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Oct 10

小赵的礼物

这些人 | | Shouts (4)

小赵每次见到我,都会对我的健康状况做点评。“哎哟你最近脸色很暗沉嘛,要注意保养”。或者“你小子最近很光鲜啊,是不是长胖了”。我是个毫无概念的人,常被她的点评搞得一惊一乍,短暂而徒劳地萌生出锻炼和注意饮食的念头来。

我常常觉得小赵是个厉害人物。她善于倾听也乐于交谈。她对我的看法有时一针见血,有时也不靠谱。小赵是酒仙,跟她喝了几次,我便自动成为其酒友。如今我已回头是岸,小赵仍然乐此不疲,并且矜持地宣布“我现在只品红酒,很健康的”。以致上回她佯称要开始理佛养生,我一度信以为真,甚至还给她带去上好的茶叶。结果却发现她在家竟还是以酒代水,十分彪悍。可怜了我的茶叶。

小赵长期以来认为,我作为路人皆知的文艺大叔,竟然没有看过村啊树啊的书,简直是罪过。伊很认真地跟我说,不能因为村啊树啊太畅销就不看,好东西总是好东西。可惜我不以为然,一直没有实际行动。于是在今年生日之际,村啊树啊就寄到了我的住所。它们被裹在精美的蜡光纸里,还系着丝带。小赵无法想象,刚做完手术而说话不能的我,当时的心里有多亮堂多感动。

我和小赵在世界各地都见过面。从长岛的酒馆到芝加哥的露天音乐会,从慕尼黑的猪蹄餐厅到杭州的KTV,颇为传奇。最近一次在我小小的寓所里,我向她抱怨了自己噩梦般的暑假。四处奔波却潦草收场,我满腹牢骚,生活怎么是这样?这是我最后一个暑假啊,怎么是这样?窗外下着雨,远处的405高速布满了湿漉漉的车灯,缓缓消失在云雾里。小赵低声劝我算了啦,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生活是不能回溯的。我和小赵各自有着无法言述的遗憾和秘密。我们偶感彷徨,试图在酒酣耳热的夜里一吐为快,大彻大悟。而生活不永远是秉烛夜谈,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该干嘛干嘛,打工、开会、看无聊的电视节目。生活不咸不淡地流走,直到彷徨再次来袭。而此刻我已从噩梦中醒来,并且相信美好时光终将到来。我和小赵都相信。

小赵是我的朋友,和我一样是民工。她住在终年阳光的地方,住所外面开着茂盛的夹竹桃。而我已开始再一次地熟悉雨季,在每个潮湿的夜晚,我将手捧一本《舞!舞!舞》,读到海豚旅馆和主人公亦幻亦真的生活,然后心想,这可是小赵的礼物呢。

16
Jan 10

从未去过的城市

隐现的世界 | | Shout (0)

X收到一箱书。几本杂文和小说集,还有一叠影印的某报专栏。专栏作者是寄书人的前大学老师,但早已离开了那座南方的城市。X和寄书人曾热烈地交流过这位作家的作品,并为其独特的风格着迷。寄书人细心地在每篇影印稿上注出了时间和隐去的标题。《用记忆画下的黑玫瑰》。《第五幕第一场》。他的字迹优美,微微向左倾斜。书里还夹着一封信。寄书人有个诗意的名字。他在信中简短地提到了他的童年、军队经历以及这些书的故事。他潦草的叙述激起了X的兴趣。很快这种兴趣超过了对书籍本身的阅读。X对寄书人开始有了一些想象。比如他的住所和地址复杂的工作单位,他是不是也会上班迟到,是不是也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看电视。寄书人和那座城市渐渐变得生动起来。X翻看这些书的时候,寄书人也许刚到办公室,泡了杯茶。他在办公的时候发呆。然后他挤公车回家,做饭。看美剧,看书。深夜醒来,可能不知身在何处。琐碎的想象甚至变成了记忆,X俨然和寄书人很熟的样子,似乎他们昨天才在酒馆碰见过,喝到酩酊大醉。

而X并没见过寄书的人。书寄自南方。这是一座在这个国家的现代史中有着指标性意义的城市。除此之外,X对它一无所知。他从未去过那座城市。

14
May 09

夏天的夏天

剩下的, 我念书 | | Shouts (9)

一度以为自己早修炼成仙,结果在五月份又变得狼狈不堪。我被两条死线逼得天天守在办公室,浪费了一张演出票,连晚上雅克布跑进来给我展示他新买的牛逼耳塞我都匆匆打断。十一号晚上目睹了老板熬通宵的风采,一会儿我冲进他的办公室,一会儿他冲进我的办公室,两人一唱一和地把previous work都鄙视了一遍,终于在十二号清晨定了第一稿。论文就像选美,要很屁屁才能选上西格拉夫亚洲小姐。所以我们继续精神萎靡地,但是顽强地,给论文配了风骚的头条图,取了性感的名字,提交了。老板兴奋地开始忆苦思甜,说网上提交真是好啊,想当年俺们投西格拉夫的时候,都是用Fedex邮寄的。再后来,老板顽强地开车回家了,我继续顽强地赶做我科学可视化的学期大作业,终于在九点半抄起我刚写完的程序狂奔到楼下教室,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走上讲台,华丽丽地对教授和其他来做项目演示的同学们问道:…谁能借我一台笔记本电脑做演示?

好在学期结束了,死线死过了。唯一遗憾的是科学可视化这门课没有好好学,最后一个礼拜才动手写程序,最后两天才发现Tk/Tcl脚本和VTK的牛逼。这是我学生生涯最后一门需要修学分算学分积的课。就这么潦草地过去了。以后怀起旧来会伤心的。

但无论如何夏天来了。我即将开始一份有趣的实习,参加一个夏季露天音乐节,攒一个自己的口袋耳机放大器 (他们都在图二里)。我要在傍晚沿铁轨散步去香槟市中心,那里有电影院和咖啡馆。我要在凌晨溜上系楼的露台,找雅克布喝酒。我要在书包里放进一本小说和一本算法书。而小说还停在四月底我看的最后一页,布莱恩在夏夜的农场终于发现了他童年时神秘消失掉的五个小时的蛛丝马迹,尼尔即将离开那个操蛋的堪萨斯小镇前往纽约。我不知道要不要把它读完。其实我早已知道结局,布莱恩和尼尔在十二月的寒冬明白了一切,他们在黑暗里瑟缩着,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07
Jan 09

其实新年是这样的

剩下的 | | Shouts (9)

第一本小说是Scott Heim的《我们消失》,同时也看他的《神秘肌肤》。就我孤陋寡闻多年不看小说的眼光,写得还是不错。

最近博德曼电影院会有新影片上映,Darren Aronofsky的The Wrestler和Gus Van Sant的Milk,我都想看。小史同学毕业以后我就找不到人同去看电影了,有兴趣的同学来约我吧来约我吧,在春暖花开以前,我们看电影去!

那个来不及的项目是关于图像矢量化的,我觉得挺有趣的一件事。原来要赶着投,但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所以这个月不用气急败坏地赖在实验室了。老板倒也没啥,但我觉得自己实在拖拉。争取心平气和地把它做完,作为按时完成的论文投下个会议。至于新学期,为了改善自己的作息也,为了填补最后一点学分空隙,我特意选了门课。实习也要开始找了,普利姆也要旁敲侧击了,总得为现实做各种各样的准备。

第一副新耳塞是最近在跳楼大甩卖的 Shure SCL4。原来只是有朋友托我买,结果最后变成争相抢购。由于圣诞前刚买了豪华的AKG K701s,所以这幅耳塞纯属guilty pleasure。目前我的耳机/耳塞已经提前进入小康水平,基本告一段落。下个目标是自己组装一个耳放,玩够了再买个真正能用的。花钱吧,花钱吧。

新买的唱片不止一张,是一堆。上个月的新年愿望之一就是戒断买唱片瘾,但毫无成效。有治疗偏方的同学请和我联系。

第一场芝加哥的演出在本月24号,Lambchop,地点是Old Town School of Folk Music。Lambchop是一大群田纳西人,他们表演温暖舒适的乡村音乐。Old Town那个剧场我以前去过,去看Mark Kozelek。因为有座位,所以那次很狼狈地睡着了。这次不会了。三月份也订了一场,是Tindersticks。

其他基本上都是重复旧的生活,困了就睡饿了就吃,赖在家里听歌。不时上Arrow家饭局。偶尔看牙医。在办公室里 juggle,玩 pacman。有时Jake 会在下半夜溜进来跟我聊天。天亮以前去超市买冰淇淋和寿司,大摇大摆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冰渣嘎嘎响。

最近迷上某庸俗作家的又要做热狗又要做冷猫的螺丝同学说他要恢复蛋白粉和健身房的生活。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想着锻炼一下还是应该的。尽管锻炼跟我买车一样是个笑话,但还是再下次决心吧。另外,为什么大家对我买大衣感兴趣?我其实还没买。想在Urban Outfitters看看,反正很近。花钱不眨眼,想着为世界经济做贡献呢,心里比蜜甜。

在新年以前的两个月,我有时精神百倍,有时困顿不堪。看了很多,说了很多,想了很多。感恩节在纽约见到了亲爱的前全国三好学生、现夜店女王 J,也见到了王教授、范教授(预备)和大包。十二月去拉斯维加斯开会,在旅馆昏睡两天,足不出户。晚上下楼买两份大杯可乐,看着窗外的霓虹发呆。自己跟自己相对的时间总是很艰难。

写着写着就悲惨起来。无论如何新年伊始总还有些期盼,那些不感兴趣却必须全力以赴的,那些不想面对却必须面对的,那些听着难受却必须付诸实现的,都要开始了。我不算悲观的人,所以祝我好运吧。

18
Sep 07

史上最牛的文艺手册

我看过 | | Shouts (2)

见过彪悍的,没见过这么彪悍的…

《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电子版下载)

作者: 《人民音乐》编辑部 / 伍雍谊 / 陆维 / 周荫昌 / 瞿维 / 丁善德 / 王云阶 / 周大风 / 南咏 / 应国靖

统一书号: 8026-4045

页数: 60

定价: 0.22元

出版社: 人民音乐出版社

出版年: 1982











10
Sep 07

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

我看过 | | Shouts (3)

z3推荐Alec Soth这个摄影作品,那我就推荐另外一个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我很喜欢,希望明年也有一个公路旅行,从芝加哥南下新奥尔良。这样的话 z3 就能推出他的第一本主题影集了。

以下是 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 的介绍,摘自Amazon

翻译:我

Alec Soth 的《密西西比,依河而睡》缘起于作者一系列沿密西西比河的公路旅行。他拍摄了密西西比河沿岸这一象征美国却经常被人忽略的第三海岸线。Soth 用他生动、富于描述性的大幅彩色照片展示了密西西比沿河的风土人情。在微妙的细节和粗犷的主题之上,《密西西比,依河而睡》表现的是人们永恒的情绪:孤独,渴望,幻想。 “书中46幅剪辑风格冷峻的照片,Soth 向我们暗示出疾病,生命,种族,犯罪,学习,艺术,音乐,死亡,宗教,救赎,政治和廉价性爱。”Anne Wilkes Tucker这样评价道。正如Robert Frank的经典之作《美国人》,《密西西比,依河而睡》将诗化的敏感融入了作者纪实的风格。也正是创作背后那种美国人“在路上”的精神,使得这一系列作品跳脱了概念和主义的束缚。

06
Sep 07

干什么,玩什么,看什么,听什么

剩下的 | | Shout (1)

最近我在干什么?旧的项目在逐渐收尾,新的项目已经开始,而问题在于我每天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三小时,自己把自己吓得够呛。所以在收尾和开始的过程中要逐渐调整自己的作息。但这个调整了几年都没调回来,估计没戏了。

这两天半夜爬起来看体操比赛。我是体操技术狂人呵呵大概这是你所不知道的。研究判分规则和技术动作是很有意思的,tube 上有大量素材可供研究。此外我重新开始练习杂耍。这次的目标是各种三球技巧。最基本的那种叫 cascade,也就是我两年前搞定的那种。这次学会的是第一个新 trick 是 full shower,包括sync和async两种。目前sync的技术掌握还欠一些。第二和第三个是false shower和mill’s mess。都可以上手但卖相不好。正在努力探测技术动作中的错误并以期纠正。接下去的tricks是pendulum和romeo’s revenge。罗密欧的复仇是很难的技巧,学会以后是完全可以赤果果地show off的。

我从图书馆借了一些书,包括数值和微分几何。还有英文版的百年孤独,鼠疫和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英文总是离法语和西语近些吧,但愿能从这种近似里进一步体会到原作的真谛。

我开始用 last.fm 搜集整理自己的音乐收藏和收听数据。last.fm 是最大的音乐社交网络,既然是社交网络那我大概可以期待一个艳遇什么的。我的网页右面多出来的 last.fm 小插件是我最近听的音乐的列表。如果你一直好奇我都在听些什么,那现在就可以听听看了。今天突然想买个唱机。因为我第一次订了张黑胶碟。这个黑胶碟以后再说,但买唱机的想法好像生根了。不买唱机可以买照相机,不买照相机可以买新款 iPod,反正好像不花点钱就是不爽。

最后想跟J说,上个礼拜吃饭看到幸运饼里的字条,上面说Be brave at heart. Take that chance it’s been there all the time。烂俗的字句好像突然变成了金口玉言。我想我应该开始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