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ug 06

竊竊私語

我看过 | | Shout (0)

竊竊私語

夏宇

灰睡在灰上
水關在水裡

時間曾經打一個摺
把我們摺進去

那個向前標示卻不斷後退的箭頭
原是一大群逆向飛著的蜂

已經是上個世紀
我們儲存的一大罐蜂蜜

我們的竊竊私語
我們的竊竊私語 …

19
Aug 06

我听过我写过 (3) “凌晨三时,火车站的牛仔”

样板戏 | | Shout (0)

【人】The Blue Nile
【物】Hats
【时间】1989年10月
【发行】Linn Records

一直听说这是个25年才出了4张唱片的神奇乐队,完美主义者。Rickie Lee Jones的偶像。今天下线以前找来听了,作品的确很独特,明明是流行歌曲,听着却很不同,编排复杂,气氛不是吉他做的,也不是ambient的那种,用的应该是些平常简单的合成器。但它和愤懑又有点虚弱的人声配合得非常好,某些瞬间真的让我想到King Crimson和模糊不清的八十年代气质。Let’s go out tonight里面有着夜色阑珊的气息。Headlights on the parade节奏更清晰,流行歌曲的腔调。到From a late night train,调子又沉下去,最后慢慢消失。雾蒙蒙的一片,絮絮叨叨的孤独和忧伤,说Blue Nile是大师那是言过其实的,但的的确确有些片断,让我的心猛地抽紧,像被狠狠地抓了一下。最后想到他们和Rickie Lee Jones合作的Easter Parade,对,就是那样的时刻。

18
Aug 06

天天加油

我念书 | | Shout (0)

你要加油啊,这个学期是一个关键。事情一件一件来,不要慌,也不要怕,现冲刺一个月,首先从正常的作息开始做起。你在写代码的时候不要浏览网页,复习的时候也不要胡思乱想。做满两个半小时,休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你在以前做到过的,现在也应该可以。

现在代码上遇到了问题,我知道你很急,你的老脾气啦。可是急也没办法,这两天找人问问,STL的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下个模块先做起来,千万别放弃。今天就把流程过一下,整理整理。复习是一定要开始了,真正的考验马上就要来了。既然暑假已经那样过去了,那么你的秋天应该过得顺利、美好一些。

我还是相信你的,一如往常,从小孩子起你就是好的,不是坏的,我一直信任你。你还记得你的台灯,你的卡片,你的收音机吗?你的书桌上有你的刻字。你不会消沉下去的,你还是要和以前一样,悄悄努力,悄悄加油。

你先看着3个考验吧,我给你数着,看着你成功。

17
Aug 06

一些八卦

我听过 | | Shout (0)

原来Cocteau Twins在早期从后朋克转型是因为贝斯手离队。有点被迫的意思。Robin Guthrie承认大量的吉他效果是因为自己吉他技术上的缺陷需要弥补。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他们的歌词晦涩是众所周知的,比如80年代中期他们有两张EP,原本这些作品是为了测试他们新录音室的设备效果,最后感觉作品成熟,便结集出版。其中一张Echos In A Shallow Bay,歌词竟然是…背诵各种蝴蝶的学名…

解散后Robin Guthrie和Simon Raymonde成立的Bella Union唱片,原来就是签了Dirty Three的公司。Dirty Three的小提琴手原来就是今年和Nick Cave合作电影原声的那个人。他其实在97年就加入了Nick Cave & the Bad Seeds。Dirty Three的新唱片里的人声竟然是Cat Power。

Dirty Three的成员在不同时期都沾染冰毒。而Cocteau Twins的Robin Guthrie在九十年代初也有此好,这竟然是Cocteau Twins在那个时期变得更原声的原因——Robin没时间去录音室录他的吉他部分,自然效果就少了,就accoustic了。

16
Aug 06

我听过我写过 (2) 神秘出游

样板戏 | | Shout (0)

【人】Coil
【物】The Ape of Naples
【时间】2005年12月2日
【发行】Threshold House
【我有】CD
【记号】THRESH2

我认为Coil是很奇妙的人物。他们第一张唱片Scatology是惊艳的,里面的小号吹得扑朔迷离,以至于后来在看电影Frisk的时候猛然听见,我觉得整个电影都出了彩。连续听他们长达十几分钟的梦呓般的音乐编排是妙不可言的一种体验,我不知道音乐下一步如何变化,在哪里拐了个弯,或者两种怪异的音色怎样互相支撑着铺展开来。Coil乐于为同志电影作配乐,早期一直为Derek Jarman写东西,比如The Angelic Conversation。声音和画面都带着(我想象中的)浓厚和细腻的英伦情调,在粗颗粒的慢镜头的微笑和花的摇曳中,Coil的音乐从Derek Jarman的影像背后缓缓升起。这雅致和隐秘的情境感染了我好几年。后来我大致知道了Coil的主要人物John Balance和Sleazy是同志,这独特的氛围也就容易解释了。

问题是Coil不会再出唱片了,因为John Balance在2004年底死于一次酒后的坠楼。The Ape of Naples是他们的最后一张唱片。音乐显得很悲伤,也收敛了许多,大部分作品以严格意义上的歌曲的形式出现。当然它还是复杂和精妙的,有时又变得像往常般惊悚。几乎每个作品里都有了歌词,我还没仔细研究,但照以前的经验这要花些时间。今后的几天里,我将从这张唱片开始,逆时间而上听完我所能收集到的Coil作品。这将是一次神秘的出游。

13
Aug 06

我听过我写过 (1) 这是美国,这是乡村

样板戏 | | Shout (0)

【人】Willard Grant Conspiracy
【物】Let It Roll
【时间】2006年6月20日
【发行】Loose / Glitterhouse

前段时间听过他们和谁谁谁(我忘啦)合作的即兴唱片,即德国发行的即兴/合作系列唱片In the Fishtank中的一张。很好听,随便拉拉的小提琴,悠然自得有些Nick Cave从良后的味道。今天终于听了他们最近的作品Let It Roll。不看不知道,竟然又是Glitterhouse发行。看来这个厂牌最近很红的说,发的东西也一路货色,低低的小民谣。新唱片好像没了那个即兴唱片的轻松,节奏紧凑了不少,调子也暗下来,有些曲目很长,很长就很可能变得平庸。可提琴缠缠绕绕地一拉,背景上那轨弱弱的电颤琴响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的感觉又回来了。它开始让我怀疑也许是Nick Cave在抄袭。至于Willard Grant Conspiracy的背景资料,除了看到说是个波士顿“民谣乐队”以外,俺一无所知。

12
Aug 06

立秋已过

剩下的 | | Shout (1)

整个夏天过得乱糟糟。每天都是临睡前开始不安,醒后却一如往常。我不知怎样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前两天看google earth,一些军事装置和巨大的政治标语。当然还有我家的房顶。妈妈也许在晒衣服?在非洲的腹地有一些异乎寻常的高清晰航拍点,我甚至可以看清屋子外面瓦罐里贮存的水。整个世界就这么赤裸地呈现在我面前。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窥探任何一个细节。我开始理解人对神的敬畏了,原来神什么都看得见。

前天,我听Tom Waits的Big Joe and Phantom 309。不好意思我哭了。我经过了那么多苦闷潮湿的夜晚,却从来没遇见过神奇的事情。我也希望哪天能碰到一个幽灵309。最后,大概是昨天黎明时分,我发现每个人谈起青春都是那么忧愁,比如筠子唱的,“外面下起了小雨,雨滴轻飘飘的就像我年轻的岁月,我脸上蒙着雨水,就像蒙着幸福”,还有王凡瑞唱的,“我依旧飘落在空中,像一片散落的花瓣,我还是那样地纯洁,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在拼死坚持,在拼死坚持”。

哦对了,今天爸爸妈妈正式开始向我展示他们帮我相亲的成果了。我是怎么答的?好像推掉了吧。

08
Aug 06

而我的名字,又是多么地普通

我发呆 | | Shouts (2)

分别用百度和google搜索我的名字。我是一个报道无聊新闻的记者,是一个考了高分并把贫困生照顾名额让给别人的好学生,是一个乡镇企业经理,是一个小学四年级喜欢写作文的小学生,是一个处张贴简历的焦急的八流师范大学毕业生。我还收到了一封性别错乱的情书《遗失的美好——致一个叫夏添的女孩》。当然最酷的还是流氓犯夏添。我在1991年被捕。

============================================================
夏添一伙被捕

1991年的今天,曾在我市造成极为恶劣影响、为死刑犯向黎举丧的“4·30”案件终于有了回音。扰乱社会秩序、流氓犯夏添、石文等10人,被依法逮 捕。夏添今年22岁,1988年因打架被劳教两年半。1991年3月28日,故意杀人犯向黎被依法处决。向黎的“把兄弟”夏添等,公然藐视法律,于4月 30日为向黎设堂举丧。5月2日,他们又纠集30余名各社会流氓地痞,组织数十辆摩托车、吉普车等机动车,围绕东、南、北、郊四区进行环城游行,为向黎举丧。

============================================================

07
Aug 06

我念书 | | Shout (0)

我经常在工作的时候胡言乱语,以及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还会走调唱歌乱唱歌词。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被老板听到,他走进走出毫无声响。这是一个坏习惯。我是说,走路没有声响是一个坏习惯…

05
Aug 06

准备做一个维基人

剩下的 | | Shout (0)

注册了wikipedia的账号,想先做两条中文的,一条伊能静,一条杭州外国语学校。我有个怪癖,就是列单列表,整理文档,做标签信息,很爽。维基人也有这么点文秘/档案员的意思。

今天是晚上来的学校,办公室的灯开着,看来是老板下午来过了。我不在,桌上一片狼藉。寒。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