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ug 05

Quad Day!

剩下的 | | Shout (0)

下午去了quad day,人山人海。狂大的一片草坪上全是人头。据说全校所有的学生组织和很多社区组织都出动啦,占满了草坪上各个小道。原来算好了想走个欧拉路径出来,一次搞定。结果人太多,挤来挤去就走乱掉了,有些边被我来回走了三四遍,呜呜。

逛了两个钟头,感觉像个露天的教工路电子市场,每个booth都有人卖力地吆喝,电子市场那句经典的“CD-DVD-CD-DVD-游戏软件” 听过吧?就是那场景!真不知道俺们学校隐藏了嘎许多组织啊,不过我最后sign了些什么都忘掉了-___-。总之其间阅览美女无数,猛男无数,外加踩人两次,被踩两次,说can i get a copy 6次,说no thanks无数次,被教会拉住3次,法轮功1次。总计接到纪念塑料袋一个,棒棒糖一个,报纸两份,传单无数。

quad day结束了,我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办公室。晚上TA就要开会了。啊!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一天啊!

23
Aug 05

PSR-47

我发呆, 我听过 | | Shout (0)

今天下午去了些好久没去的网站。PSR是香槟本地的post-rock乐队,去年刚来的时候在某个星期天晚上听到他们在WEFT电台做的live,记得他们当时对一种很奇怪的铃声/拍手声作了采样,宣称自己的音乐基本都是即兴,在节目结束的时候DJ问他们有新演出没,有新唱片买没,有谁要感谢没,他们一连说了3个no。他们的网页不知什么时候更新过了,换了界面,放了6个唱片的 MP3在上面可以免费下载。今天晕晕乎乎听了一个下午,小乐队都是很自由的,自娱自乐,前面做的interview后面立马拿来做loop采样,音源是取之不尽的,剩下的交给雅马哈PSR-47键盘和合成器。

然后我想到,我也可以去搞一个合成器嘛,采样和拼贴是想象的责任而不管音乐素养的事。然后我又想到,我竟然已经来美国一年啦,要不要写个年度总结和新学期新打算?可能吧。明天有Quad day,要不要去看看,说不定有好玩的。最后想到,我想练习画画,钢笔画和铅笔画,起码也要达到半个大孟的水平,寒假去UVA跟他比美。最最后想到,后天就开学了,上次“豪迈”地见了老板以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事情,我操。最最最后想到,下学期要严格地勤俭节约,不再过多地乱花钱——这个和我的合成器计划冲突,于是合成器作废。最最最最后我想到,没有钱还混个P。

22
Aug 05

“时光飞逝啊,当时的小兔子都长大了”

这些人 | | Shout (0)

今天收到两样东西,一张CD和一张明信片。都是意料以外的事,唱片是几个星期前在网上订的,一直以为寄丢了,今天却安静地出现在信箱里,包装上贴着邮局的浅黄色标签:从夏添的旧地址转到夏添的新地址。盒子里面,是Joni Mitchell1979年发行的Mingus。几年前我曾经把这张唱片的MP3刻出来反反复复地听,发誓要买一张正版。迷惘的民谣歌手和濒死的爵士大师,文字在醉酒的切分音里绽放,他们讲着夜色里的新奥尔良和des Moines,黑人乐手的故事,然后相约要葬在印度。好了,现在我把这些感觉握在手里了。

而明信片是sure jj “飘” 给我的,很有意思。购于巴黎的一个小店,寄自加州,主题是几十年前死于玻利维亚的游击英雄格瓦拉,画像的作者是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而我收到它的时候是星期天中午,正赶着去超市买菜。坐在明晃晃的车里,明信片一格一格色彩斑斓地给了我时空倒错的感觉。

sure jj说,离买卡的时候已经很多年过去了。时光飞逝啊,当时的小兔子都长大了。很多事情都像这个明信片,一格一格色彩斑斓,之于安迪沃霍尔,可能是马莉莲梦露或者毛泽东;而之于我,大概是些寒冷、兴奋的巴黎影像,比如地铁、十几层高楼上的学生公寓和阴天的塞纳河。我是快乐的照相狂人,在蓬皮杜博物馆里装模作样;一小撮人月黑风高地去了红磨坊;另一小撮人留在公寓自己做饭做菜装浪漫。白天,两小撮人在sure jj的带领下坐地铁,混巴黎,夕阳西下的时候在街头小公园写满了“我爱你”的高墙下表决心。

现在,溯时间而上,它们都呈现出十分美好的色彩。歌者或是我,我们,曾经被称为小兔子的人们,夏夜的爵士,很难喝的苏打水,遍地的小饭馆和博物馆,现在因为一张CD和明信片,都被我握在手里。

老黄开着车说从后视镜里看到我发呆。我的表情肯定很错乱,但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明信片和CD有多么微妙。时光飞逝啊,当时的小兔子都长大了。真快,快得像我们匆匆前往超市的车。

19
Aug 05

我的登陆一周年纪念

剩下的 | | Shout (1)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 一命
归天
—— 海子《祖国》,1987

零四年八月九日,我们在美国上空遇到雷暴。机长若无其事地说,那就先降落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吧。暮色中我们的小飞机摇摇晃晃地驶离闪电,掠过田野里闪烁的灯光。加点修辞,安静的田野里偶尔闪烁的灯光,我的美国就此出现了。

很快我成了那些灯光里的一朵。我住在两条街的交叉口,对面是一个中学和市立图书馆,国旗飘扬。窗外有棵大树,第一次在阳台上近距离看它的时候,它的每片叶子都闪烁着不同的黄昏的光芒。每片叶子都有自己的运动方程,我兴奋地深吸了口气。我坐在小卧室里像个猪头,绿街上的车来车往都听着很美妙。我开始装模作样地买菜做饭,没事的时候对着空气微笑。如此这般地扑腾了一阵以后,我迅速滑入了懒散和混乱的状态。这是向往已久的微妙的状态,在紧张和缺乏约束的格局中,我轻而易举地达到了。没课时我的起床时间就是对面中学的放学时间,校车呜呜呜开来,我正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摸向我的电脑。有课就惨些,抓起一只香蕉灰头土脸地飞奔去赶车。规则的作息熵值太小,很累,需要无与伦比的勇气。而自发性的演化是朝熵值较大的方向进行的。我很高兴我的自由度递增的生活,它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太正常了。

于是我的绿街303号A305就是我的26舍111,只就寝,不吃饭,不看书,不发呆。穿过一个或者两个街区,坐车上学。公共汽车总是很迷幻地给我旅行者的感觉,背着书包远远看见它开过来,停下,跳上,走人。车站的一边是铁轨,火车开过的时候会很悲壮地嘶鸣两声,似乎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而车皮上的字样暴露了它们的身份,它们只不过前往威斯康星罢了。这种汽笛声也能在午夜听到,那个时候它让我想起小时候轮船码头的汽笛声,很远地,告诉我它们正在远行。这些时刻也是最脆弱的,它们和我过去的影像恍恍惚惚地重合了。

公车笔直向学校的心脏驶去。绿街永远风光明媚,以热火朝天的姿态告诉大家,我很红。据说这是本科生最喜欢的街,胜过香槟或者厄巴那的市中心。餐馆,酒吧,咖啡馆,银行,书店,扭头也许还能瞥见教学楼和宿舍。我在绿街上奔波一年,收获美景无数。至于整个城市,市中心的露天咖啡馆和夜店,目前还不在我的视野。总之它和我能想象到的西方小镇一样,误差不会大。当然也有意料外的事,比如在深夜冒白烟的大工厂,我至今不知道它生产些什么;再比如著名的软件Mathematica的总部在香槟,我每天路过它的配送中心。也许Mathworld的服务器就藏在我家附近,这种想法令我感觉无限牛比。

始终提不起兴趣一个人东游西荡,所以要问起学校有多大,嗯,这个,浙大这么大……不,一定更大!而且很美。我在秋天看见四街上红色黄色的树,夏天的主草坪有美女和咖啡香。冬天下雪,于是整个学校依然端庄。刚来的时候也慕名去了学校中心的玉米地。哇赛,真的有一块玉米地啊,围栏外的牌匾宣传了一个中心思想:科学种田,好!另外,商店里的明信片告诉我,学校的某处应该有个牧场。Orchard Downs有人种菜,自给自足,还小小地卖一把。那里的宿舍楼面向旷野,夏天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师兄住在那里,一次在他的阳台上指着田野旁边的路对我感叹,那个就是温莎大道。你见过这么荒凉的温莎大道吗?

荒凉和繁华,之于我是无所谓的。我住在安静的地方,安静地学习,有饭吃,可以看书,听歌。我没有旅行的热情,不喜欢名胜和博物馆。但我喜欢行路的感觉:飞逝的景物和流动的音乐。我很愿意探索这种微妙的乐趣。美国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他健壮的交通系统,于是有了凯鲁亚克在路上的精神方向。电影《我私人的爱达荷》里,主人公无比深情地站在望不到头的公路上直抒胸臆:我是公路的品尝者,我的一生都在路上…… 我记住了这个镜头,于是飞机真的飞过爱达荷时有了感触,因为我看见高山和荒原中道路闪耀着银白的光泽。它们通向哪里?也许永无尽头。它们时刻提醒我,尽管身为长期的无产者,还是应该迅速买辆车,哪怕它只去去沃尔玛。在旷野上追着晚霞向沃尔玛狂奔,身后的星光和灯光悄然落下,这感觉也很爽——每次我搭江山的车去超市都会心潮澎湃一番。

令我心潮澎湃的还有学校的图书馆。我对图书馆有奇特的敬畏,因为所有的知识都以某种排列组合呆在里面。我和它们这么近,可以闻到它们,拥抱它们,最后还能占有它们。照博尔赫斯的说法,“我年轻时也曾在此处旅行。我旅行是为了寻找一本书,或许是卡片目录中的目录”。我进一步发扬光大,就算在图书馆里打瞌睡上MSN聊天,都会有正襟危坐的气质。当然还是以拥抱知识为主,抱累了就伸个懒腰,居高临下地数数二楼大厅里的美女,图书馆高高的穹顶也很好看。期末图书馆火爆到需要占座,被迫转移到助教办公室。很大程度上这个四人间的办公室是我霸占的,同事们基本不出现,我和4台长期无人使用的奔二机器及一架老式电话为伍,无比苍凉。常去隔壁的机房打印和跑程序,有时是深夜,整幢楼都空了,剩下我和几个清洁人员鬼一样地在幽暗的楼道里晃来晃去。可我乐此不疲。我喜欢一个人呆在空空荡荡的地方,所以图书馆和办公室具有很高的优先级,我经常赖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做,直到末班车。末班车也常常是空的,我和司机一路无话。下车走回家,路上仍然是空的,整条路都是我的,让我感到高兴。

我有过很开心和很绝望的时刻,但忘了起因。我碰到过很有意思的人,但忘了他们的姓名。我做过很变态的作业,de过很变态的bug。我见过很感人的景致,比如秋天傍晚候鸟低低地飞过我的头顶。大多数时候我是一个人,不说话也不思考,人多让我感到无趣;玩笑开到第五个,我突然闭嘴感到忧伤。看上去大概很古怪。

前段时间我搬家了。搬家时正好是登陆一周年。年度总结或新学期新打算,选哪个?选哪个都是不及格,因为我没有点题。一年里我看差不多的书,听差不多的音乐,交往差不多的人。除了我眼镜的样式以外,没有显而易见的变化。生活不会就此重新开始,梦想并非妙不可言。我是刀枪不入的人,物理上的迁移就像小学里开学发新书,新鲜几天就过去了。我对周围环境的反应迟钝,不会应急,不会随之兴奋。从进化论的角度看,我一定很不幸。然而我还是很高兴,我说到做到,没有背叛中学时的想法,套用海子的诗,便是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而我不是诗人,我的梦也至多是匹羸弱的马,它不再飞奔,和我一起睁大了眼睛,停留在这个小镇。

16
Aug 05

夏天就要过去了,我深表遗憾

剩下的 | | Shout (0)

我搬家了。生活向窗明几净的方向发展。现在我有一间大卧室、一扇很大的窗、一个长得像巴巴爸爸的橘红色沙发和一张市图书馆的图书证。下午用来躺着,窗外的树在蓝天里摇晃,晚上看书,听天井里的虫叫。

夏天就要过去了,我深表遗憾。

06
Aug 05

PhD

我念书 | | Shout (0)

XiaochenF给的链接真好玩

PhD: Piled Higher & Deeper

Top four reasons to buy the PhD books:

1) All the strips you love, handsomely printed in two high-quality bound volumes

2) Buy them as gifts for your friends and family (“see? this is what I go through!”) or buy them for your labmates (delay their thesis progress)

3) Advisor: “So, what have you been doing lately?”
You: “Well, I’ve been reading some books about research…”

4) Don’t you stare at the computer long enough already?

05
Aug 05

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

我念书 | | Shout (0)

见老板归来。现在对我基本毫无要求,我说我写完了可效果不够好,老板惊叹,这么快,我还以为你paper还没看完——听到这里,我还是很豪迈的,嘿嘿,俺已经都做啦。刚准备做谦虚状,老板又说,但我想了想,决定不做那个了,还是换样东西做做。

-______-

所以,又换了。这次将用一种我不懂的技术做一个我不懂的东西。大哥大姐,我会挂的。可不管怎样,我还是豪迈地走出了办公室。下午四点半,风清云淡。这是礼拜五,我的stereo system刚刚寄到,我要从Champaign搬去Urbana,我的juggling练成了3个球。

我的暑假还没完,还有许多个悠长的下午在等我。

04
Aug 05

August is annoying, really annoying

我念书 | | Shout (0)

加了robust regressors和gaussian fall-off,效果还是不理想。memory mapping用不了。准备把部分代码转成C++,这样就能做最后一层的multi-scale。哎,到时候只能发扬死zhu不怕开水tang的精神去见老板了。

今天开心的是拿到了beanbags,玩儿了一把,遂作找到感觉状。于是又看本DVD。这毕竟是暑假啊,做不了图形青年,还可以做个杂耍青年。但一定要抓紧,再过两年,我连个青年也做不成了。

02
Aug 05

mission (im)possible for today

我念书 | | Shout (0)

1. add robust regressors;

2. gradient-based: solve a linear system / Poisson equation;

3. try to find a machine with RAM >= 1GB. I have 100 * 100 datapoints each of dimension 3072, sigh;

4. save mixture trees into separate files for each example;

5. juggling! my beanbags are coming this afternoon.

====Life is like a song, I live like a fool====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