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ul 06

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吗?

我发呆 | | Shout (1)

章台夜思

[唐]韦庄

清瑟怨遥夜,绕弦风雨哀。
孤灯闻楚角,残月下章台。
芳草已云暮,故人殊未来。
乡书不可寄,秋雁又南回。

今天翻看唐诗三百首来着。千百年来我们还是和古人体会着同样的哀愁。那千百年后呢?一直都一样吗?对了,我的这个博客,这个blogger.com所在的服务器能一直保存、备份这些数据,直到千百年后吗?如果我死了,这个博客会孤独地存在着吗?比如2155年,或者2307年,有人在饭后偶然地用十分钟阅读了它?
30
Jul 06

另一次毫无收获的周末总结

剩下的 | | Shout (0)

这个礼拜,结果还是没有说法。我开始真正地担心起来。几个月来我似乎一直生活在一个浅薄的幻象里。太可怕了。

另一方面,也就是“生活总是要继续,管他妈的”那个层面,我从白热和基维百科那里大概了解了我很喜欢的那种“摇摇晃晃”的吉他效果的名称和原理。

26
Jul 06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反动派 | | Shout (0)

我们付出了比我们生命更多的东西,我们付出了我们亲爱的国家的命运。看博尔赫斯的《德意志安魂曲》的时候记住了这句话。这是一个德国纳粹人员临刑前的陈述。和音乐、哲学纠缠不清的人生,在严肃,残酷,壮烈的体制下会是什么样的状态?我的肉体也许会害怕;我却不怕。小说里的那个人最后说。

而我的亲爱的国家正在做那件几十年前的事。这个纳粹化的进程渗透到群众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比如天涯的八卦版或者一个在普通不过的经济事件。我们会成功吗?我们的生活从来没有被哲学进入,我们拥抱着的是历史和近几十年来风起云涌的幻象。这个体制把每个人都紧紧抱在怀里,我们在亲密的摩擦和窒息里生出仇恨与爱。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纳粹,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这种说法永远不过时。多年的宣传和经验强化了民族沙文主义,有效地统一了群众的狂热和愤怒,我们把它叫做和谐社会。我们的统治者竭尽全力于构建和谐社会这种熵递减的活动,秩序为统治和管理省去不少麻烦。他们自然不会也没必要去想象系统崩溃时熵的突增,因为这种未来的灾难将与他们无关。

26
Jul 06

7月26日凌晨,一闪而过的David Sylvian

我听过 | | Shout (0)

现在我才知道Blemish里面的那种效果是有理论基础的,它们的名字叫glitch。David Sylvian做的还不是纯粹的glitch,毕竟有点岁数的人啦。但他用glitch和吉他试验出来的效果却无与伦比,他做了一个简约、玄妙的梦。很高兴David Sylvian这朵“前浪”暂时还不会死在沙滩上,否则满世界的isan,我会感觉无趣的。

25
Jul 06

7月25日,列宁

我发呆 | | Shout (0)

我在wikipedia上看到,1919年7月25日,列宁领导下的苏维埃政府发表致中国国民及南北政府宣言,废除帝俄对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

小时候看过一本列宁的传记,是那种有很多修辞,词藻华丽的“少年读物”。妈妈对我主动买了这样一本书感到惊奇。这大概是我的虚无的左倾思想在少年时期第一次表现出来的非典型不完全症状。其实那本书我现在还放在书架上,还没有被卖掉,我曾经对里面的修辞很感兴趣,“母亲的声音就像一条温暖、明亮而宽阔的河流”。那本书把列宁写得很细腻感人,我一直难以忘怀,并且至今认为列宁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想主义的人。

其实我去维基百科是要找一些爵士乐和根源布鲁斯的资料,因为我的iPod在播放Chris Rea的一个布鲁斯作品(track 1: Spy, Hofner Blue Notes, 2003)。某些半音音阶总能有效直接地触动我,不知是心理问题,习惯或经验,还是有物理学的解释,比如类似共振那样的解释?

24
Jul 06

最好的时光

我发呆 | | Shout (0)

这个礼拜怎么说都要有个说法了。给我狠狠地干!

主要是想周末去看场电影,泡个酒吧,办个证,申请个账户什么的。不能在内疚中完成它们啊。很奇怪,为什么我的生活怎么都理不顺了?再让我试一次吧,否则夏天就过去了。

前几天翻出这个老唱片来听,希望的水疱,smile’s OK。他们太沉得住气了。又想到了白热的广播节目。为什么我当时一边听一边做苏大还是春风满面?那是最好的时光。

21
Jul 06

阿卡天天是怎么了?

我发呆 | | Shout (0)

我真的就堕落了吗?还是不甘心,却已经厌倦下决心。这应该不是我的下场。为了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要强悍地挽救自己。尽管我知道每个人都直奔死亡,尘归尘,最后什么都不见。

19
Jul 06

我看上去像一只萤火虫可我今天头疼

剩下的 | | Shout (0)

下午做了点事,打个盹,结果头疼了。昨天晚上翻来覆去地担心我不远的和很远的将来。但头疼我认为是天气太坏的缘故。吃完晚饭,报纸上讲人们精心治疗一匹受重伤的马的事情,它的腿和蹄子坏了。现在照片上那匹马已经能在ICU外面溜达了。

今天其实能够集中精力做事。但愿这可以变成我的习惯。我丧失这个功能已经很久了。晚上坚持,然后试着早睡,明天就不会被很难受地热醒,接着也不会头疼。今天听的是Josh Rouse,很有意思。有些歌几乎把我感动了。这些我以后写。

我现在想的是,如果今天回家的路上开着手机,手机的那点绿色的光会不会使我从远处看像一只萤火虫?

17
Jul 06

七月

剩下的 | | Shout (0)

因为家里太热以及想睡时已经天亮,我留宿在了办公室。voodoo的睡袋还不错,只是地板太硬没有枕头。暑假我突然有了两个专用办公室,睡一个,锻炼一个。

今天听这样的:

专心工作,认真吃饭。

16
Jul 06

美国音乐俱乐部

我听过 | | Shout (0)

今天清早听了美国音乐俱乐部。想起以前是很不喜欢这种形态的,比方美国音乐俱乐部或者Opal。现在竟然觉得有些妙不可言。我不太懂他们把爱国者比作脱衣舞男的歌词,读着是种很悲愤的景象。整个唱片里淡淡的乡村味道最终还是掩盖了键盘制造的暴躁沉闷的气氛,所以还是有阳光,早早地从东面的玻璃窗照进来。这是2004年他们解散10年后新发行的专辑,叫《爱国者的情歌》。也许04年发生了什么?伊拉克?真奇怪才两年,好像整个世界早就离我远去了,怎么都想不起来。

有时突然想为什么都是这样的音乐伴着我,如果没有我会怎么样,我会不会钻入一个哲学的角落或者是摄影,甚至是数学。我会不会真的变成马戏团的小丑呢?驯兽师。守林员和图书管理员,电台播音员。这些都会令我父母心碎的,我小时候的想法竟然如此不堪。骑车回家的路上看见渐渐明亮的空气和渐渐暗淡的星。我想到J,她提到了有才华的年轻人。她最后说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暗淡下去。我不知道J有没有想到我,我想到J的时候就像想到我平静和昏暗的过去。我经常没有办法表达我的想法甚至是情绪,以至很多事情就平静和昏暗地过去了。他们是那么黯淡。我很惋惜,好像很多事情都应该在“以前”发生过了。可他们没有发生,也许再也不会发生。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