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Oct 09

随机的秘密

剩下的, 我发呆 | | Shout (0)

今天三楼发现了老鼠。很小的,像是刚出生不久。先是秘书的办公室,后来同事说我们的办公室也有。或许某处暗藏着上百只老鼠。它们或许会在夜晚爬上桌子,在我的水罐里进进出出。我甚至感到这是个非常弱的虚拟语态。“或许”不是或许,而是一个秘密。这种莫名的想法使我头皮发麻。

要办的琐事都还比较顺利。二楼的行政办公室新来了个帅哥秘书,德国姓,浮士德。提早回了家,论坛上有人给我回信说他在东京。我很期待这个事实给我带来惊喜。但事情被预计为“惊喜”往往意味着失望的概率大增。我再次和自己虚拟的“期待”划清了界限。几天来卧室的天花板上爬着十来只瓢虫,它们按照各自的路线行进。这个点集复杂的不规则运动令我很不安。它们有时甚至超出它们的活动象限跌落在墙壁和窗帘上。然后它们迅速向天花板爬行,直到重新加入原先的点集继续它们无序的运行轨迹。这是多么烦人的事实,就像老鼠在我办公室桌上的水罐里进进出出的想象一样地令人厌恶。整个秋季就被这些异常的变动和它们蕴含的随机的秘密搅得混乱不堪。

07
Jan 09

其实新年是这样的

剩下的 | | Shouts (9)

第一本小说是Scott Heim的《我们消失》,同时也看他的《神秘肌肤》。就我孤陋寡闻多年不看小说的眼光,写得还是不错。

最近博德曼电影院会有新影片上映,Darren Aronofsky的The Wrestler和Gus Van Sant的Milk,我都想看。小史同学毕业以后我就找不到人同去看电影了,有兴趣的同学来约我吧来约我吧,在春暖花开以前,我们看电影去!

那个来不及的项目是关于图像矢量化的,我觉得挺有趣的一件事。原来要赶着投,但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所以这个月不用气急败坏地赖在实验室了。老板倒也没啥,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拖拉。争取心平气和地把它做完,作为按时完成的论文投下个会议。至于新学期,为了改善自己的作息也,为了填补最后一点学分空隙,我特意选了门课。实习也要开始找了,普利姆也要旁敲侧击了,总得为现实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第一副新耳塞是最近在跳楼大甩卖的 Shure SCL4。原来只是有朋友托我买,结果最后变成争相抢购。由于圣诞前刚买了豪华的AKG K701s,所以这幅耳塞纯属guilty pleasure。目前我的耳机/耳塞已经提前进入小康水平,基本告一段落。下个目标是自己组装一个耳放,玩够了再买个真正能用的。花钱吧,花钱吧。

新买的唱片不止一张,是一堆。上个月的新年愿望之一就是戒断买唱片瘾,但毫无成效。有治疗偏方的同学请和我联系。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在本月24号,Lambchop,地点是Old Town School of Folk Music。Lambchop是一大群田纳西人,他们表演温暖舒适的乡村音乐。Old Town那个剧场我以前去过,去看Mark Kozelek。因为有座位,所以那次很狼狈地睡着了。这次不会了。三月份也订了一场,是Tindersticks。

其他基本上都是重复旧的生活,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赖在家里听歌。不时上Arrow家饭局。偶尔看牙医。在办公室里 juggle,玩 pacman。有时Jake 会在下半夜溜进来跟我聊天。天亮以前去超市买冰淇淋和寿司,大摇大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冰渣嘎嘎响。

最近迷上某庸俗作家的又要做热狗又要做冷猫的螺丝同学说他要恢复蛋白粉和健身房的生活。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想着锻炼一下还是应该的。尽管锻炼跟我买车一样是个笑话,但还是再下次决心吧。另外,为什么大家对我买大衣感兴趣?我其实还没买。想在Urban Outfitters看看,反正很近。花钱不眨眼,想着为世界经济做贡献呢,心里比蜜甜。

在新年以前的两个月,我有时精神百倍,有时困顿不堪。看了很多,说了很多,想了很多。感恩节在纽约见到了亲爱的前全国三好学生、现夜店女王 J,也见到了王教授、范教授(预备)和大包。十二月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在旅馆昏睡两天,足不出户。晚上下楼买两份大杯可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发呆。自己跟自己相对的时间总是很艰难。

写着写着就悲惨起来。无论如何新年伊始总还有些期盼,那些不感兴趣却必须全力以赴的,那些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那些听着难受却必须付诸实现的,都要开始了。我不算悲观的人,所以祝我好运吧。

11
May 08

m&m’s巧克力

剩下的 | | Shouts (4)

晚上感到饿,拿着两张一块钱去楼下自动售货机买巧克力吃。可零食售货机收纸币的功能坏了,只认硬币。照我以往的经验,塞一美元纸币到旁边那台卖饮料的机器,按退钱,它会退给我四个 25美分硬币。谁知饮料售货机也坏了,而且坏得更严重——按退钱,它不退。售货机里的饮料都是一块两毛五的,无奈之下只能再塞一张一美元进去,买了一瓶一块两毛五的可乐,尽管我一点不渴。这次倒找出来三个 25分硬币,可是零食售货机里最便宜的东西是85美分。

我提着可乐从地下一楼回到三楼。摸口袋,发现自己的卡反锁在了办公室,自己也没带手机。今天是礼拜六晚上啊,叫天天不灵的。正在我想撞墙而死的时候,发现老板的办公室还亮着温暖的灯光。叫老板出来帮我开了办公室的门。那一刻我觉得有个周六晚上也工作的老板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可是我的肚子还是饿着。我怒从胆边生,又抄起两张一美元和刚才找来的三个硬币,向隔着系楼一条街的DCL出发。那里也有零食贩卖机。

出了系楼,外面下大雨。冲到DCL,DCL大门紧锁。我忘了,暑假作息从今早起开始的。我又想撞墙而死。但禁不住饥饿,冒着风雨无限悲愤地再走了一个街区绕到大楼的另一侧,那里的门有时不锁。这次终于成了,门开着。我湿漉漉地走到地下一楼,买到了珍贵的m&m’s巧克力。

19
Dec 07

Lev

我念书, 这些人 | | Shout (1)

Caught Lev dancing barefoot at the doorway tonight. The last time I saw him was a few months back when we were both CS173 TAs. We used to have this huge empty office that people barely visit. Lev and I really liked it. He brought his coffee maker, workout kit, and a nice big beanbag to the office and called it home. He would work out and dance in office. A lot. And I was either grading someone else’s homework or doing my own, while he danced along behind my back. What a scene.

Came up to him and said hello. He showed me his new iPod, bitching about its price and how he got himself into it. He’s back to Israel in two days. “Have fun at home.” I said. Damn. As if it were not obvious enough. This guy’s having fun anytime anywhere.

“Sure, and you too…in the lab.” We both burst out laughing.

And I will.

I look out the glass wall on the third floor of Siebel Center. Christmas is sparkling on every snow covered lawn. For the first time in months did I feel the coming of winter.

18
Jun 07

早了一小时

我念书 | | Shout (1)

今天起床感到特别困,还发现闹钟和手机显示相差一小时。我相信了手机,因为闹钟经常出问题。跑到学校开会,会议室门关着。这时才发现自己早了一个小时。我的手机骗了我。以后要相信自己身体的感觉,而不是任何把时间写在脸上说自己代表时间的东西。

07
May 07

最后一课

我念书 | | Shout (0)

离散数学期末考试的复习课,仔仔细细给他们讲每道题。这是我最后一次讲课,三年一晃就过去了。讲着讲着有些走神,我想到很多学生的名字和他们上课时的表情,甚至他们的问题,他们作业的笔迹和他们写给我的感谢邮件。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了。走神以后就有些伤感,伤感了就留时间让他们自己想一会儿题目。但无论如何,两小时一闪而过。学生散了以后,我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久久没离去。

02
Apr 07

正常人的生活

剩下的, 我念书 | | Shouts (9)

今天是兩個月來第一次十一點以前起床。留念。這兩天一直計畫要過回正常人的生活,比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來學校,想到老闆這個禮拜回來了。會不會又對我不滿意?比如我根本沒有做太多的事。不說他,其實連我自己也不滿意。我的生活不應該是這樣的。它應該是那樣的。

常聽 office mate 抱怨找工作的艱辛,心想是不是自己也要努力了。很多事情不是聽聽歌寫寫blog就能實現的。昨天跟另一個office mate 談到我們的前景,今天收到一個關於去旅行的email。它們對我都有觸動。希望在混亂以後一切都能向好的方向發展。

老闆在一分鐘前給辦公室打了電話,找我的。看來今天早起床是正確的,明智的。正常人的生活又開始了。

13
Feb 07

今天下雪,学校关闭

我念书 | | Shout (1)

因为昨天没把程序备份到服务器上,也没把laptop带回家,今天还是来了学校。其实天气没那么吓人,走在路上并不觉得十分困难。只是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而已。不知道现在镇上是否已算瘫痪状态。

系楼里还是有不少学生。活力无限办公室依然亮着勤奋的灯。google上说明天就天晴了,只是会更冷些。干一会儿活,回家做饭去喽。

30
Jan 07

寒假:晚饭以后的东西

我发呆 | | Shout (1)

这是我在台灯下发呆以后写的。

今天想到的是人造光源。它是很神秘的东西。以前我总能在图形课的作业里感受到它的魔力。上419的时候做光线跟踪器,光源能量调高以后,我的圆锥啊,茶壶啊,就都暴露在一片饱和的光明之中。这种不真实的光亮总让我心情大好,就眯着眼对图片傻笑。另一种感受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对家里那盏台灯的依赖。这是个圆锥光源,所以窗帘和墙壁总是昏暗的。一低头,整个世界就不存在了,只剩眼下的一小片薄薄的光。高斯衰减。我的最广阔和最深远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在这小小的光明里完成的。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