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 06

我的回信

剩下的, 这些人 | | Shout (1)

我还活着啊。都不怎么看到你在MSN上。你怎么样呢?

我的生活没什么可说的,没有目标,也没有理想,偶尔担心一下未来,偶尔开心,偶尔也忧伤一阵。

我刚去了西部一个偏僻的州旅行。晚上能听到火车的汽笛,在寒风里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后来我想到我们每个人都像荒原上的草,寂寞的生长,寂寞的盛开,寂寞的死去。再后来,我又开始想做一个守林员了,他们在瞭望台上与森林相对,在寂寞的夏日的阳台上放风筝。

十月份的时候我去听了red house painters和mojave 3。他们都很美,mojave 3唱歌的时候我陶醉了。而总体上,我的生活是越来越消沉了,偶尔通宵跑去芝加哥看演出,大部分时间,我的生活不像生活,而像一个浅薄的幻象,幻象后面是孤独。

过去总是美好的,这是我在听每一首歌,看每一本书,念每一封信时感受到的,一种迫使我深呼吸的感觉。深呼吸,然后我看到了很美好很动人的景象,可是它们都过去啦。

你怎么样呢?有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彼此消失在对方的世界里了。偶尔想起,就像一颗暗淡的星。你感到快乐吗?很高兴还有人和我一样记着从前。

我有一个新的blog: http://zjuxiatian.blogspot.com 你在那里可以看到我。还有,我寒假会回国。告诉我你的故事吧。再见。

summerrrrrrr

17
Nov 06

我听过我写过 (8) 灰色年代

样板戏 | | Shout (1)

【人】Sixth Comm
【物】Grey Years
【时间】1993
【发行】Kenaz
【我有】CD
【记号】KENCD 03

这个唱片的销量我估计不会多过1000张。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Sixth Comm(其实也就是Patrick Leagas一个人)遇到了Amodali,Sixth Comm作为一个音乐计划渐渐停止,九十年代的唱片均以Mother Destruction的名义发行。最近Patrick接受采访时说,Mother Destruction和Sixth Comm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们的身份混淆,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总的来说,Mother Destruction的前台人物是Amodali,她的观念是鲜明的,她所期望的音乐形态也比较统一。Patrick在MD的任务是音乐的编写和完成。Sixth Comm更加难以归类,他是Patrick自己的project,音乐和主题的表达也更自由和芜杂些。

Grey Years这个微型专辑还是以Sixth Comm的名义发行,包括了5个作品。其中三个是Amodali 1987年录制的,一个是Patrick 1987年的声音素材,另一个是1992年两个人的合作。基本上,这个专辑定义了日后Mother Destruction音乐的走向,它比较黑暗,原来Sixth Comm悲壮和热烈的气氛几乎消失了,Amodali低回的念诵和各种张牙舞爪的效果是唱片的主要内容。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节奏的减慢迫使Patrick的鼓变得异常沉重,这在他们合作的Tears On Fire里表现得很明白,似乎是为了配合Amodali的咒语特别加重了节奏,低频混响也有意变得缓慢而且粗糙。在Amodali自己的三个作品里,更多地充斥着扭曲的吉他和她的尖叫,两者之间还夹杂着很多噪音,这应该是他们追求的效果。鼓的音色要明亮些,也多样化一些,应该是有多种鼓。非常厉害的是一个名叫Shark Fuck的曲目,先是对吉他做了少量的放大失真,这种音色对简单的话筒人声延时和循环鼓机是一个很醒耳的扩充。然后失真的效果越来越强烈,最后和严重延时的人声粘成一片。在这种粗颗粒的炽烈的噪音下,人声的高频部分时不时地冲突出来,加上鼓一直有条不紊地简洁地行进,十分生动。相比之下,Patrick自己的作品要静态很多,但也更有张力。那个纯音乐的作品有18分钟长,叫Golden Forest,几乎在没有真实乐器的情况下用合成器做了很多简单流畅的音色,它们缓缓流动着构造出一种月出日落、鸟叫虫鸣的永恒。

这张唱片是Patrick Leagas音乐上的转折点,它标志着Sixth Comm在音乐上的终结以及一个新方向的开始。直到14年以后,也就是今年,Patrick才重新以Sixth Comm的名义出版了一个新作品。而这个新作Headless,也已经与Grey Years里所表现的意境相去甚远了。

16
Nov 06

9点整我要开始看一篇关于SVM的论文

我念书 | | Shout (1)

我在三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那个橘红色的Illinois软沙发上。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还能爬起来玩一会儿。于是就爬起来玩了一会儿。Soulseek和eMule上的部分任务已经完成了,这种P2P的方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或者说我成了这种P2P方式的一部分。想了想,还是后面的说法比较恰当。刚写完的论文就是献给死去的Audio Galaxy的,我说, I wish to dedicate this work to the now-deceased P2P pioneers, Audio Galaxy and the good old Napster. They brought me tremendous joy in my hardest time. 巨大的欢乐和最苦闷的时光,是啊,那是好久以前了。当然我的论文是bullshit,献不献给Audio Galaxy无所谓啦,反正他已经死了。巨大的欢乐已经没有了。

后来我在七点多的时候睡了。窗外灰蒙蒙地看着很难受。这几个月来我就这样过着破碎的生活,很像最近流行的行为艺术。比如中心思想是我漂浮在一个浅薄的幻象里。我是个危险分子,我忍受不了自己了。等等。

今天刮风下雨。我去学院办事,伞被吹反了,干脆不打伞。 这两天还要跑那么几次。前天晚上突然想要写个故事,关于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的故事,他的幻觉,一次糟糕的交谈和逃脱。我粗略地想了想开头和结尾,名字可以叫《香槟的阴谋》。突然激动了一下,很久没有这种想法了,自己都感到奇怪。

下周有一次旅行。之前和之后的生活应该都还是一团糟。

13
Nov 06

多烧菜,烧好菜

剩下的 | | Shout (0)

今天我做了青椒胡萝卜蘑菇炒肉末和虾炒蛋。我认为很好吃。多烧菜,烧好菜。论文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都要慢慢走上正轨。

在听Mojave 3,明天再问我。泡茶去。

10
Nov 06

Pretty soon

这些人 | | Shout (1)

昨天我梦见和外公一起散步。他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散步了,我爱你。我说你很健康,还能活100年。醒的时候我哭了。我想到小时候外公带我偷偷溜出去买爆竹,早上我们去吃镇上最好的早点,一起被外婆命令买春卷皮。而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对谁都一样。

马上我就要回家。愿大家一切安好。

07
Nov 06

绝望的第一天与第二天之间的小插曲

我听过 | | Shout (1)

Dakota Suite和The Tiger Lillies都出了新唱片。Tiger Lillies的那两张我还搞到了,其中《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动人。对他们来说,能保持以前的状态就是件好事。

我越来越觉得写日志就像讲单口相声。这才是日志。这也是件好事。

07
Nov 06

绝望的第一天

我念书 | | Shout (0)

注意,这是一个绝望系列,后面还有绝望的第二天,第三天,等等。

我总是赶不上我的计划,所以从昨天列出一堆要做的事到现在,只完成了很有限的一部分。白天睡觉超时,然后没去学校,在家里躲老板。第六章比我想象得更复杂些,花费了很多时间,包括比如抱怨的时间和发呆不想写的时间。现在,,,我还有整整一套作业没有做。和计划相比,我的第四章还彻底没有写。而明天…注定是更加劳累的。还有老板发彪的危险。

06
Nov 06

终于把自己逼入绝境了

我念书 | | Shout (1)

我为什么老把自己逼入绝境?最近状态低迷,每天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太可怕了,自己寒一个。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改变这种糟糕而且奇怪的生活。今天小通宵,做完基本框架:第三、六、七章结束,摘要结束,引用列出。第四章小部分写完。白天去学校,也许下午会和老余开会。和老余强调文字部分已写完,引用和图片出了些LaTeX的问题,格式要完善一下。写完第四章,开始画图和填充引用。晚上打印考卷、做题。然后小通宵补作业。最好再能向老王借到作业。后面的事情难以控制,但是大概如下。

礼拜二需要休息一下,其余章节图片全部完成,开始写第五章。如果需要可以先交给老余。同时开始补课,看论文。

礼拜三一定有TA的事情,比如打印甚至出选择题。第五章必须写完。看论文。看另一篇论文。补课。

礼拜四监考。礼拜四看论文。礼拜四看另一篇论文!礼拜四proof reading,做最后修改。

礼拜五批考卷。出作业题。看另一篇论文。论文终结。

礼拜六估计我已经过劳死了吧。算是自杀,嗯。

05
Nov 06

我听过我写过 (7) 高级的声音

样板戏 | | Shout (0)

【人】David Sylvian
【物】Blemish
【时间】2004年2月16日
【发行】SamadhiSound
【我有】CD
【记号】SOUND-CD ss001

今天又找出David Sylvian的Blemish来听。有评论说他的声音听来很高级,对,我也这么想。不过David Sylvian是典型的年老色衰,法令纹太深鸟。伊年轻的时候可是很惊艳的啊。可惜了。

Blemish和他前面所有的唱片风格迥异。Blemish是David Sylvian和前卫吉他手Derek Bailey的合作,很简约,人声和乐器的关系疏离。第一首Blemish有十三分钟长,吉他的演奏基本是无调性的,强烈的延时效果令人晕眩。和弦细腻的震荡被噪音反馈粗暴地打断。在电流反复的干扰下,David Sylvian的声音却是有调性的,温和的,他缓缓地描述一场奇妙的探索。再往后听就更清楚了,比如 The Only Daughter 里面破碎的glitch效果,背景是低频电音和细微的摩擦声,David Sylvian的声音以唱片跳针的方式被切割,然后随机拼贴。基本上歌曲都是这样的结构,人声这部分的旋律很明显,井井有条,(而且他的声音真的很高级,很高级很高级啊,素那末有品位),背后是时髦的glitch实验效果,但隐隐约约能听出David Sylvian早年ambient的风采,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啊。

不过老姜总是要怀怀旧的。最后一首歌就是粉怀旧粉梦幻的,”我没有注意到我在走神/我无法控制/我的童年回来了/那些一个便士买到的秘密/它们都来到我的窗前”。很正经很深沉地把前面潦草的段落盖过了。哎哎,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人哎,但愿我老了也能那么酷。

最后我又看了他的几张近照。其实还是风韵犹存的,可能是那个发型出了问题吧。

02
Nov 06

追忆似水流年

我发呆 | | Shouts (2)

UVA patti看了我的blog,说,哇靠,三道杠。看来你丫还曾经辉煌过。

Previous »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