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l 10

陌生的死亡

我发呆, 这些人 | | Shout (1)

收到通知,我们系一个研究生去世了。通知里那个名字经常见到,研究生会的前任主席,他最后一封列表邮件甚至还在我的邮箱里,咋咋呼呼地总结工作、介绍下任学生会班底。

一旦死亡与我们发生哪怕只是微弱的关联,事情就变得悲痛起来。人们开始追思、探索他的不复存在的细枝末节。比如我做过他本科期间离散数学课的助教。有人想起跟他一同上习题课的情形。有人怀念他在系楼休息室里安放的免费咖啡。他热情向上、雄心勃勃。他休学开办自己的巧克力作坊,在厄巴那每个周六的农民集市上努力推销自制的黑巧克力。离世前几天他租了新的作坊,从南美订购了新鲜的可可豆。我不敢看他的脸书,上面他定与所有美国青年一样笑靥如花。

人们的叹息和回忆在死亡面前迅速败下阵来。根据本地媒体的报道,他在二十七日凌晨卧轨自杀。报道的标题是《郡警长确认厄巴那男子系自杀》。草率的结论或将引起读者愤怒的指责和怀疑:积极如此的人,怎会自杀呢。而死亡就这般轻蔑地悖离了我们眼中的只光片影,悖离了脸书、学生会和巧克力作坊中的“他”。我在巨大的误差里回不过神来。这是多么陌生的死亡啊。

16
Nov 09

很奇怪

我念书 | | Shout (0)

学校群发两次信了。GEO的网页则是黑白交错,摆足了极左工人先锋报刊的派头。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 “研究生免学费” 上,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双方都有意无意在宣传里回避了该问题的具体标准和统计数据。这是为什么?

另:校报对GEO罢工示威的最新报道里,GEO是一副极端自负的嘴脸,不知真假。

08
Nov 09

校报上说

反动派, 我念书 | | Shouts (2)

UIUC 的研究生工会准备罢工!今年跟学校的薪酬谈判一直僵持不下,然后校董事会翻脸宣布终止谈判。再然后GEO 投票决定11月16日开始罢工。GEO 成员还准备下礼拜四在校董会议召开之际去Springfield 游行示威一把。国外工会搞罢工,国内工会搞联欢,世界真奇妙。

我不是GEO 成员,但每年那点钱还是要指望GEO 跟学校讨价还价。所以本人从今年九月起就以旷工、旷讲座、逃学、迟到早退、磨洋工等各种灵活多变的形式提前支持了GEO 的罢工,现在仍滞留芝加哥吃喝玩乐,坚决不回办公室干活。可见我是一政治多么过硬、立场多么坚定的同志啊!

02
Oct 09

微型同学会

我去过, 这些人 | | Shouts (10)

我的大学同学ZW 前两天开会,顺便来我校参观指导。我怀着愉悦的心情又做了一次地陪。在视察校园的过程中,ZW 同学不仅提出了“你们北方很冷风很大”这样宝贵的意见,也发出了“你们学校草坪真大呀”这样由衷的赞叹。更重要的是,他给我带来了最全面、最准确、最及时的大学同学各色八卦百余条,极大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使身在农村消息闭塞的我迅速跟上了时代。

傍晚,全民偶像——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周导周教授在北京园亲切地接见了我和 ZW,并和我们座谈。能和教授座谈,我和ZW 的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周导回答了ZW 提出的一些问题,精彩的发言令我们如沐春风。告别了周教授,ZW 想见识一下传说中“南有塔木,北有普度”里的普度,于是我们又连夜奔向普度。

在普度我们成功地围观了z 叔和他的部分家属;还赶上了电视里人口卫生方队和民主政治方队走过主席台。第二天z 叔带我们参观了clean room、普度村和菜地。在菜地里,同为农工类技术学院的学子,大家对米国的农业发展进行了交流。我着重讲解了我省的拳头产品玉米;ZW 则介绍了佐治亚长势喜人的棉花;z 叔作为东道主直接将我们带入自家菜地,展示了印第安那蓬勃发展的小农经济。之后我们还走访了普度校园,但校园风光与我校的王牌景区玉米地相比稍逊风骚。

在见了老同学听了新八卦以后我们就离开了普度。估计z叔又要全副武装地冲进clean room继续做实验;ZW在某气候很干燥政府快破产的IT民工大省找了工作也即将奔赴劳动生产第一线;我则继续呆在办公室里醒醒睡睡,跟老板斗智斗勇,为早日实现民工化而奋斗。

01
Oct 08

Cinda

我念书, 这些人 | | Shouts (3)

在一楼的小卖部碰到 Cinda,身后跟着她的小女儿 Harmony,牵着 Cinda 的手屁颠屁颠地小跑着。好久不见啦!我大声朝她打招呼,走过去跟Harmony问好,Harmony酷酷地不理我。我对Cinda惊叹,Harmony 长这么大了,我刚来念书的时候她才出生,躺在婴儿车里睡觉。Cinda 说是啊,你有时会不会想,这些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呢?

对话没朝哲学的方向继续下去。Cinda说起她昨天出考卷出到三点多,说年纪大了再也做不了这些事了。又问我什么时候毕业。我说大概再两年吧。Cinda 哈哈大笑,说当一个博士生提到一两年,他的意思是三四年。我顿时紧张起来,慌忙解释不会不会,怎么会呢,我说两年,它就应该是两年……为了叉开话题,我问 Cinda 对付四个小孩是不是很忙,是不是忙并快乐着。她说对,每天就盼着回家呢。接着又小小抱怨了一阵,说工作只是工作不再是乐趣。 “我也不能说得太大声,不是说教数据结构课不再有趣了,只是——只是它就是个工作而已。怎么会这样呢?” Cinda站在走廊上跟我解释着,小女儿在她脚边绕圈圈。

Cinda 是我从前助教过的讲师,人很好,对我们助教的小偷懒小花招毫不介意,并且自己也经常偷个懒。所以每到大考的前一天我们就通宵奋战地出考卷印考卷,一起发誓下次务必 start early。现在想起当时那种手忙脚乱的情形,我还是会发笑。Cinda 同时要出题,哄小女儿,回答小儿子提出的夏添是谁和我们为什么在办公室之类的问题,还要时不时赞扬一下大儿子的拼图。最后她要把孩子送回家睡觉,然后跑来继续出考卷。

我们的考卷就是常在那个寸步难行的办公室里完成的。不走运的时候会出错,更不走运的时候会在考试时才发现出错了。在学生的抱怨里,我跟 Cinda 狼狈地互相做个鬼脸,再次决心下回 start early。而结果总是次次照旧,在考试前一刻钟抱着新出炉的火烫的考卷跌跌撞撞冲进考场。

在我刚来的时候 Cinda 有两个小孩,现在数目翻倍。那时她老推着婴儿车来跟我们开会,或者一起抱怨那些学生民意调查里的差评,有时也好心地揽去一些应该助教做的事。Cinda 不喜欢 office hour,说学生老跑过来找她聊天而不是讨论问题。她会在批考卷的时候给我们订比萨饼,不时对学生五花八门匪夷所思的答案发出感叹。

不做助教以后还是会在走廊上碰见 Cinda,聊个天,讲讲八卦,回想下当年的趣事。就算是那些分身无术的和愁眉苦脸的时刻,现在想来都是很开心的。是啊这些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呢?

01
Dec 07

The Future Artist

剩下的 | | Shout (1)

以下是我校音乐系在感恩节假期的失窃清单:

1 Shure KSM-32 microphone
2 Shure KSM-44 microphone
3 Crown PZM microphone
4 Neumann SM-69 tube microphone 1414
5 Neumann TLM-170 microphone 1984, 1992
6 Neumann KM-84 microphone 13974, 13975, 13976, 13581
7 Neumann KM-88 microphone 11861, 11862
8 AKG C-460 microphone
9 Sennheiser MKH-20 microphone P481, P482
10 Sennheiser MKH-40 microphone 23061, 23062
11 Neumann M-250 microphone 564, 565, 566
12 Neumann M-249 microphone 367, 369, 216
13 Shure SM-58 microphone
14 Shure Beta-58 microphone
15 Electro Voice RE-15 microphone 730704, 779563
16 Electro Voice RE-20 microphone
17 Beyer M-88 microphone
18 Sennheiser MD-421 microphone
19 Sennheiser MD-441 microphone
20 AKG D-112 microphone
21 Alesis HD-24XR digital recorder 21A10503049000488
22 Ashley LX-308B line mixer
23 Avalon U5 Direct Box
24 Furman Headphone mixer HA-6
25 Rane HC6 Headphone mixer
26 Waves L2 ddigital limiter
27 Sony 7506 Headphones
28 Klark Teknik DN-360 graphic equalizer
29 SKB cases 2 space rack case
30 SKB cases 4 space rack case
31 Aphex Compellor
32 Valley People dyna-mite
33 Lexicon LXP-1
34 DBX 1066
35 Tektronix (2235) Oscilloscope
36 Mackie 1402 VLZ mixing console
37 Bose Noise cancelling headphones
38 Sony ECM-50 Lavalier microphone 779915
39 Audio Technica AT 8055 Lavalier microphone

尽管大部分是话筒对我没用,但当眼前飘过一堆昂贵的名字时,心里还是那个那个了一下。多高端多艺术多Hi-Fi的贼啊。音乐系的人在公告里咬牙切齿地说,希望贼能意识到他们是在盗窃未来艺术家的东西。B笑嘻嘻地跟我说,多半这些贼也是未来艺术家呢。

是啊,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更大。

14
Sep 07

为了搞清楚

我念书 | | Shout (1)

当年是怎么混进来的,我加入了本年度本系的Fellowship, Assistantship, and Admissions committee。

29
Aug 07

24-hour study people 全日制学霸

剩下的 | | Shout (0)

偶尔关心一下学校新闻,发现工程学院图书馆开始二十四小时开放了。所有深夜开放的公共场所和设施对我都有强烈的吸引力,包括图书馆,酒吧,俱乐部,餐馆,可以刷卡进入的亮灯的系楼,末班车,地铁站,超市。第一年刚来,常去图书馆,记得值夜班的总有一个白胡子老头,有时你能看到他走到门外吸烟。那时候我还是学霸,经常到广播清场了才吭哧吭哧冲出来,斜穿过图书馆前面的巴丁草坪,赶上最后一班公车回家。现在我再也不去图书馆了,不再是有志青年啦,也用不着上课看书写作业了。不过全日制图书馆的新闻倒是让我决定周末去图书馆借两本书,凌晨两三点溜进去找本书看,很有意思的。

今天的最后一个发现,我们镇上出过2003年的美国小姐。小姐照片不贴了,贴个搞笑的告示。本周开始探索一下校园和小镇,三年来一直想做而懒得做的事。

23
Aug 07

史上最牛的乞丐

我念书 | | Shout (1)

摄于Siebel Center一楼本科生ACM活动室。

07
May 07

最后一课

我念书 | | Shout (0)

离散数学期末考试的复习课,仔仔细细给他们讲每道题。这是我最后一次讲课,三年一晃就过去了。讲着讲着有些走神,我想到很多学生的名字和他们上课时的表情,甚至他们的问题,他们作业的笔迹和他们写给我的感谢邮件。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了。走神以后就有些伤感,伤感了就留时间让他们自己想一会儿题目。但无论如何,两小时一闪而过。学生散了以后,我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久久没离去。



Copyright © 2018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