女的尖叫。差不多一个小时演出就结束了,乐队从我身边逐个跳下舞台走进休息间。个个都有型,键盘手还是个华裔MM。出场看见乐队纪念衫挂在那里,但想想把“内心纯洁的痛苦”这些大字印在胸前,还是有点寒。毕竟过了这年纪。于是低头买了张七寸单曲碟就出来了。

其实回来的路上他们的旋律还在脑子里转。真是朗朗上口,don’t check me out / don’t check me out / ah-ah-ah-out!非常可爱。心里盘算着何时再来看个活泼可爱的青少年乐队,开心一下。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28
Oct 10

The drinks we drank last night

观音记 | | Shouts (3)

【时间】2010年10月27日
【地点】Tractor Tavern, Seattle
【人物】Azure Ray

拖拉机酒吧我去过两回。昨晚那场是Azure Ray。演出开始前我和一个摄影家攀谈起来。自由职业的摄影家帮西雅图一些网络音乐杂志拍摄独立演出的照片,可以免费入场。很羡慕这个职业,以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干啥的。顺便问了问什么入门相机比较好。西雅图是个气象万千的地方,有点想用相机记录的意思了。

Azure Ray主要是两个女人,说话轻声细气,看见来了这么多观众很高兴。台上点着蜡烛,音乐也是心平气和。基本上以原声乐器为主,减掉合成器的使用,调子就温暖许多。自己想听的歌曲都演出了,感觉很好。谢幕第一首是The Drinks We Drank Last Night。The shadow of our past / projects on clouds of dust and gas / The ones where my eyes will rest / a silhouette of loneliness。干净的和声跟滑棒吉他,听到忍不住深呼吸。

因为要赶车回家,听完这首就跑了出来。路过打烊的老式家具店和唱片行,Ballard 大街上铺满落叶,清清静静。偶尔从街边的酒馆里传来笑闹声。这是夜色温柔的西雅图,我想我的确需要一部相机了。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18
Oct 10

小赵的礼物

这些人 | | Shouts (4)

小赵每次见到我,都会对我的健康状况做点评。“哎哟你最近脸色很暗沉嘛,要注意保养”。或者“你小子最近很光鲜啊,是不是长胖了”。我是个毫无概念的人,常被她的点评搞得一惊一乍,短暂而徒劳地萌生出锻炼和注意饮食的念头来。

我常常觉得小赵是个厉害人物。她善于倾听也乐于交谈。她对我的看法有时一针见血,有时也不靠谱。小赵是酒仙,跟她喝了几次,我便自动成为其酒友。如今我已回头是岸,小赵仍然乐此不疲,并且矜持地宣布“我现在只品红酒,很健康的”。以致上回她佯称要开始理佛养生,我一度信以为真,甚至还给她带去上好的茶叶。结果却发现她在家竟还是以酒代水,十分彪悍。可怜了我的茶叶。

小赵长期以来认为,我作为路人皆知的文艺大叔,竟然没有看过村啊树啊的书,简直是罪过。伊很认真地跟我说,不能因为村啊树啊太畅销就不看,好东西总是好东西。可惜我不以为然,一直没有实际行动。于是在今年生日之际,村啊树啊就寄到了我的住所。它们被裹在精美的蜡光纸里,还系着丝带。小赵无法想象,刚做完手术而说话不能的我,当时的心里有多亮堂多感动。

我和小赵在世界各地都见过面。从长岛的酒馆到芝加哥的露天音乐会,从慕尼黑的猪蹄餐厅到杭州的KTV,颇为传奇。最近一次在我小小的寓所里,我向她抱怨了自己噩梦般的暑假。四处奔波却潦草收场,我满腹牢骚,生活怎么是这样?这是我最后一个暑假啊,怎么是这样?窗外下着雨,远处的405高速布满了湿漉漉的车灯,缓缓消失在云雾里。小赵低声劝我算了啦,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生活是不能回溯的。我和小赵各自有着无法言述的遗憾和秘密。我们偶感彷徨,试图在酒酣耳热的夜里一吐为快,大彻大悟。而生活不永远是秉烛夜谈,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该干嘛干嘛,打工、开会、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生活不咸不淡地流走,直到彷徨再次来袭。而此刻我已从噩梦中醒来,并且相信美好时光终将到来。我和小赵都相信。

小赵是我的朋友,和我一样是民工。她住在终年阳光的地方,住所外面开着茂盛的夹竹桃。而我已开始再一次地熟悉雨季,在每个潮湿的夜晚,我将手捧一本《舞!舞!舞》,读到海豚旅馆和主人公亦幻亦真的生活,然后心想,这可是小赵的礼物呢。

14
Oct 10

手术

剩下的 | | Shouts (12)

打了桩,植了骨,缝了无数针,再满口是血地跑另一家诊所做第二个手术。最后我还重口味地把两颗血淋淋的牙齿带回了家。公车上一算,我的口腔可抵10台唱机,8个功放,5对音箱,1000张CD,我从此价值连城。

12
Oct 10

无法挽回的又一步

我花钱 | | Shouts (6)

系统初步搭设完毕。

  • 音源:Technics SL-1200MK5 (唱头:Shure M97xE)
  • RCA Cable: Radio Shack 捞来的 AUVIO (自动掩面退下)
  • 唱头放大:Cambridge Audio Azur 640P
  • 耳放:Little Dots MK I+
  • 耳机:AKG K701
  • 目前字正腔圆,歌声嘹亮宛如宋祖英。展示一下:

    宋祖英

    宋祖英及乐队 (逆时针依次为Technics SL1200 –> Cambridge 640P –> Little Dots I+ –> AKG K701)

    其实还是有些声音细节问题没找出原因。要先调试一下唱头位置,清洁清洁唱片。然后搞个更好的耳放和更好的唱头。同时向功放和音箱进发。辣妹子辣!



    « Next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7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