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 09

还是要去芝加哥

剩下的 | | Shout (0)

签证的材料基本就绪。今天自拍了大头照,要来了学籍证明。甚至一鼓作气订了去芝加哥签证的旅馆。没有实行在车站附近打电话找旅馆的原定计划,而是跑上竞拍网站找了机场区的旅馆。不贵三天还是要一百,交通一如既往不方便。拍完了想想不如去联合车站附近那个传说中妓女和蟑螂出没的新杰克逊旅店试试运气呢。竞拍真的是魔鬼。

既然木已成舟,下周还是按原计划芝加哥游荡四天。签证,看 Damon & Naomi 和 Black Heart Procession 的演出,逛百货公司,也许还有博物馆。流感的危险也就随它去了。真正让我心虚的其实不是流感,而是这周应该努力可目前仍然一事无成。心虚啊。走路都心虚。

29
Oct 09

托尼的故事

我看过 | | Shout (1)

b00ly0z2_512_288【电影】Tony: I’ve Lost My Family
【导演】Max Fisher
【类型】电视纪录片
【放映】BBC

托尼是同志,他没有工作没有钱,住在政府救济房里。托尼很年轻,两年前离家出走时只有十六岁。托尼想成为一个作家,他趴在草地上写自己的剧本,写将他抛弃的母亲、失散多年的兄长和早已在记忆中模糊的父亲。他有一个寄宿在他救济房沙发上的无所事事的室友,室友比他有社会经验,两人平分他的救济金。有时托尼会在母亲居住的社区徘徊,他非常想见到她。而每当有人走过,托尼又总是惊恐地说那不是她那不是她,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托尼为自己的无业状态感到难受,捉襟见肘的经济迫使他出去找一份工作。

而英国看上去并不像残酷无情的社会,在镜头里它甚至充满了人情味。高中肄业的托尼穿着两年前的中学校服去面试,面试官问他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自己,你会选什么动物。托尼说鸟。后来他就得到了这份在市里最有名的同志酒吧打杂的差事。多么卡哇伊的国度啊。托尼在镜头里兴奋地不知所措,像只害羞的小鹿。他捂嘴笑着,蹦蹦跳跳地说天哪我找到工作了,我不再失业啦。

事情变得越来越和谐。托尼在社交网站上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兄长,他们见面了。他们都爱写诗,兄长也带托尼去看了父亲的坟墓。他们的父亲在三十岁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托尼开始参加父亲家族的家庭聚会,他穿着花衬衫吃着甜点笑得很羞涩。托尼粉刷了他的家,搬来了洗衣机和茶几。亲情复苏了,他的生活就这样慢慢美好起来。

电影看完,连我的心里都充满温暖。你看托尼最后在迷蒙的海滩边笑得多甜啊。BBC 用年少离家的同志这样一个苦难深重的典型,叙述了他住救济房领救济金最终找到亲情找到工作的故事,热情讴歌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人性和美好,阐明了只要努力就能过上幸福生活的道理。离家出走,没问题,经济适用房等着你,独立客厅卫生间。没工作,OK的,只要回答上你最像哪种动物这样的问题就成。BBC 甚至没有把纪录片拍完,托尼最后没跟母亲团圆就幸福成这样,那要是团圆了呢?于是留给观众一个极其温馨的想象空间。多感人,多销魂啊!我,作为极其脑残的一个观众(和纳税人),瞬间倒在了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下面。

28
Oct 09

Protected: 秋风夜雨

剩下的 | | Enter your password to view comments.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26
Oct 09

随机的秘密

剩下的, 我发呆 | | Shout (0)

今天三楼发现了老鼠。很小的,像是刚出生不久。先是秘书的办公室,后来同事说我们的办公室也有。或许某处暗藏着上百只老鼠。它们或许会在夜晚爬上桌子,在我的水罐里进进出出。我甚至感到这是个非常弱的虚拟语态。“或许”不是或许,而是一个秘密。这种莫名的想法使我头皮发麻。

要办的琐事都还比较顺利。二楼的行政办公室新来了个帅哥秘书,德国姓,浮士德。提早回了家,论坛上有人给我回信说他在东京。我很期待这个事实给我带来惊喜。但事情被预计为“惊喜”往往意味着失望的概率大增。我再次和自己虚拟的“期待”划清了界限。几天来卧室的天花板上爬着十来只瓢虫,它们按照各自的路线行进。这个点集复杂的不规则运动令我很不安。它们有时甚至超出它们的活动象限跌落在墙壁和窗帘上。然后它们迅速向天花板爬行,直到重新加入原先的点集继续它们无序的运行轨迹。这是多么烦人的事实,就像老鼠在我办公室桌上的水罐里进进出出的想象一样地令人厌恶。整个秋季就被这些异常的变动和它们蕴含的随机的秘密搅得混乱不堪。

25
Oct 09

黄光

剩下的 | | Shout (0)

周末的天气很好,光线经过秋叶的折射都变成了金色。下午沿铁路散步去超市。边听Clientele的Bonfires on the Heath,他唱 late October sunlight in the wood 的时候我恰好经过树丛和剧院。它们都散发出细腻的金黄色光泽。不知多久没遇见如此温柔的秋季了。或许从来没有过。
15
Oct 09

正经事

我念书 | | Shouts (5)

无精打采讲到一半的时候放眼望去教授一在看窗外教授二在吃饼干教授三在敲键盘远程的教授四……也许在打盹。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周三的下午我自问自答地把正经事做完了。

10
Oct 09

检讨

剩下的, 观音记 | | Shout (1)

1. 看Mono的时候没带耳塞,看Hope Sandoval & The Warm Inventions的时候没带钱。反了。

2. 唐小姐在一个华丽的餐馆请我吃午饭。好像忘了说谢谢。

3. 麦当劳里多吃了一个冰淇淋。Bottom Lounge里酒保mm给我的不是时代啤酒。

4. Faust现场不错,但两张CD不该买。

5. 转载他人博客上的杂文节选:即使再不情愿的参与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会被宏大的叙事场面所感染。比福德谈球场激情时曾经谈过:这里有强大的能量,令人不可能不受到某些激情的感染。肉食者往往擅长于此,并且能够让反对者亦加入狂欢之中。今天很多自称的反对者羞羞答答地看着现场直播,一起心满意足地品评,即使表面上是反对,但内心是赞成,他们已经被感染了。全文在此

6. 在吃喝玩乐一个月以后,下周终于要做桩正经事了。如题。

02
Oct 09

微型同学会

我去过, 这些人 | | Shouts (10)

我的大学同学ZW 前两天开会,顺便来我校参观指导。我怀着愉悦的心情又做了一次地陪。在视察校园的过程中,ZW 同学不仅提出了“你们北方很冷风很大”这样宝贵的意见,也发出了“你们学校草坪真大呀”这样由衷的赞叹。更重要的是,他给我带来了最全面、最准确、最及时的大学同学各色八卦百余条,极大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使身在农村消息闭塞的我迅速跟上了时代。

傍晚,全民偶像——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周导周教授在北京园亲切地接见了我和 ZW,并和我们座谈。能和教授座谈,我和ZW 的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周导回答了ZW 提出的一些问题,精彩的发言令我们如沐春风。告别了周教授,ZW 想见识一下传说中“南有塔木,北有普度”里的普度,于是我们又连夜奔向普度。

在普度我们成功地围观了z 叔和他的部分家属;还赶上了电视里人口卫生方队和民主政治方队走过主席台。第二天z 叔带我们参观了clean room、普度村和菜地。在菜地里,同为农工类技术学院的学子,大家对米国的农业发展进行了交流。我着重讲解了我省的拳头产品玉米;ZW 则介绍了佐治亚长势喜人的棉花;z 叔作为东道主直接将我们带入自家菜地,展示了印第安那蓬勃发展的小农经济。之后我们还走访了普度校园,但校园风光与我校的王牌景区玉米地相比稍逊风骚。

在见了老同学听了新八卦以后我们就离开了普度。估计z叔又要全副武装地冲进clean room继续做实验;ZW在某气候很干燥政府快破产的IT民工大省找了工作也即将奔赴劳动生产第一线;我则继续呆在办公室里醒醒睡睡,跟老板斗智斗勇,为早日实现民工化而奋斗。



Copyright © 2019 二十三號人民公園
…the storm is finally over, the sky wild and exhausted. We went up to the observatory and the gods were with us. They gave us the most beautiful rainbow i've ever seen. I closed my eyes and cried.