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Oct 12

前夜

观音记 | | Shout (1)

……音乐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想朗诵一首小诗。可头顶的灯很快亮了,乐手已经从舞台上消失。才念到的诗似乎又没了意境。他有些留恋地站起身,匆忙把胸前的相机塞进包里,推门出去了。走廊里的光线瞬间包围了他。他眯起眼睛,身边的墙壁是淡绿色的。出售纪念品的桌上有两摞T恤,印着棕色和黄色的猫头鹰。而两小时前歌手就站在桌后,挑出一件中号的T恤递给他。T恤上印着棕色的猫头鹰。他付了钱,局促地问歌手何时会有乐队的新唱片,歌手想了想说可能明年。他仿佛松了口气,又掏出一张蓄谋已久的黑胶唱片的封套让歌手签名。这是一张十几年前的唱片,他有两个拷贝,一份正好用来签名。歌手在封套背面写道:“亲爱的,感谢来看我的演出。尼尔。” 他大声说谢谢,对话便潦草地结束了。

而此刻歌手正被退场的观众团团围住。他莫名有些得意,随口哼起演出中的一首歌来。歌里讲的是生死永恒,刻骨铭心,都不关他的事。而他突然意识到的是,刚才忘了告诉歌手明天是他的生日。来以前不都彩排过的嘛,怎么就忘了呢。不然签名就该是“亲爱的,生日快乐”了,那多好。而现在已是两小时后,演出结束了。他轻声骂了自己一句,说算了算了,便沿着迷宫般的走廊朝外走。最后他来到街上,继续荒腔走板地哼着歌,歌词都被他改掉了,不会的地方就啦啦啦地代替。这是他的生日歌,这是他最熟悉的夜晚,微风和灯光双双降落在他的肩膀,他飞向半空,被细小的雨水匀称地包裹起来。他俯瞰那些无人的街道和停车场,心想它们听不见,该是多么可惜。


Neil Halstead @ Rendezvous, Seattle, 10/19/2012

17
Apr 10

Excuses for Travellers

我发呆 | | Shouts (4)

豆瓣上有朋友告诉我 Neil Halstead 的中国巡演终于开始了。作为忠实的粉丝我很开心。愿他旅途愉快。想起几年前吭哧吭哧跑去芝加哥看他演出的情形,还是感慨万千。而在最孤独最低落最失望的时候,我还是会听起Mojave 3Slowdive。它们总是拯救我。

—————–在机场无聊的考古分割线—————-

四年前我看Mojave 3
三年前我听Neil Halstead
两年前我看Neil Halstead

10
Oct 08

看我多兴奋,半夜爬上来更新

观音记 | | Shouts (3)

Neil Halstead终于要来芝加哥演出啦。终于来啦,来啦来啦来啦,啦啦啦啦啦。

买票准备相机存买 T恤和黑胶唱片的钱想好如果见到他怎么向他表达我多年的痴情。不行,我英语差所以要写一份草稿彩排两遍见到真人时争取脱稿,要声情并茂。

现在你们都能理解杨丽娟要见刘德华时的兴奋了吧?

不过这是30天以后的事。至于这个月,还是要怀一颗学霸的心。刚月初老板就已经大发飙两次了。

至于 Neil Halstead是谁……里面戴指套弹滑棒吉他的那位,也就是跟女人跳舞的那位。十三年前他还年轻得很。

24
Feb 07

幸福的青鸟

观音记 | | Shouts (5)

-—Mojave 3@Park West, Chicago, 10/11/2006

我该怎么说呢?多么激动的时光最后总会变成一个简单的过去式句型,我去过…我见到了…他们很…请造句。这次,我见到了Mojave 3。他们很好。感动留在小酒吧了,紧张留在咖啡里了,困倦留在灰狗上了。如果你还对剩下的东西感兴趣,那么他们都在这儿。

那段时间我刚考了qualify,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在等待,好像又不在。原来说好和狐朋狗友一起去看Mojave 3,结果小鼓在加州看掉不来了,后来又发现和王孟秋他们约好的是前几天的Mark Kozelek而不是Mojave 3。最后只剩我一个人。

又剩我一个人了。打印了票,拿了作业,背起书包去车站。过街,过农田,过小镇,过黑人区,三小时后下车步行去UIC找吃的。学生食堂里吃了比萨饼,去图书馆写作业。体系结构的作业像个笑话,已经一个月没去上课了。五点的时候拿出票和路线图最后对了一遍,去公交车站。走在路上天色已暗,就像执行一个恐怖计划,或者一次秘密接头,有点小兴奋。公车在La Salle街上开啊开,窗外的大厦都亮起了灯,在这个繁华的商业区,人们在街边匆匆走过,香烟,黑色的风衣,落叶,都在暮色里飘。秋天来啦,我又去看演出了。又是Park West,林肯公园西那个牛逼的小酒吧。在到达Park West以前,我去了那个传说中24小时营业的星巴克。演出以后我想在此通宵。

结果一问,他们礼拜三晚上12点关门检修。要了一杯咖啡,心想约会是不是就这么忐忑呢。星巴克感觉很奇怪,店员都兴高采烈,顾客带着笔记本讨论作业,店里没完没了地播放Bob Marley。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傻傻,做些什么呢?离八点的演出还早。如果你那天六点路过芝加哥市中心那家24小时营业的星巴克,你会看见窗边有人对着他喝空的咖啡杯微笑,叹气。

后来我离开了咖啡馆,步行一英里。这是条斜斜的小街,打烊的商店,昏暗的住宅楼,每盏灯光都像是一个生活的秘密。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在城市里夜行的原因。走到Park West,经过三道安检。我能看你的ID吗?可以。我能看一下你的书包吗?嗯…可以。你能扔掉那个空瓶子吗?为了证明我不是恐怖分子,我说,当然可以。酒吧比我想得要空很多,看来并不是人人都爱Mojave 3。很轻松地找了个前面的位置,坐下来发呆。和以往的情况一样,女招待并不理睬我,没有殷情地托着盘子走过来说,先生请问你要喝些什么吗?

无聊中看见有人在卖T恤衫和CD。排队买了一件。排在我前面的或许是个台湾人,他买了Puzzles Like You的纪念衫和CD,兴奋地对卖东西的人说,我们再握个手吧,我是个忠实的粉丝。卖东西的人很安静,一直笑着,说谢谢你能来,谢谢。回到场内,冗长的暖场,忘了他们的名字。他们说了自己叫什么吗?美国的乐队总是一不小心就让人难以辨认。他们并不那么Mojave 3。好在演出终于开始了。

这时我才发现,刚才卖T恤衫给我的安安静静的男人就是Neil Halstead。原来我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了,我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甚至没有对他说,我喜欢你们的音乐,它伴随着我度过了一段苦闷而单调的日子。我甚至没有和他握手…多巧的擦身而过。距离并不是那么遥远的东西,它可以用这些擦身而过来度量,比如,他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在中午起床,然后去餐馆吃饭?或者晚上坐公车回家,看着报纸?他也许就在我后面的那张餐桌,也许坐在我侧前方的公车座位上?

开始的两个曲目是震耳欲聋的新歌。混响好像出了些问题,比如贝斯的声音太大,而我几乎听不到键盘。甚至连Neil说话的声音都轻。刚听到这个新唱片的时候不能忍受他们吵吵嚷嚷的变化,我觉得这是变傻的表现。不过几乎所有我看到的评论,都说这种upbeat的变化是进步。哎,世界真是变了,当初”Love Songs on the Radio”里美丽、安稳的滑弦也许真的一去不复返了。乐队的Lineup有些变动,没有了神奇的钢棒吉他,贝斯手和一个吉他手是临时的,Rachel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与这次巡演。Neil在演到Sarah时,轻声地和我们道歉,说Rachel没有能来,很可惜,但愿她能早日康复。他一个人唱Sarah的时候,我还是能熟练地想起唱片里二重唱那种丝丝入扣的情绪。越是柔和的语调却越是惊心动魄,他们第一张唱片给我的记忆太深刻了。也正是这种深刻,让我在Mojave 3的美国情结从班卓琴和滑棒吉他转移到轰鸣的流行吉他旋律时感到不适应。

In Love with a View,加拿大的冬天,他的口袋里装满了情诗,他在车站徘徊。好多人都喜欢这个歌,唱片的名字叫旅人的借口。Neil唱歌的时候很陶醉地闭着眼,柔软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歌曲进行到最后,三把吉他的声浪吞没了那个意境。那一刻我突然想到Slowdive,啊他们都解散10年了。8年前我第一次听到Slowdive,他们成了我的神。多感慨啊,我们大多数连in love with a view的权利都没有。Slowdive也好,Mojave 3也好,他们的view是见不到的。我是那个早上六点起床,不能早恋,边做数学题边偷偷听歌的高中生,我的view是一盏台灯和一个收音机,我只能与自己的想象堕入爱河。好在那样的生活终于结束了。记住这个场景,怀念一下。

Prayer for the Paranoid算是替朋友听的,他说他最喜欢这个。Neil紧贴着话筒唱,”This town don’t want drunkards / or singers of bad poetry / They want dancing and drugs and laughter / And we don’t have them.” 以前倒不怎么注意他们的歌词,不过这个写得真不错,每个住在城市的人大概都有偏执的体验,后有杀手,前有魔鬼,请保护我。呵,这是真的。接下去一些作品是Mojave 3第二张唱片里的,暑假里晚上回家,经常是一路听这个,所以很熟悉。不缓不急,很适合现场。他的气质和我想象中的几乎无异,声音并不惊天动地,但很有感染力,起码能轻易地影响我。我突然想,我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吗,话筒调整了他的声音吗?是不是那有颜色的锥形光源造成的视觉差异,他的眉眼真是那么柔和么?无意看到他无名指的戒指,嘿嘿,又想到Mojave 3最初的那些八卦新闻,比如Slowdive里曾经是恋人的Neil和Rachel在M3时的分手,想必现在两人都找到了幸福,就是他们所说、所唱的,bluebird of happiness。

Neil还演了很多个人唱片里的东西。乐队退了,他一个人背着吉他唱自己的歌。不熟悉这些作品,但最朴素的原音吉他里隐藏着Mojave 3的美的本质。他捕捉到了生活里最美丽忧伤的细节,在简单的弹拨中,他的个人体验变成了我的个人体验,我们埋没在不同的生活里,咀嚼着不同的故事,但最后都似乎看到了相同的生活影像。我的小孤单啊小滋味啊都土崩瓦解,听忧愁的歌时我们并不忧愁,我大概在回忆忧愁的过去,它们被抑制不住的快乐掩盖了,而这种快乐也即将过去,甚至成为日后回忆中的忧愁。我经常纠缠在这空洞的辩证里,而快乐还是不可阻挡地来了,就像验证一个小小的昭示,Mojave 3演出的最后一个作品是Bluebird of Happiness。

幸福的青鸟啊。我没预料到在现场能听到,因为它那么五光十色,自如的音效和复杂的段落都难以表现。结果他们还是演了。记得唱片里噼啪作响的电声和Neil的伴唱就像夜里闪烁的微光,那九分钟是我们长长的夜行,见到微风,见到路灯下飞着的虫,我们歪歪斜斜地唱歌,唱gotta find a way to get home strong。现在滑棒吉他和钟琴没有了,可原先的情感放在粗砺的吉他上还是好听。Gotta find a light to guide me along, gotta find a way back home。听到啦,我有幸福的青鸟,它会带我回家。

至于谢幕曲,我的猜测又是多么准确!我是所有观众里唯一说对的,《我的艺术生活》。每次听这首歌,我都是多么想知道这个故事啊。那是Wendy的艺术生活,堪萨斯的风和雨也不能阻止。她面目年轻却谈吐苍老,她看见街角的乞丐,她对着霓虹吐出烟圈。她对Neil说告诉我欧洲的故事,告诉我你的艺术生活。而我无法形容现场收听的感受,比如Neil身后高脚凳投下的弧形倒影,他低头,他的滑动的手指,闪光的琴弦。也许这就是令我永志难忘的时刻,我想让它在我孤独的生活中来来回回地播放。而音乐背后又会有多少故事呢。那是他们的生活,只是我把它也想成了我的。我的艺术生活。

推门出去,街道已经冷清。和我一起出来的一个男人在为他的恋人叫出租车,他体贴地目送她远去。黑暗中我跳着向前走,我是如此激动,所有美好的旋律排着队出现在我的脑袋里,我唱Got My Sunshine,啦啦啦。我看到Mojave 3了,他们那么美。在公交车站等车,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路灯下我转了两个圈,深呼吸,但我不能平静下来。我在背后听见了歌里面温暖的嗡嗡嗡。今天我遇见了幸福的青鸟,它要带我回家。

坐在公车上我仍然很激动。我甚至想拍拍前面那人的肩,对他说晚上好。这是多么美好的夜晚,我见到了Mojave 3。公车到站停车,人们默默地上车下车,有人拿着收音机,有人和司机聊天。我的脑袋里有很多跳跃的影像,就像车窗外有一家巨大的麦当劳,然后突然变成了seven eleven便利店,再是写字楼和邮局。在邮局上方的天空里我看见了月亮。最后我到站了,我像个风尘仆仆的旅客大声和司机道晚安,跳下车,顿时投入了夜的寂静中。转过一个街角,面对空荡荡的街道,我忍不住大声唱起歌来。

All photos courtesy of Kirstie Shanley. Displayed with permission.
Kirstie takes awesome photos of great shows. Check them out on Flickr!

所有的照片来自Kirstie Shanley. 使用得到版权所有人许可。
她拍的演唱会照片十分牛比,它们在Flickr上。

10/11/2006,
Mojave 3@Park West, Chicago
Set list:
1. Turn the Lights Down
2. Truck Driving Man
3. Starlite
4. Sarah
5. In Love with a View
6. Prayer for the Paranoid
7. Who Do You Love
8. This Road I’m Traveling
9. Some Kinda Angel
10. High Hopes
11. Yer Feet
12. Driving with Bert
13. Hi-Lo and In Between
14. Give What You Take
15. Bluebird of Happiness

Encore:
16. My Life in Art
17. Breaking the Ice

29
Nov 06

我的回信

剩下的, 这些人 | | Shout (1)

我还活着啊。都不怎么看到你在MSN上。你怎么样呢?

我的生活没什么可说的,没有目标,也没有理想,偶尔担心一下未来,偶尔开心,偶尔也忧伤一阵。

我刚去了西部一个偏僻的州旅行。晚上能听到火车的汽笛,在寒风里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后来我想到我们每个人都像荒原上的草,寂寞的生长,寂寞的盛开,寂寞的死去。再后来,我又开始想做一个守林员了,他们在瞭望台上与森林相对,在寂寞的夏日的阳台上放风筝。

十月份的时候我去听了red house painters和mojave 3。他们都很美,mojave 3唱歌的时候我陶醉了。而总体上,我的生活是越来越消沉了,偶尔通宵跑去芝加哥看演出,大部分时间,我的生活不像生活,而像一个浅薄的幻象,幻象后面是孤独。

过去总是美好的,这是我在听每一首歌,看每一本书,念每一封信时感受到的,一种迫使我深呼吸的感觉。深呼吸,然后我看到了很美好很动人的景象,可是它们都过去啦。

你怎么样呢?有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彼此消失在对方的世界里了。偶尔想起,就像一颗暗淡的星。你感到快乐吗?很高兴还有人和我一样记着从前。

我有一个新的blog: http://zjuxiatian.blogspot.com 你在那里可以看到我。还有,我寒假会回国。告诉我你的故事吧。再见。

summerrrrrrr

13
Nov 06

多烧菜,烧好菜

剩下的 | | Shout (0)

今天我做了青椒胡萝卜蘑菇炒肉末和虾炒蛋。我认为很好吃。多烧菜,烧好菜。论文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都要慢慢走上正轨。

在听Mojave 3,明天再问我。泡茶去。

08
Oct 06

继续等待

我念书 | | Shout (1)

周五和周六过得很放松。我仍然不知道结果,继续等待。大概在等待礼拜一吧。这两天要做的事情是补作业和拉下的课。接着赶作业,星期三之前做完,打印出来交给别人,然后踏上北上芝加哥的路,看我的Mojave 3。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秋天最后的一场演出。之后,期中考试和硕士论文。我的生活简直莫名其妙。

天亮以后就是星期天。紧握自己的手,每天都要过得有意思。

25
Jun 05

Slowdive Forever

我听过 | | Shout (0)

Slowdive – Live in Paris 02/29/1992

1992年Slowdive的巴黎现场。当时他们还没走红,直接的原因是他们还不懂得和小资们搞好关系,不懂得浪漫,且带着不可救药的My Bloody Valentine味道。这场表演的地点是嘈杂的酒吧,可以想象空气和音乐一起烟雾缭绕。它有结实的开场,很明确的旋律加以大量Ebow的吉他噪音和兴奋的鼓点。照此看来,Slowdive是正常的摇滚乐队,鼓和吉他的构架牢不可破。然后节奏慢下来,男女声循序渐进地铺展开去。吉他的走法是My Bloody Valentine式的,抓出一把又一把的噪音,当然这些都是很规矩的,以至Spanish Air到了结尾竟有了缥缈的气质。再后面的作品如Morning Rise是些ambient的企图,顺带着各种黯然神伤的微小细节。

显然此时的Slowdive是朴素的,音乐也粗糙些。他们的特殊在于对旋律的敏感。这给穷途末路的shoegazing乐派带来了突围的可能性,比如我们可以噪音,可以低着头唱歌,但是必须搭配一定比例甜美的旋律。此即他们日后做Mojave 3的素质,但这是后话了。

震撼的感觉出现在快结束时的Ballad of Sister Sue。吉他Ebow出来的第一声就指出了悲伤的方向。“…我失去了所有感觉,我看不见了。那是我的眼睛,我出卖了它们…” Slowdive 讲述着一个自杀故事,脆弱的人声堕入失控的音响。我觉得这个作品的高度是很难逾越的。当谢幕曲Avalyn One缓慢地推进时,酒吧里有了零落的掌声。而这个时候一切也都快结束了,就像模糊而荒凉的梦。

这之后的事情起了变化。Slowdive开始走红,冲出英国走向美国,最终摇身变为Mojave 3, 和全世界的小资们打成了一片。噪音墙?哦,对不起,我们的箱琴倒是很美……在今天看来,Slowdive的年代的确已经遥远了。

这个是好几年前王岳杭写的Mojave 3的文章。白热寄给我,我也很喜欢。

Mojave3 –我的M3“Ask Me Tomorrow”

箱琴如同情人的手掌,抚平了情绪的皱折,Ask Me Tomorrow 一开始就带你进入清晨睁开眼睛时候的平静。一切都可以被静静的回想,一切都可以释怀。我还活着,可以爱,你呢?这就是简短妩媚的“Love Songs On The Radio”。回想起很多年前,在收音机里第一次听到Lennon的Women。那样用音乐诉说的节目,再也无处可寻。如今做节目的人都认为自己可以说的比音乐更动听,都认为自己比音乐更有魅力,不知道到底做节目是为了推广音乐还是推广自己。怀着少年时的理想,自己也尝试了五年。但推广音乐的事业是寂寞的,喜欢音乐的人都沉默着。这样的沉默造成了社会认识的误区–话语的强权抹杀了沉默的大多数。但一切都可以被静静的回想,在M3的世界里。

“Candle Song 3”的沉静,返照着歌词的伤感,竟然是“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意境。蜡烛的歌,是Neil Halstead和Rachel Goswell合唱的,唱的是两个恋人共度圣诞节的情景。两个人的和声互相辉映,似怨似慎,如痴如醉:“我站在她的身边当她站在我的身边/我是她的枷锁如同她是我的枷锁/我们一起经历所有的痛苦/还有消逝的爱/而且我们知道所有的问题答案/我们抓住了机会然后让它漂流走/现在到了该自由的时候了,是的,到了该自由的时候了/站的那么近我根本看不到你/我站在她的身边当她站在我的身边/我是她的枷锁如同她是我的枷锁”我被这样的清醒击中,如同我的清醒不久前击中我八年的爱情,全世界的人们都在苦恼“that nothing is different, that no-one has changed/nothing has changed”。我想起昨天和人讨论的JOY DIVISION式的永恒。轻描淡写的拨弦和拍击,却无法掩盖我们心底抖落不掉的惧意。

但是离开了永恒的爱人,我们又如何甘心呢?我们又如何承受内心的孤寂呢?“但是我需要你重新找到我/我是被废弃的我是被煎熬的我是个傻瓜我是个骗子/但是我需要你重新抱紧我/我们曾经拥有的生活在哪里/爱在哪里/我曾经握住的手在哪里/爱在哪里”离开了恋人,但无法离开恋爱的感觉。想要找回失去的,却成了抓不住幸福的无奈。对自己彻底的怀疑,对所谓的清醒彻底的怀疑。毕竟是真的爱过的啊,毕竟是曾经如此的刻骨铭心。你的手依旧温暖,而我却毫无理由的放开了,是为了抓的更紧些,再紧些。

“Picture”是真的悲哀。仍然想念你,仍然寒冷,想要感觉你的温暖。但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所有的秘密仍然藏在你眼睛的背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带我进入你的生活,你给了我爱,但是我却如此回报你。你也失望,我也失望。而且,我觉得这样就好,这样挺好,没什么不好。真的悲哀。

最后一首,无疑是最动人的一首。我简直无法将它从我的脑海里赶走,我进入了它的躯壳,看到了自己。“Mercy”里面出现了唯一一次八分之一拍的鼓点。哦,是的,是伤心欲绝的鼓点。看不到你的内心,感觉不到你的爱,就这样喊出了mercy!仁慈啊,慈悲啊,上帝啊,让我看到吧,让我感觉到吧,我伤心欲绝,可是毫无办法…

这张专辑的题目是:明天再问我。

永远超脱的Mojave 3,永远在甜蜜中看到伤感,在伤感中看到欲望,在欲望中看到悲哀,在悲哀中看到希望的Mojave 3,永远用平静的旋律掀起记忆的浪潮,击中我内心最隐秘的无奈和欲望的Mojave 3。

我在我的签名档里写下:生活象一首歌,你象个傻瓜般活着,而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

—————– life is like a song, i live like a fool ——————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